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三江感言

天空陰暗,下著蒙蒙細雨,將整個破敗的東江衛城都籠罩在雨霧當中。周辰走在污水橫流、骯臟不堪的街道上,四周那連雨水都沖刷不掉的腐臭味兒,不斷的鉆入鼻中,讓他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一只死老鼠隨著雨水漂流而下,其后緊跟著幾個跌跌撞撞的流民,看到周辰立在路邊下意識的停住了腳步,眼中兇光閃動,面色不善。
  周辰握住腰間的劍柄,橫在胸前,直視對面幾人,毫不退讓。
  時值天下動蕩,南澇北旱,蝗蟲肆虐,流民四起,饑腸轆轆的人群最是兇悍不過,稍見軟弱可欺之人,便會殺人越貨,劫掠錢財,甚至被殺之人都有可能成為饑民的飽腹之食,所以周辰不得不悍然以對。
  幾個流民面面相覷,見周辰雖然年輕卻是江湖中人裝扮,且身材精壯,又有利刃在手,一時生了退卻之心,猶豫片刻,便遠遠繞過周辰,復又追逐那死鼠而去。
  周辰暗松口氣,雖然他自負對付幾個流民不在話下,可若激起對方兇性,生死相搏,他卻是從來沒有殺過人,不知到時會不會手軟腳軟,給剩下之人以可乘之機。
  見那流民幾人已經轉過街角,不見了蹤影,周辰不再耽擱,重新上路,直到走過這段泥濘小巷,來到衛城南北交錯的青石路上,這才稍稍安心。
  越是偏僻之處,流民越是肆無忌憚,此地四通八達,算是衛城相對繁華之所,流民也不敢在此處惹是生非。
  周辰打眼觀瞧,入目所見亭臺樓閣,店鋪林立,行人如織,熱鬧非凡,雖然如此,好似一副盛世景象,可仔細打量,就會發現,行人之中面帶菜色的不在少數,紅磚綠瓦之下的街角,衣不蔽體的老弱,插草而賣的女子孩童,卻也是比比皆是。
  周辰行走在石板路上,不算特別顯眼,因為街上持刀帶劍的江湖人士并不在少數,而越往前行,江湖中人就越多,摩肩接踵擦擠碰撞之下,破口大罵的大有人在,個別脾氣火爆的干脆直接動起手來,好一派江湖男兒,快意恩仇的熱血景象。
  街上雖然紛亂糟糟,但前面不遠處的一座庭院前,卻是難得的秩序井然,高大的牌樓上橫掛著一塊匾額,四海幫三個鎏金大字顯得褶褶生輝。
  這也是周辰和其它江湖人士來此的目的所在,四海幫今日開山門大收幫眾,一下子吸引了許多不得志江湖人士的注意,畢竟背靠大樹好乘涼,四海幫怎么也算衛城三大幫派之一,等閑時節若要入幫難如登天,今日卻廣收天下英杰,響應者自然如過江之鯉多如繁星,人人都希望能魚躍龍門,從此海闊天空,風云際會,成就一番偉業。
  周辰走在人群中,隨著人流前進,見前面人頭攢動,幾乎擠成了人疙瘩,知道一時半會兒難以到四海幫前,反正也不急于這一時片刻,見路邊是一個茶寮,干脆邁步進了茶寮,一邊避雨一邊等前面消息,畢竟四海幫雖然放言要招幫眾,可如何招,究竟是什么標準章程,卻是一點都不漏底細。
  進到屋內,看里面武林人士頗多,便找了一偏僻之處落座,小二上前招呼,抹擦桌面,周辰要了壺濃茶,同時點了幾盤干果點心,打發走了小二,自己卻豎起耳朵,聽著周圍的江湖人士高談闊論。
  這些所謂的江湖人,多是大老粗,手底下的本事暫且不論,個頂個的卻是嗓門頗高,大聲說著一些江湖軼聞,不斷的品頭論足,彰顯自己的不同。
  周辰不用細聽,便知道了個大概,周圍談論最多的不過是哪位大俠又做了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殺了幾個邪魔外道,又或者是哪位俠女表面冰清玉潔,其實內里水性楊花,以及每個俠女的身材如何,臉蛋如何,還有就是今次四海幫為什么如此大規模的招募幫眾弟子。
  “聽說四海幫的幫主盧振天,有一女名叫盧明月,年方十六,正是到了婚配的年紀,盧老幫主年方四十才得了這唯一的骨血,疼愛有加,視若掌上明珠,今次四海幫招募幫眾只是一個幌子而已,真實的原因是給盧小姐選婿,所以才大張旗鼓的通知四方。”
  “真的假的,不知那盧小姐長相如何?”
  “真假我也不知,不過若是此事確實,哪怕那盧小姐是個丑八怪,老朱我也能生受了。”
  “別做春秋大夢了,想的到美,你能生受,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人家能看上你么。”
  “······”
  “聽說四海幫和大江盟為了城外的碼頭歸屬打了一場,雙方都有死傷,如今已經是當面鑼對面鼓的擺明了架勢,要大干一場,所以才廣招幫眾,讓我等去做那沖鋒陷陣的小卒。”
  “哎呀,若如此,我們這些人一旦被招入幫,豈不很是危險。”
  “所以入幫需謹慎,老弟要想清楚啊。”
  “聽老哥的意思,是不會加入四海幫了?”
  “咳咳,我嘛,當然另作考慮,關鍵是老弟你如何選擇才最重要。”
  “······”
  “聽說···。”
  周辰飲者濃茶,聽著周圍的消息,只覺的大多都是以訛傳訛、道聽途說,真正對自己有用的并沒有多少。
  周辰吃著桌上的干果點心,只覺的沒滋沒味兒的,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十六年了,前世的一切大多已經淡忘,現今的自己和那些高談闊論所謂的武林人士有什么區別?一樣處在江湖最底層,沒有練出內勁,連三流高手都算不上,自己曾經暢想的仗劍高歌、美人在懷,縱橫江湖的武俠夢,終究只是憑空的臆想罷了。
  空中樓閣,看似觸手可及,其實一切都是虛幻。
  口中喝的是茶,如果是酒,周辰真想借酒澆愁,一醉方休。
  不過想要麻痹自己,機會卻是多多,不必急于一時,現今最主要的還是抓住眼前的時機,若能入得四海幫,成為幫眾弟子,就可習的內功心法,一旦練出了內勁,自己才算真正踏出了武道的第一步。
  若是不成的話······。
  周辰這才發現自己還真是無處可去,他在這個世界是個孤兒,從小到大被一名老武師收養,兩人關系亦師亦父,老武師帶著自己走街串巷四處流浪,打把勢賣藝,偶爾還客串一下強梁,截個道打下悶棍,勉勉強強的養活自己。
  周辰從老武師身上除了學到幾手不入流的功夫,就在也沒學到其它,直到一年前老武師病逝,他才徹底的成了孤家寡人。
  四海幫若將其拒之門外,那周辰只能如風中的浮萍隨波逐流了,想了想身上還有幾塊散碎銀子,夠自己半個多月的花銷,至于以后如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就在周辰暗自盤算自己家底的時候,茶寮外突然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緊接著就聽見有人大喊:“出消息了,出消息了,明日南城大校場,四海幫設十擂,攻擂贏者可入四海幫。”
  茶寮內為之一靜,緊接著就有幾人匆匆結了賬,搶步而出,剩下的人也多是神思不屬,聊天的嗓門不自覺的下降了許多。
  周辰聞言暗感不妙,比武打擂不是他所長,自家人知自家事,別人不清楚,自己能吃幾碗干飯還是清楚的,就他那三腳貓的功夫,多半變成別人打臉刷聲望晉升四海幫的墊腳石。
  怎么不按套路來啊,小說里這種情況下,不都是先看資質如何的么,仙俠世界里更是要看你靈根幾品的呀,怎么到這里就成了以武取勝了。
  尼瑪,坑爹呀。
  周辰心中抑郁難消,只覺的自己的前途一片昏暗,若以資質論,在這種武俠風濃郁的世界,當然沒法像仙俠小說里那樣檢測出你的體質是否適合練武,更多的還是看你的悟性如何,他相信憑借自己的頭腦和前世熟讀金、古、黃的見識,怎么都有希望在四海幫謀奪一個名額的,畢竟隨便來一句‘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都將別人忽悠瘸嘍,可現在······。
  周辰暗自咬牙,雖然希望渺茫,可只要有一線可能,都要去爭取,他可不是輕言放棄的人。
  招呼小二結了茶資,走出茶寮,周辰看看外面天空,早就雨過天晴,陽光從云層中照射下來,給人以暖洋洋的感覺,可周辰心里卻有些發冷。
  無論如何,都要去試一試,哪怕不成,也算斷了自己最后的念想,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先養精蓄銳,將狀態調整好,為明天打擂做好準備,周辰暗自想道。
  他抬起頭四處看了看,見不遠處就有一家福來客棧,客棧門口人影晃動,一副生意興隆的模樣。
  周辰想著懷中不多的銀錢,一咬牙朝著客棧走去。
  進了門,也不多說,直接要了一個單間,看著手中直接縮水了四分之一的家當,心里肉痛的同時,想著明天真是不成功便成仁了。
  上樓梯,在小二的引領下來到自己的房門口,周辰頓了頓道:“晚飯直接送到屋里來。”
  店小二笑嘻嘻,一副好說話的樣子:“好的,客官,您還有其他吩咐么?”
  “暫時沒有了。”周辰搖搖頭,然后推門進了房間。
  房間不大,只有一桌一椅一張床,想著時間還早,便坐到床上,琢磨起老武師教他的幾式劍招,手中不自覺的比劃著。
  不知過了多久,漸漸的招式從慢到快,后又逐漸從快到慢,直至周辰手臂慢慢垂下,他靠在床頭,口中發出若有若無的鼾聲。
  下一刻,他周圍的空間突然沒有任何預兆的一陣波動,周辰整個人驟然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