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03 白玉棺無名尸

猛聽得蹄聲之中夾雜著陣陣唿哨。過不多時,唿哨聲東呼西應、南作北和,竟然四面八方都是哨聲,似乎將侯監集團團圍住了。
  眾人駭然失色,有些見識較多之人,不免心中嘀咕:“莫非是來了強盜?”
  周辰靜靜的喝著酒,對下面的情況似乎并不如何關注,只是眼角的余光不時地瞥向街對面的燒餅鋪,那里是一個衣著破舊的賣燒餅的老漢。
  賣餅老者花白的頭發,一張臉孔如橘皮般凹凹凸凸,滿是疙瘩。
  燒餅油條店內,油鍋中熱油滋滋價響,鐵絲架上擱著七八根油條,老者彎著腰,將面粉捏成一個個小球,又將小球壓成圓圓的一片,對外面的動靜視而不見。他在面餅上灑些蔥花,對角一摺,捏上了邊,在一支黃砂碗中抓些芝麻,灑在餅上,然后用鐵鉗挾起,放入烘爐之中。
  酒樓上的一名小二探頭向下張望,最后嚇得縮回頭,尖聲道:“啊喲,我的娘啊,只怕真是強盜來啦!”
  他話剛說到一半,只見市集東頭四五匹健馬直搶了過來。馬上乘者一色黑衣,頭戴范陽斗笠,手中各執明晃晃的鋼刀,大聲叫道:“都給我老實的站在原地,動一下子的,可別怪刀子不生眼睛。”嘴里叱喝,拍馬往西馳去。馬蹄鐵拍打在青石板上,錚錚直響,令人心驚肉跳。
  樓上的食客大多臉色慘白,其中一個富家員外模樣的人,舉起了一只不住發抖的肥手,一巴掌在小二頭頂拍落,喝道:“你奶奶的,說話也不圖個利市,真他娘的烏鴉嘴。”
  外面蹄聲未歇,西邊廂又有七八匹馬沖來,馬上健兒也是一色黑衣,頭戴斗笠,帽檐壓得低低的,他們縱馬飛馳,來到酒樓對面的燒餅鋪停了下來,這些大漢紛紛下馬,圍住了燒餅鋪,其中幾人人對兩旁的百姓大聲的叱喝:“乖乖的不動,那沒事,愛吃板刀面的就出來!”
  這時四下里唿哨聲均已止歇,馬匹也不再行走,一個七八百人的市集上鴉雀無聲,就是啼哭的小兒,也給父母按住了嘴巴,不令發出半點聲音,各人凝氣屏息之中,只聽得一個人喀、喀、喀的皮靴之聲,從西邊沿著大街響將過來。
  這人走得甚慢,沉重的腳步聲一下一下,便如踏在每個人心頭之上,腳步聲漸漸近來,其時太陽正要下山,一個長長的人影映在大街之上,隨著腳步聲慢慢逼近,街上人人都似嚇得呆了。
  皮靴聲響到燒餅鋪外忽而停住,那高大的人影上上下下的打量里面的賣餅老者,突然間嘿嘿嘿的冷笑三聲,這才走了進去。
  酒樓內悄無聲息,死寂一般的安靜,二樓的窗戶都已被關上,只有微微打開的縫隙,可以看到里面有人在緊張的向對面打量。
  “怎么回事,那強梁怎么進了燒餅鋪了,難道是來吃燒餅的?”有人不禁腦洞大開的道。
  “吃你個頭啊,王老漢賣的燒餅味道也就一般,又不是什么山珍海味,我看多半是來搶燒餅店的。”這家伙的想法雖然也是異想天開,但還真就讓他蒙對了幾分。
  周辰看了那人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別人不知這些匪人為何而來,他卻是清楚得很。
  玄鐵令,嘿嘿,果然是許多人求而不得呀···。
  樓上的人都沒了吃飯的興趣,除了周辰還能平靜無事的自斟自飲外,一個個都有些惴惴不安,就在這時,就聽有人尖聲叫道:“打起來了,打起來了···。”
  樓對面的燒餅鋪前,賣燒餅的王老漢揮舞著夾燒餅用的鐵鉗與高個兒強梁斗在一處,這鐵鉗制作精巧,左右一分居然變成了一對精鐵的判官筆,兩人你來我往,激烈異常,外面的勁裝大漢也紛紛加入其中,一時間兵刃的撞擊聲,慘哼聲,哀號聲不絕于耳。
  “這,這真是王老漢,他,他怎么這般厲害了。”一個在侯監集的本地人士看著下面的大亂斗目瞪口呆,怎么也沒想到以前一棒子也打不出個屁的老王頭,會變成縱橫來去的江湖猛人,這實在太超乎想象了。
  當然有他這種想法的又豈止一個啊,覺得自己的世界觀、人生觀都快被顛覆了的大有人在,尤其是幾個曾經白吃燒餅不給錢的無賴子,此時更是兩腿戰戰,生出了悔不當初的哀怨情緒。
  這些人千奇百怪的心思暫且不提,周辰也在關注這下面的爭斗,以他的眼光看來,化名王老漢的吳道通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在金刀寨的圍攻之下被擒殺也就在這一時片刻。
  果然,不過眨眼的功夫,樓上就有人驚呼道:“死人了,死人了···。”
  周辰眼神一凝,就見外面,吳道通與一矮瘦的老者交鋒,結果被人家一掌擊在胸口,從房上滾落,房下的高個兒男人見有機可趁,飛身而起,兩柄雙鉤狠狠地刺入吳道通的腹中。
  吳道通臨死反擊,撞入高個兒男子懷中,一對判官筆從對方胸前刺入,后背刺出,四個血洞血肉猙獰,高個兒踉蹌幾步當場斃命,而吳道通也受創頗重,撲倒在地上,沒了聲息。
  兩個人最后竟然是兩敗俱傷,以命換命的結局。
  “嘶···!!!”
  這樣慘烈的場面讓樓內眾人倒吸了口涼氣,個個臉色都有些蒼白惶然。
  金刀寨的眾人將死去的吳道通仔細的搜檢一遍,見沒有什么發現,又進到燒餅鋪內一通的翻找,十幾人擠在里面,乒乒乓乓、嗆啷嗆啷,店里的碗碟、床板、桌椅、衣物一件件給摔了出來,嗆啷一聲響,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滿地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