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04 趙客縵胡纓

這時眾漢子已將燒餅鋪中搜了個天翻地覆,連地下的磚也已一塊塊挖起來查過。
  矮瘦的老者見再也查不到什么,臉色陰沉,喝道:“收隊!”
  唿哨聲連作,跟著馬蹄聲響起,金刀寨盜伙一批批出了侯監集,兩名盜伙抬起那高個兒的尸身,橫放馬鞍之上,片刻間走了個干干凈凈。
  直等馬蹄聲全然消逝,侯監集上才有些輕微人聲,但鎮人怕群盜去而復回,誰也不敢大聲說話。
  燒餅鋪街對面的酒樓內,一個人探頭探腦的向外張望了片刻,見金刀寨的匪人都不見了蹤影,這才壯著膽子貓著腰,趕緊從樓內竄出,向著遠處跑去。
  有他帶頭,酒樓內呼啦涌出一大幫子人,急吼吼的四散奔逃,作鳥獸散。
  等到再也沒有人出來,酒樓的掌柜這才招呼小二,急忙上了門板,關門歇業,再也不敢出來,但聽得東邊劈劈拍拍,西邊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門,便是關門,過不多時,街上再無人影,亦無半點聲息。
  周辰也隨著人流而出,他看著空蕩蕩的街道,眼神變換,抬腿朝著街角的水溝走去。
  水溝邊上散落著一些烤熟的燒餅,是金刀寨擒殺吳道通時打斗所致。
  周辰來到一個燒餅跟前,腳下一點,燒餅騰空而起,落入他的手中,他掂了掂燒餅的重量,然后一把將其掰開,看著里面白色帶著谷物芳香的瓤,搖搖頭,將其重新扔到了地上。
  如此掰開一個,扔掉一個,四五次后,周辰的眼神一凝。
  暮靄蒼茫中,一只污穢的小手從街角邊偷偷伸過來,抓起水溝旁的一個燒餅,正在慢慢的縮回。
  周辰抬頭看了過去,在黑漆漆的街邊角落,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叫化子正蜷縮在那里,他身上臟污不堪,干瘦的仿佛一陣風都能吹走,兩只烏漆墨黑的小手緊緊地抓著燒餅,似乎死也不愿放松。
  小乞丐已餓了一整天,有氣沒力的坐在墻角邊,那高個兒男人和賣燒餅的老漢爭斗時,打翻了旁邊烤制燒餅的烘爐,里面的燒餅散落一地,其中有一個就滾落到了他的近前,小丐的一雙眼睛就在始終沒離開過這燒餅。
  他其實早就想去拿來吃了,但見到街上那些兇神惡煞般的漢子,卻嚇得絲毫不敢動彈。
  直到天色黑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溝邊,那些兇惡的漢子騎馬離開,小丐才終于鼓起勇氣,抓起了燒餅,他饑火中燒,顧不得餅上沾了臟水爛泥,輕輕咬了一口,含在嘴里,慢慢咀嚼,口中銜著一塊燒餅,雖未吞下,但肚里似乎已經舒服了許多。
  就在這時,小乞丐忽覺得眼前一暗,緊接著就看到一雙牛皮靴子出現在他的眼前。
  小乞丐怔住,能夠穿牛皮靴子的人在他看來都是有錢的富貴人,他自己根本就招惹不起,下意識地抬頭,看到的卻是周辰那幽暗的眸子。
  小乞丐渾身顫抖,不知道下面該怎么辦,而周辰卻盯著他手上的燒餅若有所思。
  “你叫什么名字?”周辰淡淡的問道。
  小乞丐戰戰兢兢,茫然而失措,似是根本沒聽到他所說,良久不曾回話。
  周辰眉頭皺起,周圍的空氣似乎都變的緊張起來。
  小乞丐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嚨一般,呼吸都好像困難萬分,心中狂跳不止,他似乎終于知道了哪里不對,慌張開口道:“我,我,我叫狗雜種···。”
  狗雜種?
  周辰眼睛一瞇,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他終于知道眼前的小乞丐是誰了。
  石破天,俠客行書中的男主角,沒想到現在居然會是這樣的落魄、凄慘。
  主人公石破天自小沒名沒姓,和一個他以為是自己母親的女人,僻居于一座不知名的荒山上。那女人叫他做狗雜種,他便以為這就是他自己的名字。那女人脾氣古怪,動輒打罵于他,他也習以為常。他從小學會了砍柴、做飯等種種家務,卻大字不識一個,于世事、人心更是一無所知。一天那女人忽然不見了,他自小相伴的那條叫“阿黃”的狗也不見了,便出去到處尋找。結果人和狗都沒找著,他自己卻迷了路···。
  周辰想著俠客行中的劇情,眼中大有深意的看著面前的小乞丐。
  小乞丐只覺的面前的人目光有若實質,好似能穿透衣服,讓他產生赤身裸體的感覺,他心中更加的害怕,只得不斷的向后蜷著自己的身體,似乎這樣才能夠好受一點。
  “這燒餅不是你的。”打量許久,周辰終于開口道。
  “啊···?”
  小乞丐呆愣愣的,似乎沒有明白周辰的話中之意,
  石破天現在雖然是乞兒,可這些天來卻從沒乞討過,因為那個他自認為是母親的女人,對他唯一的教誨就是,不管怎么樣都不能去求人,所以別人給他吃他就吃,別人不給,他實在餓了,便拿了就吃,他也不知道這叫偷,也不覺得有什么不對,更何況是從地上撿的燒餅。
  周辰嘴角一挑,真有點兒為石破天的情商擔憂,還沒等他繼續開口,小乞丐就突然指著他的身后,嗒嗒嗒的牙齒打顫,張口結舌的好像是見了鬼一般。
  周辰心中一動,猛然轉身,向身后看去,就見不遠處原本應該死去多時的吳道通的尸身一動,然后那死尸慢慢的坐了起來,下一刻,死尸雙腿一挺,竟然站起身來。
  死尸回過頭來,望向周辰的所在,這時冷月斜照,所有的一切瞧得清清楚楚,但見那死尸嘴角邊流下一道鮮血,兩根鋼鉤兀自插在他的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