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05 玄鐵令

小丐死命咬住牙齒,不使自己發出聲響。只見那死尸彎下雙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個燒餅,捏了一捏,雙手撕開,隨即拋下,又摸到一個燒餅,撕開來卻又拋去,如此作為和剛才周辰的樣子如出一轍。
  周辰眼睛一瞇,并沒有看到‘死人’復生時的驚懼不安,反而似笑非笑的看著吳道通的行為。
  小丐只嚇得一顆心幾乎要從口腔中跳將出來,只見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意雜物,都不理會,一摸到燒餅,便撕開拋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溝。
  小丐眼見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墻角,大駭之下,只想發足奔逃,可是全身嚇得軟了,一雙腳哪里提得起來?
  他哆哆嗦嗦的勉強爬起身來,想要悄無聲息的逃走,但剛一動彈,卻覺后頸一緊,被人給提了起來,哪還能溜走。
  小乞丐費勁的轉回頭去,見是剛才面前的那人在抓著他不放,牙齒打戰道:“快,快跑,有,有鬼···。”
  周辰仿若沒有聽到他所說,根本不加理會。
  吳道通此時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燒餅,緩緩轉頭,似在四處找尋,此時聽到聲音立刻看了過來。
  此時朦朧看到街角的陰影處似有兩個人影在,他慢騰騰的走了過來,嘶啞著嗓子叫道:“燒餅!燒餅!”
  周辰一指小丐手中的燒餅,輕笑道:“你要找的可是這個?”
  吳道通略顯茫然的眼睛,似乎有光亮閃過,他根本不理旁邊的周辰,直接對著小乞丐道:“你···你偷了我的燒餅?”
  在這當口,小丐早已經嚇破了膽,如何還敢抵賴,只得拼命點頭。
  吳道通看著燒餅上的牙印,又問:“你···你已經吃了?”
  小丐又點了點頭。
  吳道通右手伸出,抓向小乞丐的胸腹,道:“割開你的肚子,挖出來!”
  小丐直嚇得魂不附體,顫聲道:“我···我···我只咬了一口。”
  可還沒等吳道通的手接觸到目標,就被猛然被人攔住,周辰的聲音幽幽響起:“看來閣下雖然沒死,但神志卻不怎么清醒了···。”
  想那玄鐵令是堅鐵所制,即便是在燒餅內,普通人又怎么可能將其嚼吃入腹呢?
  也正如周辰所說,原來吳道通給周牧雙掌擊中胸口,又給那高個兒雙鉤插中肚腹,一時閉氣暈死,過得良久,卻又悠悠醒轉,肚腹雖是要害,但縱然受到重傷,一時卻不便死,他心中念念不忘的只是那一件物事,一經醒轉,發覺金刀寨人馬已然離去,竟顧不得胸腹的重傷,先要尋回藏在燒餅中的物事。
  他扮作個賣餅老人,在侯監集隱居,一住三載,倒也平安無事,但設法想見那物的原主,卻也始終找尋不到,待聽得唿哨聲響,二百余騎四下合圍,他雖不知這群盜伙定是沖著自己而來,終究覺察到局面兇險,倉卒間無處可以隱藏,當即將那物放在燒餅之中。
  吳道通重傷之后醒轉,自認不出是哪個燒餅之中藏有那物,一個個撕開來找尋,全無影蹤,最后終于找到了眼前的小乞丐。
  “讓開···。”吳道通惡狠狠的道,他心中執念甚深,既然認定了小丐將玄鐵令吞入腹中,自然不可能輕易放棄,非要將其肚子剖開,確認一番才能放心。
  周辰搖頭,突然閃電出手,一掌拍向吳道通的頭頂。
  吳道通雖然有些渾渾噩噩,但身體的本能讓他還是下意識的躲閃,周辰一掌落空,但卻順勢抓住了吳道通腰腹上插著的雙鉤手柄,手腕一轉,帶著漫天的血霧,當即拔出。
  鋼鉤拔離肚腹,吳道通猛覺得一陣劇痛,傷口血如泉涌,他渾身上下似乎突然間沒了力氣,身子一軟,仰天摔倒,雙足挺了幾下,這才真的死了。
  周辰手上一松,扔下石破天。
  小乞丐摔在他身上,勉強爬起身,看著眼前的死尸,已經嚇得呆住,不過手中卻兀自牢牢的抓著那個只咬過一口的燒餅。
  “燒餅拿來。”周辰聲音雖然淡淡,但卻仿佛帶著不可抗拒之力。
  小乞丐渾身一顫,不敢不從,帶著幾分不舍,將手中的燒餅奉上。
  周辰接過,掂了掂,臉上有了幾分喜色,他掰開燒餅,見里面果然有一個黑黝黝的鐵片,這鐵片毫無光澤,甚是不起眼,心中不禁想到,這難道就是玄鐵令,可也太過普通了些。
  周辰看了兩眼,將其收入懷中,不過有此令在倒是可以讓謝煙客答應一件事,只是不知這謝煙客現在在何處,難道還有去摩天崖找他不成?
  搖搖頭,周辰回身剛要離開,就見小乞丐石破天還在眼巴巴的望著他,便將手上的兩半燒餅扔回給了對方。
  小乞丐一怔,隨即大喜過望,手忙腳亂的接過,然后放到嘴中忙不迭的吞咽起來,他現在腦袋也終于靈光了點兒,為了怕別人再來搶他的燒餅,還不如先吃進肚中安全些。
  周辰見此,觸動了心中的思緒,想起了早年間和老武師在江湖流浪時的艱辛日子,他想了想,從懷里摸出一塊銀子,甩手扔給了小乞丐。
  “這個給你。”
  小乞丐接過,卻也知道銀子的貴重,朝著周辰嘿嘿的傻笑著。
  周辰搖頭,真是個傻小子,但傻人有傻福,這種天真單純的人,反而更受這方世界的庇護,想到石破天以后的境遇,真是不得不感嘆他的運氣逆天。
  周辰再次起身,可走出不遠,卻聽到了身后的動靜,小乞丐石破天正跟在他的身后。
  “你跟著我作甚?”
  “我···我···”小乞丐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最后鼓足勇氣道:“我···我會劈柴、燒火、做飯。”
  “嗯?”周辰微怔,頓時有些哭笑不得感覺涌入心頭,他忍不住輕笑出聲。
  小乞丐摸摸頭,也跟著嘿嘿的傻笑。
  周辰臉猛然一板:“不許笑。”
  小乞丐立刻收聲做嚴肅狀。
  周辰終于覺的有點兒頭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