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第九章姑娘你是仙子么

對面響起一陣腳步聲,一個灰衣青年走上前來。青年賣相不錯,看樣子二十出頭的年紀,手中持著厚背長刀,臨淵如庭,氣度沉凝,雙眼精芒幽深,頗有幾分高手的風范。
  宋云在下邊看得真切,擔心道:“這下完了,周大哥碰到了一個高手,運氣實在糟糕。”
  朱遠也覺得不妙,不過還是道:“第一場而矣,輸了也不打緊,后面還有機會。”
  史方抬頭望天,根本懶得去評論什么。
  “不過,我還是看好周辰能取勝。”
  宋云聞言一怔,向旁邊看去,陸小倩不知何時來到了身邊。
  “陸姐姐,你沒事了?”宋云高興道。
  陸小倩展顏一笑,恍若鮮花盛開,點點頭。
  宋云看的一呆,下意識道:“陸姐姐你真漂亮,以后誰要娶到你,那可有福了。”
  陸小倩道:“云兒,其實也很不錯的。”
  宋云對自己的容貌卻沒什么信心,本來勉強還能說是清秀,但和旁邊的陸小倩一比,頓時就有些自慚形穢起來。
  不過,她性格開朗,這些煩心事,下一刻就被丟出了腦外。
  “陸姐姐,你怎么肯定周大哥能贏?”
  陸小倩瞇起眼睛,好像一只貓般,略顯慵懶的道:“你周大哥才是真正深藏不漏的高手呢。”
  畢竟她是真正親身感受到周辰出手之人,即便隔著房門,也驚訝于其劍勢的凌厲,不然,陸小倩也不會想著與對方結交,好留下一段善緣。
  幸好此時梁通不在這里,不然聞言肯定要嗤之以鼻。
  不過,下一刻,就有人填補了他的空缺。
  “這位姑娘,恐怕要看走眼了,若是和旁人對陣,那位周小兄弟或許還有幾分勝算,但和這灰衣青年相比,怎么都差了幾分。”一個男聲突兀的在身邊響起。
  陸小倩等人轉首望去,見是一個世家公子打扮的青年正在品頭論足,顯然這家伙聽到了他們的談話,這時按耐不住的插上了一嘴。
  這人一身月白色的衣衫,腰系紫帶,手中拿著一把紙扇,一邊輕輕扇動,一邊作仰首望天狀,一副一切盡在掌握,天下英雄不過爾爾的騷包模樣。
  小蘿莉阿青若是在此,肯定會立刻將這家伙歸類于壞人一檔,因為這個姿勢神情太熟悉了,周辰就經常這么做。
  宋云不高興道:“你是什么人呀,怎么就肯定周大哥一定會輸呢,說得好沒道理。”
  她自己剛才也覺的周辰此次比試可能兇多吉少,但卻容不得旁人來說,自己說的,別人說不得。
  白衣青年并沒理會她,反而眼角微瞥不遠處的陸小倩,見對方似乎沒有太大反應,趕緊加料道:“在下白云山莊白浩生,見過諸位。”
  這下陸小倩等人真的驚訝了,白云山莊的名頭,在江湖上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
  當然這不是說白云山莊的勢力有多大,武力值有多高,出過多少橫行一時的武林強人,而是白云山莊所出的武林月旦評在江湖上名聲響亮。
  武林月旦評品評天下武林人物、故事,以其嚴謹、真實的風格,被江湖人士所推崇,一向是武林風向標般的存在,人人奉為圭臬。
  江湖人能以登上月旦評為榮,能以被白云山莊莊主白云生點評為榮,無論好壞,哪怕是壞人上榜,被白云生評說,也很少會因此憤恨,多半還沾沾自喜,畢竟能上榜者都是武林中的佼佼之輩,各有各的特點,反而能證明自己壞的徹底,壞的純粹,壞到無可救藥,壞到能揚名立萬,有成為絕世兇人潛質,所以白云山莊因為月旦評之名而天下皆聞。
  “可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前評五百年,后論五百載的白云山莊。”朱遠驚疑道。
  白浩生自矜道:“正是。”
  幾個人面面相覷,若此人不是假冒的,那他剛才所說倒有可能成真,畢竟白云山莊對江湖上成名的武林人士可都多有了解的。
  陸小倩嫣然道:“白公子,可是識得那擂臺上的灰衣男子。”
  白浩生見美人溫語相詢,心情頓時舒暢非凡,他之所以自報家門,還不是想引起美人的注意,讓她高看一眼。
  “那灰衣男子姓宋名天舒,是潞州郡的刀客,在此地或許名聲不顯,但在潞州卻以三十六路快刀而名噪一時啊。”
  宋云抬杠道:“名聲大就一定能贏么?”
  白浩生笑道:“名聲大當然不一定能贏,但能創下如此聲名的人,早就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實力。”
  陸小倩眼睛轉了轉,柔聲道:“可我還是覺的周辰能勝。”
  “姑娘真是有些意氣用事了。”白浩生覺的陸小倩太過于感性,難道因為是熟人就如此草率的下定論,或者是因為美人看上了那個姓周的小白臉,所以才如此說,這讓他頓時有了幾分不爽。
  “不若我們打個賭如何?”陸小倩笑嘻嘻的道。
  白浩生一怔:“姑娘想賭什么?”
  陸小倩扭捏道:“我當然賭周辰贏嘍。”
  見美人好似懷春少女的模樣,白浩生原本不大不小的嫉妒之火立刻又被加了幾根干柴,那小子何德何能,能的美人如此垂青,實在是讓人,呃,讓人恨不得以身代之。
  “好,在下就和姑娘賭上一局,不過干賭無趣,加上些賭注如何。”
  陸小倩正有此意,笑道:“那么白公子認為賭些什么呢?”
  白浩生見美人巧倩笑兮,心中發癢,嘿然道:“我若是贏了,可否邀姑娘今晚在醉仙樓一聚,良辰美景,賞月登高可好。”
  “公子若是輸了呢?”
  “姑娘想要什么賭注?”
  陸小倩道:“那白公子以一個人情作為賭注如何,到時小倩有事求到公子,公子可不能推脫不管。”
  白浩生思索片刻,覺得自己多半能贏,便道:“那此事必須要在下力所能及,且不能有違江湖道義。”
  “當然。”陸小倩伸出手掌。
  白浩生見此,干脆便請朱遠為見證,與對方擊掌為誓。
  朱遠搖搖頭,對這好似兒戲般的賭注似乎不太贊同。
  “好了,擂臺上的比試要開始了。”史方提醒道。
  幾人立刻轉目望向擂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