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08 多事之夜

女子說到“自從堅兒死后”一句話,淚水又已涔涔而下,黑衫男子不得不低聲勸慰。良久之后,女子收住悲聲,兩人輕聲交談幾句,正準備騎馬離開,那名黑衫男子轉首之際,看到坐于酒樓內的周辰,卻是心中一動,暗自想道,此人從昨夜就一直在這里,卻是古怪,若說是巧合實在讓人難以相信,或許能從他身上找到一點兒線索。
  黑衫男子與女子低聲商量幾句,其中不時的瞥向周辰,女子打量周辰兩眼,最后點頭,兩人將馬拴在門外,一起走了進來。
  兩人來到周辰的桌前,黑衫男子拱手道:“這位小兄弟有禮了,在下江南玄素莊石清,這位是內人閔柔,有一事想詢問小兄弟。”
  周辰見來人一男一女,一黑一白,并肩而立,兩人都是中年,男的豐神俊朗,女的文秀清雅,衣衫飄飄,腰間都掛著一柄長劍,真如神仙眷侶一般。
  他笑了笑道:“原來是黑白雙劍石莊主夫婦,在下真實久聞大名了,久仰,久仰···。”
  雖然說著久仰,但周辰不僅沒有站起身來,反而來連禮節都沒有回,只是胡亂的抱了抱拳,算是應付了一下,此時是個人都能看出他的敷衍和沒有誠意。
  石清心中不喜,但想著有求于人,還是壓下那絲不快。
  “小兄弟昨天可一直在這里?”
  周辰根本無意隱瞞,點了點頭。
  石清夫婦眼睛一亮,繼續問道:“那在昨天下午之時,對面的爭斗可曾有留意?”
  周辰打量了他們一眼,隨即瞥向了對面剛剛睡醒,正揉著眼睛,怔楞楞的石破天,突然哈哈一笑道:“看來石夫婦二人是為了玄鐵令而來了。”
  “小兄弟也知道玄鐵令?”
  “在下當然知道玄鐵令,畢竟玄鐵令在手就可讓大魔頭謝煙客去做一件事,江湖上的人誰人不知。”
  石清夫婦對望一眼,閔柔道:“那么小兄弟也是為了玄鐵令才來此地的了。”
  周辰點頭:“正是。”
  石清猶豫了一下,還是道:“不知小兄弟可有線索,若有我們夫婦二人愿意出高價相換。”
  周辰看了他們夫婦一眼,笑了笑并不作答,反而探手入懷,拿出一塊黑色鐵片,看也不看,直接扔在了桌上。
  石清夫婦一怔,下意識的抬眼望向桌上,見那鐵片毫無光澤,普通異常,但下一刻,他們夫婦腦中恍若有一道驚雷轟然炸響。
  這···這···這是玄鐵令?
  雖然看上去和旁人描述的幾乎完全相同,但這武林人為之瘋狂的東西,怎么會被這少年像垃圾一般隨手丟出,若真是玄鐵令到手不都應該千方百計的隱藏起來,不再輕易昭示于人么,怎么隨隨便便的就拿了出來!
  莫非是假的,或者其中有詐?
  石清夫婦成名江湖已久,經驗豐富,一時也被周辰的舉動弄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石清皺眉道:“這···這真是玄鐵令?”
  “當然是真的,石莊主若是不信可以自行檢查一番。”
  石清不敢輕易出手,深怕其中有什么陷阱,但閔柔卻有些激動難耐,想起慘死的兒子,似乎大仇得報就在眼前,哪還顧得上其它,直接一把將玄鐵令拿在了手中。
  “師妹不可···。”石清大驚失色,想要阻止已然不及,但片刻后見閔柔并無什么不妥,這才稍微松了口氣。
  “師哥,這···這是真的。”閔柔摩挲片刻,雙頰微紅,渾身輕顫:“堅兒,堅兒的仇終于可以報了···。”
  說到最后閔柔已然有點泣不成聲。
  石清趕忙上前安慰,周辰看著這夫婦二人在自己面前儼然將玄鐵令視為自家物了,真是有點無語,輕咳一聲道:“石夫人若是看完了,還請將玄鐵令歸還在下。”
  石清將閔柔安撫好,這才轉身開口道:“小兄弟,可否將玄鐵令讓與我夫婦二人,在下愿拿出玄素莊一半兒的產業來···。”
  “在下不缺金銀,錢財對我來說如同浮云一般。”周辰出聲打斷,滿不在乎的道。
  石清聞言一怔,看了看眼圈發紅的閔柔,見她只是緊拿著玄鐵令不放松,想了想,咬牙道:“那我夫婦愿意欠閣下一個人情,閣下但有所求,即便是有千難萬險,我們夫婦也會不惜此身,去幫閣下完成,這個條件如何?”
  周辰古怪的看了他一眼,搖頭道:“在下不是瞧不起石莊主夫婦,閣下二人即便合力比之謝煙客如何,恐怕還是不如吧?我若真有難事,直接拿玄鐵令直接找謝煙客去辦就可,何須麻煩賢夫婦二人。”
  石清見周辰百般的推托,根本就不愿將玄鐵令相讓,心中也不禁有幾分惱怒,想他夫妻二人行走江湖以來,聲名雖然不說遠播,卻也算響亮,誰人不賣他們幾分顏面,怎么像現在這般被一個少年人無視。
  石清雖然為人正直,但卻并不迂腐,見當前的局面僵持不下,心中不禁也打著強行將玄鐵令據為己有的念頭,以自己夫婦二人的武功,那個少年人肯定沒法阻攔,若真是不得不出此下策,雖然自家聲名有損,但事后多給這個少年人一些補償,想來他即便有些怨言,也只能就范了。
  石清目光閃動,朝閔柔微微使了個眼色,讓她拿著玄鐵令先行離開,此地的后續事由他來擺平。
  閔柔和石清夫妻多年,早有默契在身,此時讀懂了丈夫的意思,心中微有猶豫,但想著為了自家骨肉的仇,也就在也顧不得其它,當下轉身朝門口走去。
  周辰見狀冷笑出聲,猛然站起身,身形一閃直奔閔柔而去。
  “小兄弟要去哪里呀?”
  石清早就料到周辰定不會善罷甘休,因此直接攔在他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