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09 江南玄素莊黑白雙劍

周辰不閃不避直接撞向石清。石清眉頭微皺,一掌抓向面前少年的肩膀,這一掌內勁暗藏,若是抓實,定能讓周辰動彈不得、束手就擒。
  “小兄弟還是留在這兒吧。”
  周辰似無所覺,依舊向前,石清的手掌一把扣在了少年的肩膀,可還沒等他眉頭放松,臉色卻驟然大變,暗藏的內勁進入對方的體內,仿佛泥牛入海,轉眼不見了蹤跡,與此同時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從對方的身體內瘋狂的涌出。
  嘭的一聲悶響,好似裂帛之音,石清的手掌被震到半空,整條手臂酸麻不堪,虎口處更是直接裂開,他臉上帶著驚愕的難以置信之色,整個人被震得向后飛出數丈。
  這怎么可能,這個少年怎么會有如此的深厚的真氣啊!
  但不管石清多么的不愿相信,他現在的情形似乎就是事實,與此同時他看著那個身形快如鬼魅的少年人毫無阻礙的追向閔柔,臉上不禁再次變了顏色。
  “師妹小心,這個小子有古怪。”
  閔柔聽到身后動靜,已然察覺不對,輕叱一聲,回身就是一掌。
  周辰哈哈一笑,側身閃過,不等對方變招,直接一把抓住了閔柔的手腕,內勁暗吐,閔柔身體一僵,體內真氣運轉不暢,直接失去了抵抗。
  周辰從她的手中取回玄鐵令,對閔柔的怒視根本就不在意,手臂一甩,將她扔還給了石清。
  石清臉上焦急,扶住閔柔,連聲問道:“師妹可有什么不妥?”
  閔柔搖搖頭,石清見她一切正常,松了口氣,可再望向周辰時卻帶著深深的戒備,雖然不過短短一瞬交手,但石清還是從中明白了,對面的少年武功要明顯高于他們夫婦二人,單打獨斗之下,幾乎沒有什么勝算。
  石清眼神變換,良久之后,對周辰施禮道:“剛才我們夫婦有眼無珠冒犯了閣下,還請閣下不要見怪。”
  周辰站在門邊,堵住了去路,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并沒有回應。
  石清暗自咬牙,剛要繼續開口,忽聽得頭頂有人叫道:“四面圍住了!”
  石清一驚,抬起頭來,只見酒樓二樓之上不知何時出現七個身穿白袍的男子,跟著颼颼幾聲,四人縱躍而下,他們手中各持長劍,分從左右掩將過來。
  驀地里外面馬蹄聲響,一人飛騎而至,大聲叫道:“是雪山派的好朋友么?來到河南,恕安某未曾遠迎。”頃刻間一匹黃馬直沖到身前,馬上騎著個虬髯矮胖子,也不勒馬,突然躍下鞍來,那黃馬斜刺里奔了出去,兜了個圈子,便遠遠站住,顯是教熟了的。
  二樓上上的三名白袍男子同時縱下地來,都是手按劍柄。
  一個四十來歲的魁梧漢子沖門外道:“是金刀安寨主吧?幸會,幸會!”
  金刀寨大寨主安奉日闊步邁進樓內,看到石清夫婦,大聲笑道:“賢伉儷別來無恙。”
  他和石清夫婦昨晚見過一面,雖然因為玄鐵令的緣故起了一番爭斗,但不打不相識,罷手之后反而有了幾分惺惺相惜。
  石清點頭苦笑,算是打過招呼,現在這種情況還真是一言難盡。
  安奉日進得大廳,四處打量,見雪山派諸人和石家夫婦隱隱的圍住一人,暗自稱奇,甩目觀瞧,見場中是一個少年人,年紀雖然不大,但長相俊秀,一身青衫穿在身上,好似一棵青松,身形挺得筆直。
  少年被圍在中央,臉上并沒有焦躁惶恐,反而十分平靜自然,嘴角帶笑,好似所有人針對的并不是他,他只是旁邊的路人一般,氣度讓人心折。
  “這是···。”安奉日不解,可當他的目光下移,望向少年人的手中時,眼睛驟然瞪大。
  這一望之下,安奉日登時心頭大震,只見那少年左手拿著一塊鐵片,黑黝黝地,似乎便是傳說中的那枚‘玄鐵令’。
  “小子交出玄鐵令,我們可放你離開。”雪山派的魁梧大漢高聲喝道,這魁梧的漢子姓耿,名萬鐘,是當今雪山派第二代弟子中的好手,在這些雪山派弟子中頗有地位。
  周辰搖頭,這些人還真是自不量力。
  “有本事來取便是。”周辰云淡風輕的道。
  見這少年承認,雪山派諸人和安奉日都心中一凜,暗道:“果然這便是玄鐵令了!”
  雪山派諸人露出異樣神色,其實他七人誰都沒細看過那少年手中拿著的鐵片,只是見石氏夫婦和那少年為此物相爭,料想多半是傳說中的玄鐵令,剛才耿萬鐘的出口相喝,未嘗沒有試探的意思在內。
  果然一試之下,正如眾人猜想的一般。
  但現在雪山派諸人卻有些遲疑了,他們來的不早不晚,正好見到周辰和石清夫婦的爭斗,玄素莊黑白雙劍的名頭江湖知名,能在和其交手中,輕易的將其擊退,那么眼前少年人的武功實在深不可測,貿然出頭,后果實在難料。
  周辰見此,微微冷笑道:“諸位既然想要玄鐵令,上來拿呀,進又不進,退又不退,是何緣故?”
  雪山派諸人臉上發燒,可還是沒有一人輕動,石家夫婦也是頗多顧忌,不愿再輕易出手,只剩下安奉日一人眼見玄鐵令在前,雖然明知出頭的櫞子先爛,但還是按耐不住,搶身而出。
  “小子,讓我來先試試你的斤兩,看看到底有什么厲害之處。”
  安奉日反手拔出金刀,使出‘八方藏刀勢’,身形轉動,滴溜溜地繞著那少年轉了一圈,金刀左一刀,右一刀,前一刀,后一刀,霎時之間,八方各砍三刀,三八六十四刀,刀刀不離少年身側半尺之外,將那少年全罩在刀鋒之下。
  剛一出手,安奉日就已經全力施為。
  眾人只覺刀光刺眼,雖然隔著距離頗遠,但依然覺的全身涼颼颼地,心中各自贊嘆,這金刀寨的大寨主果然是有幾分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