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22)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22)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22)     

暗黑武俠世界110 相繼而來

嘭!
  安奉日嘴角溢血倒飛,他在空中翻轉身形,大吼一聲道:“并肩子一起上,這小子不好對付。”
  雪山派耿萬鐘見此,眉頭微蹙,對周圍諸人道:“先將這小子拿下在說。”說完,拔出腰間長劍,一劍當先。
  雪山派諸人配合默契,紛紛拔劍,七個白衣人各出長劍,幻成一道光網,在周辰身周圍了一圈。
  白光是個大圈,大圈內有個小圈,小圈內正是安奉日和周辰。
  安奉日暗罵這些雪山派的人不地道,現在還想著讓自己當開路的卒子,他能坐上金刀寨的大寨主之位豈是蠢人,立刻跳出場外和雪山派諸人站在了一起。
  周辰站在場中,并不緊追,只是冷冷的看著他們。
  雪山派耿萬鐘長劍一豎,對安奉日和石家夫婦道:“現在當同舟共濟才是。”
  安奉日大怒:“說得好聽,那剛才算怎么回事?”
  耿萬鐘毫無愧色,淡淡的道:“誰讓安大寨主如此心急,第一個跳出來動手。”
  安奉日心頭怒火中燒,但見雪山派人多勢眾,不好立刻翻臉,只得狠狠的哼了一聲。
  耿萬鐘見此,面上不顯,心中卻是冷笑,他轉向石清二人,開口道:“石莊主夫婦意下如何?”
  石清猶豫片刻,最后一咬牙,拔出長劍,和妻子閔柔一起圍了過來。
  “好,如此大事可成,那小子就是有千般的能耐,也逃出我們的手掌了。”耿萬鐘點頭道。
  如此在圍住了周辰后,十人站在了一起。
  耿萬鐘見狀剛要出聲,忽聽得外面一個低沉的聲音說道:“都給老子讓開!”
  聲音初始還在門外,下一刻就仿佛已經到了耳邊,等說完時,似乎已經到了場內。
  一個人影閃進圈中,一伸手,朝著周辰手中的鐵片拿了過去。
  “放下!”
  “混蛋!”
  “干什么?”
  “好大膽!”
  齊聲喝罵聲中,九柄長劍一把金刀同時向那人影招呼過去。
  此時居然還有人敢虎口奪食,將他們這些人都當成了擺設不成,一下子就犯了眾怒。
  安奉日離那人影最近,金刀揮出,便是一招‘白虹貫日’,砍向那人腦袋。
  雪山派弟子習練有素,同時出手,七劍分刺那人七個不同方位,叫他避得了肩頭,閃不開大腿,擋得了中盤來招,卸不去攻他上盤的劍勢。
  石清與閔柔一時看不清來人是誰,雖然氣惱此人的行徑,但還是不肯一開始便用殺招取他性命,雙劍各圈了半圓,劍光霍霍,將他罩在玄素雙劍之下。
  卻聽得叮當、叮當一陣響,那人雙手連振,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法,霎時間竟將安奉日的金刀、雪山弟子的長劍盡數奪在手中。
  石清和閔柔只覺得虎口一麻,長劍便欲脫手飛出,急忙向后躍開。石清登時臉如白紙,閔柔卻是滿臉通紅。玄素莊石莊主夫婦雙劍合璧,并世能與之抗手不敗的已寥寥無幾,但給那人伸指在劍身上分別一彈,兩柄長劍都險些脫手,那是兩人臨敵以來從未遇到過之事。
  那人哈哈大笑,將所有人當做無物,眼看玄鐵令到手,忽覺的不對,面前的少年,手掌并攏,快似閃電的斬向他的手腕。
  那人不以為意,手腕一抖,變換方向,依然抓向玄鐵令,怎想到那少年應變也是極快,掌刀緊跟著而來。
  那人冷哼一聲,手掌連續變換,剎那間,連續轉變了七八次方向角度,好似化作了一道道的虛影。
  周辰面無表情,手勢跟隨著對方變化,兩者幾乎相差無幾,最后砰地一聲,兩人結結實實的對了一掌。
  “咦!”
  那人驚訝出聲,沒想到一個從來沒見過的少年人,短短的交手居然和他平分秋色、不落下風。
  那人站定了身形,立于場中,此時所有人都看向他,只見他昂然而立,一把金刀、七柄長劍都插在他身周,此人青袍短須,約莫五十來歲年紀,容貌清癯,臉上隱隱有一層青氣,目光中流露出一股說不盡的歡喜之意。
  石清驀地想到一人,脫口而出:“尊駕莫非便是這玄鐵令的主人么?”
  那人嘿嘿一笑,轉首望了過來,說道:“玄素莊黑白雙劍,江湖上都道劍術了得,果然名不虛傳。老夫適才以一分力道對付這八位朋友,以九分力道對付賢伉儷,居然仍是奪不下兩位手中兵刃。唉,我這‘彈指神通’功夫,‘彈指’是有了,‘神通’二字如何當得?看來非得再下十年苦功不可。”
  石清一聽,更無懷疑,抱拳道:“愚夫婦此番來到河南,原是想上摩天崖來拜見尊駕。雖然所盼成空,總算有緣見到金面,卻也是不虛此行了。愚夫婦這幾手三腳貓的粗淺劍術,在尊駕眼中自是不值一笑。”
  雪山派群弟子聽了石清之言,均是暗暗嘀咕:“這青袍人便是玄鐵令的主人謝煙客?他于一招之間便奪了我們手中長劍,若不是他,恐怕也沒第二個了。”七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他,都是默不作聲。
  安奉日武功并不甚高,江湖上的閱歷卻遠勝于雪山派七弟子,當即拱手說道:“適才多有冒犯,在下這里謹向謝前輩謝過,還盼恕過不知之罪。”
  那青袍人正是摩天崖的謝煙客。
  他又是哈哈一笑,道:“照我平日規矩,你們這般用兵刃向我身上招呼,我是非一報還一報不可,你用金刀砍我左肩,我當然也要用這把金刀砍你左肩才合道理。不過碰到今日老夫心情甚好,這一刀便寄下了。”
  說到這里,謝煙客望向周辰,開口道:“你這小子倒是古怪,年紀輕輕就有這般功夫實在難得,不過怎么以前卻從沒聽說過,奇怪,真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