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11 摩天崖謝煙客

謝煙客點頭道:“你這樣說來,倒也有幾分道理。”
  周辰道:“閣下來此,也是為了這玄鐵令吧。”說完,將手中的鐵片向上拋了拋。
  謝煙客眼睛瞇起,不置可否,周圍的一些人臉上卻出現幾分焦躁。
  周辰對旁人的想法,根本不加理會,直接對謝煙客道:“在下聽得江湖上的朋友們言道:謝先生共有三枚玄鐵令,分贈三位當年于謝先生有恩的朋友,說道只須持此令來,親手交在謝先生手中,便可令你做一件事,不論如何艱難兇險,謝先生也必代他做到,這話對也不對?”
  謝煙客道:“不錯,此事武林中人,有誰不知?”
  周辰道:“聽說這三枚玄鐵令,有兩枚已歸還謝先生之手,武林中也因此發生了兩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在下手上這枚玄鐵令便是最后一枚了,不知是否?”
  謝煙客聽他說‘武林中也因此發生了兩件驚天動地的大事’,臉色露出幾分得色。
  “不錯,得我這枚玄鐵令的朋友武功高強,沒什么難辦之事,這令牌于他也無用處,他沒有子女,逝世之后令牌不知去向。這幾年來,大家都在拚命找尋,想來令我姓謝的代他干一件大事。嘿嘿,想不到今日卻讓你這少年得了去,這樣一來,江湖上朋友不免有些失望,不過這也算是給他們消災免難了。”
  說完,謝煙客一指吳道通的尸體,又道:“譬如此人罷,縱然得了令牌,要見我一面卻是難如登天,在將令牌交到我手中之前,自己便先成眾矢之地,武林中哪一個不想殺之而后快?哪一個不想奪取令牌到手?以玄素莊石莊主夫婦之賢,尚且未能免俗,何況旁人?嘿嘿!嘿嘿!”最后這幾句話,已然大有譏嘲之意。
  石清一聽,不由得面紅過耳。他雖一向對人客客氣氣,但武功既強,名氣又大,說出話來很少有人敢予違拗,不料此番面受謝煙客的譏嘲搶白,論理論力,均無可與之抗爭,他平素高傲,忽受挫折,臉上清白交加,卻也有幾分無地自容。
  閔柔只看著石清的神色,丈夫若露拔劍齊上之意,立時便要和謝煙客拚了,雖然明知不敵,這口氣卻也不是能輕易咽下的。
  謝煙客看著周圍諸人,冷嘲道:“石莊主夫婦是英雄豪杰,這玄鐵令若教他們得了去,不過叫老夫做一件為難之事,奔波勞碌一番,那也罷了。但若給無恥小人得了去,竟要老夫自殘肢體,逼得我不死不活,甚至于來求我自殺,我若不想便死,豈不是毀了這‘有求必應’四字誓言?總算老夫運氣不壞,落在了一個不認識的少年人手上,嘿嘿,想來你這少年應該不會懷著歹毒的心思,讓老夫做些不情不愿之事吧,不然老夫在完成誓言前,可也能先將你磋磨磋磨···。”
  謝煙客語氣雖然平靜,但周辰和其余人還是聽出了里面的威脅之意。
  眾人素聞謝煙客生性殘忍好殺,為人忽正忽邪,行事全憑一己好惡,不論**或是白道,喪生于他手下的好漢指不勝屈,今日他受十人圍攻而居然不傷一人,可說破天荒的大慈悲了,但若有人敢拿他的話當成玩笑,那真是可以好好的試試這個魔頭的手段了。
  周辰搖頭道:“在下和謝先生無冤無仇,自然不會要求你自殘、自殺。”
  謝煙客滿意點頭:“如此就好,你有什么要求盡管···。”
  “等一下。”雪山派耿萬鐘突然出口打斷道:“謝先生,且慢,在下有話要說。”
  謝煙客回頭問道:“干什么?”
  耿萬鐘道:“請問謝先生,那塊鐵片,真的是玄鐵令嗎?”
  謝煙客眼睛瞇起,嘿嘿笑道:“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耿萬鐘道:“倘若是玄鐵令,自然與我等無關。但若不是玄鐵令,那謝前輩就無需遵從所發的誓言了。”
  “哦,原來如此”謝煙客應和著,眼珠轉動,卻不說這枚玄鐵令是真是假。
  “呵呵···。”周辰冷笑,這一個個的打得到都是好算盤,他突然將鐵片高舉,朗聲念道:“玄鐵之令,有求必應。”
  將鐵片翻了過來,他又念道:“摩天崖謝煙客。”
  頓了一頓,周辰說道:“這等玄鐵刀劍不損,天下罕有。”說完,起身拔起地下一柄長劍,順手往鐵片上斫去,叮的一聲,長劍斷為兩截,上半截彈了出去,那黑黝黝的鐵片竟是絲毫無損。
  周辰臉色一沉,厲聲喝道:“這玄鐵令諸位難道還分辨不出真假?”
  目光掃過眾人,看到之人皆下意識的避開他的目光,最后周辰望向謝煙客。
  謝煙客干咳一聲,臉上有幾分不自在,這才開口道:“當然是玄鐵令,自家的東西難道我還認不出來么?”
  說完,眼神看向耿萬鐘,陰測測的道:“你這少年郎要不要求老夫宰了他,不過片刻的功夫,快得很。”
  耿萬鐘聞言臉色一白,頭上冒出冷汗,現在終于知道什么叫翻臉不認人。
  周辰自然不需要謝煙客動手,殺個人就要兌現玄鐵令的誓言也太便宜了,如果真看耿萬鐘不順眼,自己出手就是,何必勞動別人。
  “不需勞謝先生動手,如此跳梁小丑,殺他反而臟了手。”
  耿萬鐘聞言大怒,但不知為何心中反而松了口氣,他向后退了幾步,悄然的鉆入人群中。
  周辰打量四周一眼道:“這里不是講話之所,謝先生咱們到別處再聽聽我所求之事如何?”
  “好!”
  謝煙客點頭,然后當即排眾而出向門外走去,周辰緊隨其后,周圍人根本不敢有絲毫阻攔。
  兩人剛出門,沒行出多遠,忽然一道身影從樓內奔出,小乞丐石破天在后面大喊:“等···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