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22)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22)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22)     

暗黑武俠世界112 一個要求

“什么,你想學老夫的彈指神通和碧針清掌?”侯監集五里外的一處松林之下,周辰和謝煙客相對而立,而小乞丐石破天則喘著粗氣狼狽不堪的躺倒在地。
  周謝二人有輕功在身,一躍數丈,轉眼就不見了蹤影,這可苦了在后面緊追的石破天,幸好他從小在山里長大,走起山路來并不覺得吃力,找準方向,憑借著一股傻勁兒,拼了命的跑出了五里路,頭昏眼花已然到了極限,這才看到了前面遙遙相對的二人,一口氣支撐不住,直接癱倒在地。
  “這個要求難道不行?”周辰淡淡的道。
  謝煙客嘿嘿冷笑:“你這少年人果然好算計,不過老夫言而有信,告訴你這兩門功法也無不可,聽好了。”
  謝煙客口述一遍彈指神通和碧針清掌的口訣,然后又親身示范了一番,周辰默默地記在心中,對著兩門功夫終于有了初步的了解。
  “如何?你如果不是笨到了極致,怎么都應該記住了才是。”
  周辰滿意點頭:“多謝,在下已然了然于胸了。”說完,將手中的玄鐵令扔給了對方。
  謝煙客接過,摩挲了片刻,望向周辰的目光卻是不懷好意。
  “恩怨結清,現在老夫或許可以和你談談別的了。”
  周辰察覺到謝煙客的惡意,知道對方是不想將自家的得意功夫泄露出去,所以起了殺人滅口的心思,難怪剛才傳授時會不打折扣,原來是在這等著他呢!
  周辰不懼怕謝煙客,但憑白打一場卻也非他所愿,他搖頭道:“聽說謝先生當年曾發下毒誓,不論從誰手中接過這塊令牌,都須依彼所求,辦一件事,即令對方是七世的冤家,也不能伸一指加害于他,誓言猶在耳,謝先生就想反悔了么?”
  “這你也知道?”謝煙客驚愕的道。
  “在下既然要拿玄鐵令求先生辦事,謝先生的一些過往自然是要打聽清楚的。”
  “哼,果然是奸猾的小輩。”謝煙客覺得自己一拳仿佛打在了棉花上,空有力氣卻怎么也使不出來,不覺心生懊惱之意,看了周辰兩眼,越加覺得這俊逸的臉龐可惡至極,但又拿對方沒什么辦法。
  謝煙客心中郁結,猛然轉身,不愿在看這讓人著惱的面容,朝前飛奔而去,一路之上長嘯不斷,震得四周的鳥獸不斷的驚慌逃散,片刻功夫,他就消失在天邊,不見了身影。
  周辰算是對了這個家伙的古怪脾氣有了最直接的認知,搖搖頭,不再去想,也起身邁步朝前行去。
  小乞丐石破天見狀,趕緊爬起身,像條尾巴一般,跟在了周辰的身后。
  這次周辰到沒有在用輕功疾行,石破天跟著還不算吃力。
  兩人一路向前,似乎漫無目地的亂走,直至午時,上了大路來到了一家面店前。
  周辰不加理會,繼續向前,可走處不遠,卻聽不到身后的動靜,不自覺的回轉身來,看到石破天正看著里面新出鍋的白面饅頭流口水,他腹中鼓響如雷,原來是又餓了。
  周辰皺眉,本想不加理會,但抬頭看著天上明晃晃的太陽,心中不禁嘆息一聲,起身朝面店內走去。
  小乞丐石破天見狀大喜,趕緊跟在他身邊,這一路上兩人基本沒有交流,走路、吃飯、休息全靠周辰做主。
  小面店中,周辰要了一盤饅頭,拿起一個慢慢地吃起來。
  石破天眼望饅頭,不住的口咽唾沫,卻始終不曾動手。
  “吃吧,這頓我也請你。”周辰現在覺得自己都快成保姆了。
  石破天聞言歡喜的點頭,伸手去抓饅頭,大口的吞咽,連說:“好吃,好吃···。”
  一會工夫,一盤饅頭大半全入了石破天的肚中。
  周辰見他吃得差不多了,問道:“你為何總是跟著我?”
  石破天嘿嘿的傻笑道:“跟著你有飯吃。”
  周辰臉一黑,就要發作,可看著石破天認真臉龐,知道他說的全是實話,并不是虛言戲耍他,心中嘆氣,也沒了和他計較的心思。
  起身結了飯錢,周辰沿大路前行,石破天趕緊跟上。
  兩人向著東南方走了一陣,石破天望望天上烈日,忽然走到路旁去采了七八張大樹葉。
  周辰只道他小孩喜玩,也不加理睬,哪知他將這些樹葉編織成了一頂帽子,交給周辰,說道:“太陽曬得厲害,把帽兒戴上吧。”
  周辰給他鬧得啼笑皆非,他有功夫在身寒暑不侵,但見石破天滿頭大汗,滿臉真誠,不忍拂他一番好意,便把樹葉帽兒戴在頭上,炎陽之下,戴上了這頂帽子,倒也涼快舒適。
  走出不遠,周辰聽到身后的粗重喘息聲,眉頭輕皺,轉過身來,一掌拍在了石破天的肩膀。
  一道內勁送入他的體內,石破天只覺的渾身燥熱盡去,舒爽無比,邁步走了幾下,連身體都輕快了幾分。
  “這是什么,如此厲害?”
  “這就是武功的好處。”周辰悠悠的道。
  “武功?”石破天眼睛亮了幾下,他來到周辰近前,摸頭傻笑道:“你是個好人。”
  好吧,如果是前世被人這樣說,周辰絕對會啐那家伙一臉,但現在卻知道石破天這小子根本就不會明褒暗貶,他的情商還沒還沒發達到會轉彎兒的地步,既然這樣,他也只能眼角抽搐的默認接受了。
  “以后不許這樣笑。”
  “為什么?”
  “你笑的樣子知道有多傻么?”
  “哦,嘿嘿···。”
  “唉!!!”
  一日后,兩人來到一處小市鎮上,石破天看著街邊的飯館道:“大哥你請了我好幾次,我也請你一次,咱們上飯館子去吃個飽飽的。”說著,強拉著周辰之手,走進了路邊的飯店。
  “不要叫我大哥。”周辰揉著額頭,覺的真是頭疼。
  “你年紀比我大,自然是大哥。”
  “閉嘴!”
  “哦,大哥,你想吃點兒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