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14 賞善罰惡令

周辰聽到長樂幫司徒幫主幾個字時,眼睛瞇起,心中思量,司徒幫主莫非是八爪金龍司徒橫,看來這個時候石中玉那小子現在還沒有成為長樂幫的幫主,如今恐怕剛剛從雪山派逃出來,難怪前些時雪山派和石清夫婦相遇如同路人一般,畢竟石中玉在雪山派干的那些‘破事兒’,將他千刀萬剮都不為過。
  周辰心中想個不停,但下方四人卻是越斗越狠。
  那丑漢子狂吼一聲,揮刀橫掃過去,大悲老人側身避開,向那道人打出一拳,刷的一聲響,丑漢的鬼頭刀已深深砍入樹干之中,運力急拔,一時竟拔不出來,大悲老人右肘疾沉,向他腰間撞了下去。
  大悲老人在這三名好手圍攻下苦苦去撐,已知無悻,他苦斗之中,眼觀八方,隱約見到樹后藏得有人,料想又是敵人,眼前三人已無法打發,何況對方更來援兵?眼前三個敵手之中,以那丑臉的漢子武功最弱,唯有先行除去一人,才有脫身之機,是以這一下肘錘使足了九成力道。
  但聽得砰的一聲,肘錘已擊中那丑漢子腰間,大悲老人心中一喜,搶步便即繞到樹后,便在此時,那道人的鏈子錘從樹后飛擊過來,大悲老人左掌在鏈子上斬落,眼前白光忽閃,急忙向右讓開時,不料他年紀大了,酣戰良久之后,精力已不如盛年充沛,本來腳下這一滑足可讓開三尺,這一次卻只滑開了二尺七八寸,嗤的一聲輕響,瘦子的長劍刺入了他左肩,竟將他牢牢釘在樹干之上。
  這一下變起不意,那石破天忍不住“咦”的一聲驚呼,當那三人圍這老人時,他心中已大為不平,眼見那老人受制,更是驚怒交集。
  周辰聽到動靜,見他憤憤不平的模樣,在他肩上拍拍,示意他稍安勿躁。
  只聽那瘦子冷冷的道:“白鯨島主,敬酒不吃吃罰酒,現下可降了我長樂幫吧?”
  大悲老人圓睜雙眼,怒喝:“你既知我是白鯨島島主,難道我白鯨島上有屈膝投降的懦夫?”用力一掙,寧可廢了左肩,也要掙脫長劍,與那瘦子拚命。
  那道人右手一揮,鏈子錘飛出,鋼鏈在大悲老人身上繞了數匝,砰的一響,錘頭重重撞上他胸口,大悲老人長聲大叫,側過頭來,口中狂噴鮮血。
  石破天再也忍不住,急沖而出,一邊跑一邊回頭叫道:“大哥,他們三個壞人,怎么一起打一個好人,你幫幫他可好?”
  周辰從樹后轉出,卻不為所動,說實話兩世的經歷他早就不在是熱血青年,主世界前半生的江湖流浪,早就將他的心磨練的堅硬如鐵。
  只見石破天奔到樹旁,擋在大悲老人身前,叫道:“你們可不能再難為這老伯伯。”
  那瘦子先前已察覺身后有人,見這少年奔跑之時身上全無武功,卻如此大膽,定是受人指使,看到隨后出來的周辰頓時加了幾分小心,伸手拔下了嵌在樹干上的鬼頭刀,喝道:“小鬼頭,是誰叫你來管老子的閑事?我要殺這老家伙了,你滾不滾開?”揚起大刀,作勢橫砍。
  石破天道:“這老伯伯是好人,你們都是壞人,我一定幫好人。你砍好了,我當然不滾開。”他母親心情較好之時,偶爾也說些故事給他聽,故事中必有好人壞人,在那小孩子心中,幫好人打壞人,乃是天經地義之事。
  那瘦子怒道:“你認得他么?怎知他是好人?”
  石破天道:“老伯伯說你們是什么惡徒邪幫,死也不肯跟你們作一道,你們自然是壞人了。”轉過身去,伸手要解那根鏈子錘下來。
  石破天實不知天高地厚,昨日侯監集上金刀寨人眾圍攻吳道通,一來他不知吳道通是好人還是壞人,二來這幾人在屋頂惡斗,吳道通從屋頂摔下便給那高個兒雙鉤刺入小腹,否則說不定他當時便要出來干預,至于是否會危及自身,他是壓根兒便不懂。
  那瘦子見石破天有恃無恐、毫不畏懼的模樣,心下登即起疑,看著周辰目光詭異:“這小鬼倚仗的少年人是個什么來頭,居然敢在長樂幫的香主面前聒噪?”
  心中猶豫,變加了幾分試探,當下舉起鬼頭刀,喝道:“我不知你是什么來歷,不知你師長門派,你來搗亂,只當你是個無知的小叫化,一刀殺了,打什么緊?”呼的一刀,向那小丐頸中劈了下去。
  不料石破天一來認死理,二來不懂兇險,竟是一動也不動。
  那瘦子一刀劈到離他頭頸數寸之處,這才收刀,贊道:“好小子,膽子倒也不小!”
  那道人性子暴躁,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抬手就是一掌,照著石破天的臉頰煽去。
  “小崽子,滾開。”
  手還未至,忽聽身后破空聲起,臉色微變,不敢怠慢,回身一掌劈去,咔吧,一節枯枝被擊為兩段。
  周辰緩緩的走了過來,看了他們笑了笑:“長樂幫,長樂幫,呵呵···。”目光玩味異常。
  他轉首看向石破天,然后打量了大悲老人一眼,淡淡的道:“傷勢太重,沒得救了。”
  石破天大驚:“這···這該怎么辦?”
  大悲老人性子孤僻,生平極少知己,見這少年和自己素不相識,居然十分維護,心生感激,勸慰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程某垂暮之年,活了這么大的歲數,即便今日死了,也沒什么遺憾了。”
  什么‘垂暮之年’、什么‘沒有遺憾’,石破天全然不懂,大聲道:“你是好人,不能給他們壞人害死。”
  大悲老人聞言苦笑,牽動傷勢,大聲的咳嗽起來,嘴里噴出血沫,眼看是不成了。
  周辰道:“沒有遺憾,我看不然,被人所殺,豈能沒有怨恨。”
  大悲老人看向長樂幫幾人,臉現猙獰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