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16 十八泥人

羅漢伏魔功、降龍伏象功、易筋經是少林三大神功,能夠從七十二絕技中脫穎而出,可見羅漢伏魔功的厲害。
  羅漢伏魔神功練法其實是繪于一十八個小木偶之上,外層敷以泥粉,這才變成了這十八個泥人,捏碎外面的泥土,就可以得到里面真正的神功,該功集佛家內功之大成,深奧精微,練時需屏絕一切俗慮雜念,但習練者又不可過分耽于練功,以免近乎于“貪”,違背佛法,如此修練才能有望小成。
  石破天見到這許多泥人兒,十分喜歡,連道:“真有趣,怎么沒衣服穿的,好玩得緊。要是娘肯做些衣服給他們穿,那就更好了。”
  經過幾天相處,周辰對石破天這種時不時冒出的‘傻氣’基本能做到視而不見,他將裝泥人的盒子重新蓋好揣入懷中,然后將大悲老人身上的其它遺物翻檢一遍,見沒有什么特別之物,這才起身來到丑臉漢子身邊,提起他向遠處奔去,繞過一棵大樹,將他扔到地上。
  周辰負手而立,緩緩道:“在下有幾句話要問,你若能如實回答,我可以讓你沒有痛苦的去死。”
  丑漢嘿嘿冷笑,直直的盯著周辰,眼神嘲弄。
  周辰不為所動,直接開口道:“賞善罰惡令是從何時流傳江湖的?”
  丑漢閉口不言,只是冷笑。
  周辰搖頭,道:“總有些人自以為是,看不清狀況。”說完,在丑漢身上連點幾下。
  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從體內傳來,丑漢眼睛驟然瞪大,忍不住嘶吼出聲,不過片刻功夫,渾身上下如同從水里撈出來的一般,已經被冷汗濕透。
  “你休想知道,老子死也不會告訴你。”丑漢明知必死,心中憤恨,自然不想讓面前的小子如愿以償。
  周辰淡淡的道:“其實死也是一種解脫,冥頑不靈的下場只會讓你生不如死。”言畢,再次一指點下。
  “啊!!!”
  丑漢眼中血絲密布,瞳孔都開始不自然的放大,再也忍耐不住,大聲的慘號起來···。
  一會工夫后,周辰心滿意足的走了回來,此時見面前出現一個簡陋的墳冢。
  “這里沒鋤頭,挖不來坑,只能去搬些泥土石塊、樹枝樹葉,將老伯伯的尸身掩蓋了。”石破天在旁道,他年小力弱,勉強將尸體蓋沒完畢,已累得滿身大汗:“剛才是怎么回事,我這里都聽到那人的哭號了,大哥你沒打他吧?”
  周辰睜眼說瞎話道:“那人對自己曾經的所作所為沒有清楚的認知,我讓他認清了自己的錯誤,他幡然悔悟,所以才痛哭流涕、悔不當初。”
  “哦···。”石破天似懂非懂,但還是高興道:“那人也是好人呢。”
  周辰眼角抽搐,尼瑪,自己這見鬼的理由,也就只能騙騙石破天吧!
  “好了,走吧!”
  石破天道:“大哥咱們這是要到哪里去呀?咱們去找我娘和阿黃好不好?”
  周辰漫不經心的胡扯道:“就咱們兩個想找人,天大地大難如登天一般,人多好辦事,咱們去的地方有好多人,到時發動他們一起找,這樣機會才大些。”
  石破天高興道:“好,就聽大哥的。”
  兩人出了樹林,一路向南,行出不遠,周辰見石破天走的實在太慢,干脆拉起他,運轉輕功,疾奔而行,石破天只覺的身體好似騰空而起,勁風撲面,樹木飛速的倒退,大叫‘有趣’,興奮異常。
  走到了天黑,也不知行了多少里路,到了一處深山之中,兩人生起篝火,在此地露宿。
  石破天只覺雙腿酸軟,身子搖幌了兩下,登時坐倒在地,只坐得片刻,兩只腳板大痛起來,又過半晌,只見雙腳又紅又腫,他驚呼:“大哥,我的腳腫起來了。”
  周辰見此,一掌拍在他的背后,內勁流轉,石破天腳上的紅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
  石破天大是驚奇,站起身跺跺腳,和原來無異,高興地在周圍張羅,做起飯來···。
  十數日后,鎮江在望。
  一艘渡船之上,艄公在船頭大喊:“諸位坐好了,開船嘍···。”
  船上稀稀疏疏的有十幾名船客,其中有人道:“船老大,這么急著開船作甚,我那兄弟還沒來,稍等片刻如何,船上不是還沒坐滿么。”
  艄公拱手告罪道:“實在沒辦法,長樂幫的規矩,我們這船要在碼頭上多停上一刻,就要多交上一份銀錢,對不住了,您那兄弟只能坐下一趟了。”
  船老大的話,所有人都聽在耳中,其中一些人小聲的議論起來。
  “娘的,這長樂幫實在過分,搜刮地皮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這還算是輕的,像那些下九流的生意,長樂幫都明目張膽的在做,何況是這停船錢。”
  “唉,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官府就看著長樂幫欺壓良善不成,難道也不管管?”
  “你這老學究懂得什么,官府不是不管,而是不敢管,鎮江城內官府算個屁,真正說話做主的還是長樂幫···。”
  周圍人雖然壓低聲音,但這還逃不過周辰的耳朵,他恍若未聞,靜靜地坐在船邊。
  石破天卻是大感興趣的東張西望。
  就在這時,岸邊忽然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
  “船家,快將船劃過來,我要過江。”
  船上諸人轉睛向聲音來處瞧去,只見說話的是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身穿淡綠衫子,一張瓜子臉兒,雖然年紀不大,略顯稚嫩,但已隱隱的露出秀麗美艷之色,一雙清澈的眼睛凝視過來,船上的人大都看直了眼兒。
  石破天也呆愣愣的開口道:“這姑娘可真好看。”
  周辰聞言好笑,心說這傻小子也知道看美女了,果然都是男人的本性,到了歲數在不通男女之事,也知道美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