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17 羅漢伏魔功

艄公道:“姑娘稍等盞茶的功夫如何,等我將這些船客送到對岸,回轉后再來接你。”說完,又將長樂幫的規矩重新講了一遍。小姑娘不屑撇嘴道:“什么狗屁規矩,我有急事,你將船劃過來,我多付你銀錢。”
  艄公卻是個死腦筋,只是搖頭,并不應允,兩人隔江喊話,始終難以達成默契,此時船順江而下已經離岸越來越遠,小姑娘終于忍不住惱火道:“你給我等著。”
  船上的幾個無賴子,見狀來了興趣,調笑道:“姑娘,哥哥晚上有空,一定等你來呀,哈哈···。”
  綠衫小姑娘恨恨的一跺腳,轉身離開了江岸。
  船只順風順水很快就到了對岸,周辰和石破天下得船來,回望大江的對面,哪里還有那個小姑娘的身影。
  周辰倒是無所謂,只是石破天卻是時不時的回頭張望,有些魂不守舍的樣子,他們二人隨著人流進了鎮江城,街上行人如織,熱鬧的很,找了家客棧住下,到了晚間,周辰離開客棧,朝一處大宅潛行而去。
  這棟宅院占地不小,緊挨著長樂幫的總舵所在,周辰翻墻而入,落地無聲,傾聽片刻,沒有什么動靜,便向后院潛去。
  后院的一間大屋,燭火搖曳,人影憧憧,隱隱約約的有對話之聲從里面傳出。
  周辰悄無聲息的靠近,來到窗下,功聚于耳。
  “···何香主不過提了賞善罰惡令一句,幫主就勃然大怒,說何香主煽動人心,圖謀不軌,當即下令將他扣押起來了,不知道現在怎么樣,以后如何處置?”
  “何香主提出這件事來,也是為全幫兄弟著想,善惡二使復出江湖之期已然不遠,幫主如此處置,眾兄弟根本就不服啊···。”
  “可不是,他司徒橫自做幫主以來,獨斷專行,不可一世,何曾問過我等的意見。”
  “······”
  “好了,諸位你們今日找我來究竟有何事,難道只是為發這些牢騷不成?”
  “貝先生,我們來這里只是想讓你拿個主意而已。”
  “什么主意?”
  “就是···。”
  說到最后已然低不可聞,顯然是到了緊要的部分,刻意如此這般,謹防隔墻有耳,怕被別人聽了去。
  周辰皺眉,不過下一刻就放松開來,這些人密謀些什么,他即便不聽也能知道,無非是想著怎么將司徒橫趕下幫主之位。
  至于那個貝先生,應該是此處的主人,長樂幫幫主司徒橫的左膀右臂,著手回春貝海石。
  這個貝海石是長樂幫中的軍師,心機智計均是一等一的江湖老手,老謀深算之極,雖然人稱“著手回春”貝大夫,但論針灸醫術未必便是真的妙手回春,應該遠遠比不上薛慕華、胡青牛、平一指等神醫,估計也不是程靈素、張無忌等人的對手,但是在俠客行這本小說里面,這個可以算得上是個久病成醫的老病號,有這么一點水平,應該比飛狐里面的閻基有水準。
  這個人其實野心勃勃,一直想要謀奪長樂幫,不過現在倒是一個潛在的合作對象,周辰暗暗想到。
  屋中的聲音‘消失’一段時間之后,終于又恢復了正常,就聽里邊道:“貝···貝先生,你說怎么辦,便是怎么辦,你的主意,總比我們高明些。”
  貝海石說道:“關東四大門派應該不會因此為難咱們,即便真是因此責難,也無需懼怕,咱們長樂幫又不是阿貓阿狗,還能讓他們占得便宜去,更何況關東四大門派的底,咱們已摸得清清楚楚,軟鞭、鐵戟,一柄鬼頭刀,幾十把飛刀,那也夠不上來跟長樂幫作對。至于司徒幫主的事,是咱們自己幫里家務,要他們來管什么閑事?只不過這件事若是在江湖上張揚出去,到有幾分不妥,大家對外就說司徒幫主自愿退位讓賢好了。咳,咳···真正的大事,大伙兒都明白,卻是俠客島的‘賞善罰惡令’,那非幫主親自來接不可,否則···否則人人難逃這個大劫呀。”
  “貝先生說的是,長樂幫平日行事如何,大家都心里有數,咱們弟兄個個爽快,不喜學那偽君子的行徑,人家要來‘賞善’,是沒什么善事好賞的,說到‘罰惡’,那筆帳就難算得很了,這件事若無幫主主持大局,只怕···只怕···唉···。”
  貝海石道:“因此事不宜遲,依我之見,咱們須得盡快將幫中之事安排妥當,只要有幫主坐鎮總舵,無論那人是不是姓司徒,都無甚重要了,只要有幫主的名號,大伙兒抵御外敵之時,心中總也能安定些,可是也不是?”
  眾人都點頭道:“貝先生所言甚是。”
  隨后眾人又聊了幾句,有人道:“米香主幾人去追大悲老人,怎么還沒有消息傳回,莫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
  “呵呵,云香主你這就有些多慮了,米香主三人聯手之下,以大悲老人之能都要退避三舍,江湖上又有幾人能敵,不大可能有意外發生的。”
  “但愿如此吧···。”
  眾人商議已定,紛紛起身告辭,貝海石親自將他們送出門外,回轉時腦中還想著剛才的謀劃,想著長樂幫過不了幾日就能完全掌握在手中,以他的城府臉上也不禁露出幾分志得意滿之色。
  貝海石回到自己的房外,推開門剛要走進去,抬起的腳卻突然停住,他眼神變幻莫測,定定的看著屋中好似憑空出現的少年人。
  “你是誰?”
  貝海石眼神漸漸的轉為冷厲,剛才的那一番密談,此人聽沒聽到,或者說是聽到了多少,現在要不要立刻殺人滅口,但天生謹慎還是讓他沒有立刻動手。
  周辰拿起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笑著對貝石海道:“貝先生,咱們做個交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