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第十章登場

【我真是無語,連開*山*刀三個字尼瑪都會被河蟹呀,沒辦法只能改成長刀了】擂臺上,周辰持劍而立,精神集中,盯著對方動作。
  灰衣青年見此,略有不屑,他開口道:“小子,若是現在認輸還來得及。”
  周辰笑道:“兄臺好大的口氣,還是手底下見真張吧。”
  宋天舒冷笑,他本來也算成名人物,比斗經驗十分豐富,對面前的少年并不怎么放在心上,擂臺之上比試,死傷在所難免,那少年若是主動認輸,還則罷了,現在卻還想較量一番,如此不識抬舉,他決定此次不在留手,直接宰了對方。
  周辰眉頭微皺,似乎感受到了宋天舒的兇惡之意。
  到了此時,說什么都沒用了,還是先下手為強吧。
  周辰眼中掠過一絲寒芒,手中長劍如靈蛇吐信般,分心便刺。
  “來的好。”宋天舒仰天大笑,厚背長刀劃出一道詭異的弧線,直斬周辰持劍的手腕兒。
  手中長劍下翻,劍尖兒疾刺,發出輕微的破空之聲,直接點在了刀背上,將長刀震得一偏。
  宋天舒心頭一跳,好快的劍那,原本的輕視頓時收起了幾分,不過殺周辰之心卻是更盛,畢竟刀斬無名之輩算不得本事,只有殺掉有實力的對手,才能被江湖人牢記、傳頌,他名利之心頗重,任何揚名之舉都不愿放過。
  宋天舒一刀緊似一刀,一刀快似一刀,刀刀不離周辰的要害,恨不得立刻將這少年劈成兩瓣兒。
  周辰毫不示弱,身形閃動,劍勢如連綿流水,寒光盈動,傾而不絕。
  兩人皆是以快打快,以攻對攻,尖嘯破空之音此起彼伏,場面霎時變得火爆異常。
  擂臺下的看客,為如此激烈的比試所吸引,呼喝叫喊聲為之一靜,皆是全神貫注的看向上面,眼睛眨也不眨,生怕錯過擂臺上的任何一個細節。
  這里如此平靜,開始還沒人發覺異常,但時間一久,自然引得周圍人的注目,其它擂臺的下的江湖豪客,漸漸的朝戊號擂涌來。
  “那臺上使刀的是誰,好俊的功夫,一刀劈下真快如閃電一般,而且隨著刀式展開,出刀速度居然還在提升,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知道那位是誰么,那可是潞州快刀宋天舒,能用出如此刀法,自然不是凡俗之輩。”
  “快刀宋天舒,好像略有耳聞,不過,對面使劍的少年是誰,出劍之速,竟然不下于宋天舒,真是厲害。”
  “那少年我也不曉得,不過應該不是無名之輩吧。”
  “即便以前聲名不顯又如何,經此一戰,也算揚名衛城了。”
  “是啊,真是讓人嫉,啊不,羨慕啊···。”
  此時,陸小倩幾人所在,都目不轉睛的看著擂臺上的比試,只有白浩生有些愕然。
  白浩生怎么也沒想到擂臺上的比試如此激烈,兩人到現在為止,居然平分秋色,宋天舒竟然沒占到一點兒便宜,那個周辰究竟是從哪冒出來的,有這樣的本事,為什么以前卻從沒聽說過,真是失察呀。
  白浩生到此其實就是沖著擂臺之比來的,四海幫做為衛城的三大幫派,在整個東江郡來說都是舉足輕重的勢力,畢竟衛城是東江郡的首府,水路碼頭交匯,在整個郡內都是一等一的繁華所在,能在這里立足,沒有幾分實力怎么能行。
  四海幫招收幫眾弟子,雖然震動最大的是東江郡和其相鄰的幾郡,但整個南方武林收到風聲的也不在少數,做為平靜許久江湖中,突然出現的一件不大不小的武林盛事,白云山莊自然要有所動作,為下次的月旦評騰出幾分版面,略微的提上幾筆,所以才派了白浩生前來。
  白浩生是白云山莊白家的旁系子弟,本身不受重視,這次更是被打發到‘窮鄉僻壤’的嶺南東江郡來,心中的郁悶可想而知。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敢有絲毫怨言,老老實實的來到這,看看這‘寒酸’的嶺南武林盛會有什么值得可以在月旦評上提及的。
  結果一見之下,頓時和他心中所想的一樣,水平之低,沒有絲毫亮點,不過遇見的美女倒是十分養眼,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安慰,可他又不是為了胭脂榜來尋花問柳的,還是先將私事放在一邊,白云山莊的任務可不容有失。
  看了幾場比試,都不入眼,但周辰的出現卻給了他一個額外的‘驚喜’。
  當然這不是說,周辰的功夫之高,已經可以入月旦評的榜單之上了,畢竟江湖之大,武功比周辰高強者多不勝數,主要是以他如此年紀就有這種實力,在白云山莊都會有資料備案提及的,可來時白浩生在察及相關的情報時卻絲毫沒有此人的支言片語,這讓他對白云山莊派駐東江郡本地搜集情報之人有了很大的不滿。
  擂臺之上,宋天舒越打越是心驚,他的三十六路快刀已經施展到了極致,可面前的少年卻依然應對的滴水不漏,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樣,這讓他心中有些發慌。
  不能輸,怎么能輸給一個無名之輩呀,我宋天舒可不想成為他人揚名的踏腳石。
  兩人又交手了片刻,宋天舒知道想要憑現在的刀法贏對方已經不可能了,唯有出奇制勝,他心中發狠,實在不行,只能動用最后一招了。
  就在這時,周辰一劍斜挑,快若雷霆,直接在宋天舒肋部劃開一條半寸深的傷口。
  劇痛讓宋天舒幾乎失去理智,極致此刻,他雙眼發紅,突然大喝一聲,猛然劈出三刀,將周辰暫時擊退,他不進反退,橫刀于身前,精氣神凝于一線,一道血色霧氣順著肋下傷口融于長刀之上。
  周辰持劍在手,飄飛后退,見宋天舒并沒有追擊,反而站在遠處收刀蓄勢,本能的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
  正要有所動作,對面宋天舒驟然抬頭,滿臉血色涌動,青筋如蚯蚓一般,密布額頭,猙獰之色閃現仿佛地獄中的惡鬼般,望向周辰。
  “這是,不對,這是魔功···。”白浩生驚訝出聲,他畢竟見多識廣,立刻就判斷出宋天舒此刻的狀態不對勁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