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18 著手回春貝海石

月色如水,淡淡的光華映照下來。周辰離開了宅院,站在門口看著身后陰晴不定的貝海石,笑道:“貝先生,何必如此多禮,送到這里就可以了。”
  貝海石恨不得將面前的少年碎尸萬段,但他捂著胸口,想著剛才的一番交手,仍然暗暗心驚,體內一股陰寒的真氣在不斷的肆虐,這正是周辰給他留下的‘禮物’。
  貝海石道:“希望閣下說話算話,到時老夫定會助你成為長樂幫的幫主。”
  周辰笑道:“貝先生,真是太過謹慎多疑了,在下還是那句話,長樂幫在下根本就不在意,之所以求助閣下,讓你助我一臂之力成為幫主,主要還是‘賞善罰惡令’之事,在下想去俠客島一趟,至于這個中的原因卻是不好明說,呵呵···。”
  周辰神色坦蕩,誠懇至極,而這也正是他的心里話,現在江湖人聞善惡二使談虎色變,只以為俠客島是龍潭虎穴有去無回,當然確實是有去無回,不過這倒沒有什么危險,而是一大幫子幫主、門主、武林高人研究武功,研究的都快癡迷了,不愿回來而已,這才以訛傳訛之下,讓俠客島成了第一兇險之地。
  當然周辰也可以不做這個勞什子的狗屁長樂幫主,直接自己雇船渡海,去尋俠客島,可這其中的風險卻是倍增,江湖上知道俠客島在何處的少之又少,茫茫大海之上,去哪里尋找呢?這又不同于現代船上有各種雷達、定位系統,一旦出海,煙波浩渺之下,實在無益于大海撈針一般。
  所以周辰只得先成為一幫之主,混一個俠客島的入場名額才行,到時跟著眾人前去,自然可以達成目地。
  “那幫中的事物···?”貝海石目光閃爍,試探的道。
  “在下閑云野鶴慣了,不耐煩那些瑣碎的麻煩事,自然全交給貝先生處理就好了。”周辰無所謂的道。
  貝海石行走江湖多年,老奸巨猾,見他神情不似作偽,心中微微的放松了一些,其實在他的預想中,趕走司徒橫之后,因為賞善罰惡令的關系,就會扶住一個傀儡成為長樂幫的幫主,而他則在幕后操縱一切,這個人選他早有了目標,那就是前些時突然加入長樂幫的石中玉。
  此人武功稀松平常,但卻驕縱異常,難得人心,雖然有幾分小聰明,可在貝海石這條老狐貍眼中,其實根本就對他構不成威脅,而且他對這小子的脾氣秉性知之甚深,自有辦法將其哄騙好了,讓其乖乖的成為自己手上的一枚棋子。
  本來一切都準備妥當,就差選好時機發難了,沒想到今晚卻多了周辰這個變數。
  想到剛才在房中,周辰提出他要成為長樂幫幫主時,自己的驚愕,甚至覺得這突然冒出來的小子是不是得了失心瘋,但經過片刻的交手,貝海石就完全推翻了自己的剛才的臆斷,這小子是個高手,最起碼比他要強得多,而且在他看來,幫主司徒橫的武功恐怕都及不上此人。
  既然有了如此強硬的身手,那么自然也就有了談判的資本,貝海石還是很明智的選擇了放棄對抗,選擇對話,彼此間看看有沒有合作的可能。
  經過一番唇槍舌戰,利益交換,最終兩人勉強達成了默契。
  貝海石不是好相與的人,被人半是脅迫,半是威逼利誘的趕鴨子上架,心中多少都有幾分怨懟,不過他又是個極其聰明的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做出適當的妥協退讓。
  同時在他來看,周辰已經多半是死人了,俠客島之名讓人聞風喪膽,這小子若去,即便武功再高又能如何,肯定是回不來了,自己不僅能出一口氣,而且長樂幫以后還完全的屬于他,這中間雖然有了些波折,但結果讓人滿意就可以了,無需計較太多。
  想通此處,貝海石臉上露出笑容,略帶幾分恭敬的送周辰離開。
  周辰豈能不知他的想法,但卻并不在意,笑著點頭離去,身影在街上三閃兩晃就消失了蹤跡。
  回到客棧,周辰聽到石破天發出震天的鼾聲,笑了笑,回到自己的房間,他來到床上,想了想,拿出裝著泥人的盒子。
  取出一個泥人,周辰看了兩眼,輕輕一捏,刷刷刷幾聲,裹在泥人外面的粉飾、油彩和泥底紛紛掉落。
  周辰抬眼觀瞧,卻見泥粉褪落處里面又有一層油漆的木面,將泥粉在剝落一些,里面依稀現出人形,當下將泥人身上泥粉盡數剝去,露出一個裸體的木偶來。
  木偶身上油著一層桐油,繪滿了黑線,卻無穴道位置,木偶刻工精巧,面目栩栩如生,張嘴作大笑之狀,雙手捧腹,神態滑稽之極,相貌和本來的泥人截然不同。
  這些泥人身上的穴道經脈周辰早已記熟,當下將每個泥人身外的泥粉油彩逐一剝落,果然每個泥人內都藏有一個木偶,神情或喜悅不禁,或痛哭流淚,或裂嘴大怒,或慈和可親,無一相同,木偶身上的運功線路,與泥人身上所繪全然有異。
  當下盤膝坐定,周辰將微笑的木偶放在面前幾上,丹田中微微運氣,便有一股暖洋洋的內息緩緩上升,他依著木偶身上所繪線路,引導內息通向各處穴道。
  這套少林派前輩神僧所創的羅漢伏魔神功,每個木偶是一尊羅漢,共十八羅漢,這門神功集佛家內功之大成,深奧精微之極。
  他全心全意的沉浸其中,練完一個木偶,又是一個,于外界事物,全然的不聞不見,從天明到中午,從中午到黃昏,又從黃昏到次日天明,除了必要的吃喝方便,連續數日皆是如此。
  而在周辰練功期間,鎮江城內,卻是風起云涌,長樂幫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