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20 新幫主和離開

寒風起,烏云遮頂,月色西沉,草棚外只能聽到嗚嗚咽咽的風聲。原本空蕩蕩的草棚,突然空間扭曲起來,下一刻,一個人影憑空出現,落在了地上。
  這個人正是周辰,離開了俠客行的世界,重新回到了主世界。
  周辰甩了甩發暈的腦袋,好一會功夫才算徹底的清醒過來,他四下看了一眼,周圍黑漆漆的一片,那頂門的木樁沒有移動分毫,看來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里,沒有人進來過。
  草棚內一切如常,周辰松了口氣,側耳傾聽,不遠處若有若無的打鼾聲此起彼伏,他笑了笑,鉆進毛氈,正準備睡覺,突然外面一陣風起,一絲淡淡的血腥味兒,飄入了他的鼻端。
  周辰眼睛瞇起,全身驟然緊繃,他總覺的自己好像遺漏了什么,下一刻,突然想起,這一會功夫,怎么沒有聽到守夜人的任何動靜。
  周辰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他悄無聲息的起身,來到門邊,抬起頂門的木樁,打開門,身形一閃,就出了草棚。
  外面風勢更大,吹動他的衣襟獵獵作響,周辰將身形隱藏在暗處,四下打量了一番,見沒有什么可疑之處,眉頭微皺,起身朝著守夜人的位置潛行而去。
  來到荒村的入口處,在一處灰黑的矮墻后面,一處火堆早已經熄滅。
  這是守夜人取暖用的火堆,周辰來到近前,伸手在灰燼處試了試溫度,還能感到其中的溫暖,看來火堆熄滅的時間不長,周圍沒有爭斗的跡象,只在墻角處有一處發暗的黑斑,這是血液浸潤到地表后出現的痕跡。
  周辰看著這一切,眼神若有所思,就在這時一陣輕到極致的腳步聲從身后傳來,他不為所動,仿佛不曾察覺一般,但放在身側的手卻微微的攥起,腳步聲在他身后不遠處停下,似是有些遲疑,然后再次傳來,這次卻沒有了剛才的謹慎小心。
  周辰身體也放松下來,身后的人他已經知道是誰了。
  “林姑娘你也來了,這里看來是出事了,守夜的孫大哥和鄭大哥都不見了。”
  林菀俏麗的面容出現在周辰的身邊,她看了對方一眼,眼神略微詫異,似乎像是重新認識周辰一般。
  說實話,這一路行來,周辰的存在感實在不強,他的身份是商隊陸賬房的遠方侄子,據說有幾分功夫,想跟著商隊去百越郡游歷一番,這些都是明面上展現出來的東西,而且這一路上周辰都是規矩的很,林菀對他沒有太過關注,兩人這些天來雖然經常見面,但要說熟悉那還差得遠,說話總共都沒有超過十句,因此了解并不深,只是沒想到今晚商隊內出現狀況,居然是周辰第一個發現的,這才讓林菀有了幾分驚疑。
  “周兄弟怎么發現這里的,來了多久了?”林菀問道,聲音有幾分試探,顯然是將他當成了一個懷疑的對象。
  周辰摸摸頭,學著石破天的樣子,不好意思的道:“在下晚上多喝幾杯,睡到半夜腹中鼓脹難耐,所以出來方便方便,哪想到方便到一半時,聽到這里有動靜,所以過來看看,結果什么也沒見到,就是現在的模樣了。”
  林菀看他言語認真,不似作偽,疑心稍去,心中暗道,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她在周圍檢查了一遍,柳眉皺起,顯然覺的那兩個守夜之人多半是兇多吉少了。
  就在這時,村內也有了動靜,顯然商隊的其他人發現了這里的異常。
  不一會兒功夫,鏢局的幾位鏢師和趟子手都悉數趕來,打起了火把,照的這里亮如白晝,車夫和伙計也被驚動,到最后文管事挺著大肚腩在一幫人的簇擁下來到此處。
  文管事臉色蒼白,顯然聽到了別人的稟報,知道這里發生的事情,他哆嗦道:“林鏢頭,這,這是怎么了?”
  林菀將事情的經過又說了一遍,文管事腿肚子都在轉筋:“那老孫和老鄭怎么樣了?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呀,都去找,都去找···。”說到最后,終于找回點商家大管事的氣度。
  這些人聞言應諾,打著火把四下翻看,周辰趁這功夫來到了陸文淵的身邊。
  陸文淵看他一眼,低聲道:“怎么樣,沒露馬腳吧?”他們幾人可是偽裝混進商隊的,因為怕被西風三十六盜察覺,所以一直沒有表露身份。
  周辰搖頭,表示無礙。
  陸文淵想了想道:“是不是西風三十六盜下的手?”如果真是西風三十六盜來了,那么說明他們幾人的身份已經暴露,這樣的話,就沒有必要在遮掩下去了。
  周辰再次搖搖頭道:“我看不像,以西風三十六盜的猖狂,怎么可能藏頭露臉的,要真是他們的話,恐怕早就大張旗鼓的找上門來了。”
  陸文淵想著西風三十六盜的行事,覺的周辰所言有理,不過他還是道:“那么現在算怎么回事?”既然和西風三十六盜無關,那么今晚的事難道是別的盜匪所為,可一般的盜匪又哪有本事,在眾人的眼皮底下,悄無聲息的將兩人帶走啊。
  周辰攤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這一夜就在這樣喧鬧中過去,到了天光放亮,所有人回來也沒找到那失蹤的二人,他們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般。
  文管事頂著黑眼圈出來,對眾人道:“今天不趕路了,就歇在這里,大家休息休息,然后繼續找,一定要將那兩人找出來。”
  眾人對望,倒沒有人反對,畢竟這種事誰也說不準會不會發生在自家的頭上,而且現在又是文管事發話,因此大家遵命就是。
  如此三天過去,依然沒有半點消息,幸好商隊內也沒人再次失蹤,文管事實在沒了辦法,總不能老在這里干耗下去,最后找虎威鏢局的幾位鏢師一商量,在第四天的頭上,只得令商隊繼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