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22 往生極樂眾生皆苦

轉過天來,商隊繼續上路。文管事和馬鏢頭清點商隊人手,見不少一人,頓時原本憂心重重的臉色,變的晴空萬里起來。
  文管事甚至雙手合十,嘴中念念有詞,不知在感謝諸天的哪路神佛。
  陸文淵見此輕舒了口氣,對周辰道:“以后商隊應該無事了。”
  周辰從蛛絲馬跡中也摸索出了一些門道,想了想道:“那些人不會來了,難道是有了別的目標?”
  陸文淵笑而不答,只是輕不可查的點了點頭,眼神看向身后越來越遠的小小山村,似乎有著幾分同情、憐憫之色。
  周辰若有所悟,轉首回望,半響后,還是不自覺的嘆息一聲,心中有幾分愧疚。
  周辰不是迂腐之人,反而變通的很,這些山民雖然無辜,但自己又有什么本事救這一方水火呢?若有能力稍加援手倒是無妨,但沒那本事,若還要強出頭,絕對是取死之道,搞不好憑白的惹禍上身,枉送了卿卿性命。
  雖然心中不忍,但現在也只能硬起心腸裝作無視,周辰仰躺在糧車之上,看著幽幽的藍天,忽然覺的自己是如此的無力,許多事都難以掌控,心中對力量的渴望也越加的急切起來···。
  如此日復一日,商隊趕路疾行,離百越郡越來越近,隊內的氣氛也從前些時的壓抑變的輕松起來。
  這一日,日正當午,荒山野地的路邊出現了一座木質樓閣的客棧,商隊來到近前,停車拉馬,在此休息打尖。
  周辰下得車來,看著客棧外面一根高高的木桿上掛的幡子,上面寫的龍門客棧幾個字,眼角不禁一陣的抽搐。
  人肉包子,人肉火燒,人肉烤全羊,頓時一些少兒不宜的畫面涌入他的腦海中。
  荒郊野外,突兀的出現一座供商隊休憩的客棧,這怎么看都不像是做正經生意的地方。
  周辰心中猜疑,看到一個纖細的身影從身旁經過,趕緊追上前去,湊近對方,低聲道:“林姑娘,在下有話要說。”
  林菀停下腳步,轉過頭來:“周兄弟,有何事啊?”
  周辰看著眼前的客棧,直接道:“四周荒山野嶺,此地客棧看來并不怎么妥當。”
  話雖說的略微隱晦,但林菀還是聽明白了,她笑著道:“這里當然不是善地了,能在這種地方開客棧的,又能有幾個是真正的生意人。”
  “那為何還來這里呢?”周辰輕聲道。
  林菀笑道:“沒有關系的,這間龍門客棧的孫掌柜,可是和虎威鏢局算是老交情呢。”
  林菀稍加點撥,周辰腦筋一轉,就立刻明白過來,鏢局行走天下,護送貨物,看似是和各路的匪徒是對立的關系,但其實不然,鏢局和大多數的綠林豪強其實都能攀上關系,每年都會派人去專門打點一番的,不然的話,一趟鏢走下來,每處的匪徒都要劫上一次,即便鏢局的人手上有真本事,也多半會應接不暇,因此鏢局行鏢,手上的功夫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還是看你在綠林上的門路如何。
  若手眼通天,朋友交遍四方,那么鏢車護送的鏢車自然隨處都可去得。
  “原來是這樣,倒是在下多慮了。”
  林菀搖頭,表示無礙。
  看著對方轉身離開,周辰心中明了了幾分,他想了想,便跟著商隊的人走進了客棧。
  客棧門前幾個五大三粗的店小二正在招呼著遠來的客人,他們雖然盡量面帶笑容,做到‘微笑服務’,但一個個丑陋的粗漢,強帶著的笑意,怎么看都是獰笑多些,這哪里像是在招待客人,分明是像屠夫在看一個個即將待宰的羔羊。
  車夫和伙計們都臉色發白,戰戰兢兢的停車,然后將牲口從馬車上卸下來,刷洗飲溜。
  周辰走進客棧的大堂,看到馬鏢頭等人已經十分自來熟的坐在了堂內的空桌凳上,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少婦在眾人中游走,和每個人都能打聲招呼,調笑上兩句,真是八面春風玲瓏如意的很。
  這少婦身姿**,前凸后翹,長相嫵媚,居然是個十分標致的人物。
  少婦拉著林婉的手,說笑道:“好妹子,一年多沒見,長的可越發的水靈了,姐姐看到你,才覺得自己是真的老了。”
  林菀面色微紅,不依道:“孫姐姐哪有你說的那樣,你也變得漂亮了許多,怎么就老了呢?”
  孫二娘笑道:“你孫姐姐現在眼角都有魚尾紋了,和你這如花似玉的年紀相比,自然是老了。”
  林菀剛要說些什么,旁邊就有人道:“孫二娘,快別說這些有的沒的了,趕緊上菜吧,大中午的,大家伙兒可都餓了。”
  “餓死你這個混蛋也是活該。”孫二娘冷哼一聲道:“要不要老娘先上兩斤肉包子塞你的嘴呀?”
  那漢子哈哈大笑,盯著孫二娘挺俏的胸脯道:“要吃也吃孫二娘你身上那兩個,那才過癮。”
  孫二娘冷笑道:“想吃人肉包子還不容易,來人給他上,先撐飽他在說。”
  馬鏢頭皺眉,他是整個鏢隊的話事人,此時開口道:“孫二娘,別聽那小子胡說,照老規矩上就是,那些雜七雜八不干凈的肉就別端上來了,省得讓人看了倒胃口。”
  馬鏢頭發了話,鏢隊內的人自然以他為馬首是瞻,文管事在一旁坐定,現在這種時候,和這些綠林的**人物打交道,也多讓馬鏢頭拿主意,自然不會胡亂的插嘴。
  孫二娘輕哼一聲,對著客棧后院的廚房喊道:“好了,那些‘白皮肉’就別上了,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要這些虛的了,直接上醬牛肉,燉山雞,烤全羊,再來一盆白面的饅頭···。”
  孫二娘一邊說,一邊朝客棧后走去,催著那些兇神惡煞般店小二,拿著菜品盡快的往前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