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23 龍門客棧

酒肉陸續上來,周辰和幾名鏢師趟子手一桌,這些人都是一幫廝殺漢,大碗酒大塊肉吃的不亦樂乎。今天龍門客棧倒是生意興隆,除了商隊的這些人,又有一批江湖人來到了客棧打尖,再加上原來客棧內的住客,大堂內頓時熱鬧起來。
  周辰安然就坐,品著酒,坐聽一眾江湖中人高談闊論。
  江湖人談論的事情自然脫不開江湖,議論的不外乎是哪個幫派勢力又擴張了,哪個幫派什么時候給人剿滅了,又或者什么大門大派最近又出了多少杰出弟子,世家中近來又冒出了多少青年高手云云···。
  議論得最多的還是武林近段時間的風云人物,多半是成名已久的前輩高手,什么‘神行太保’戴宗夜行八百里連敗黑山群盜,將他們的大寨主董天久活捉并點了天燈,彌勒教教主裂無風又掃滅了涇河派,金刀門,三圣教···一舉將地盤又擴張了一倍以上等等。
  當然也有說起新近崛起的年輕一代強者,月旦評上的武林英才榜最近新鮮出爐,其中有幾個名字,周辰有些熟悉,隱約記起在四海幫里聽人提起過,不過這幾人都離得東江郡太遠,周辰也沒怎么在意,倒是其中一人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花襲人!
  這個名字沒什么特殊,而且就名字來說給人的感覺是一個有著楚楚可憐之姿的女子,實際上卻是個正兒八經的男人,還是個比女人更美更秀的男人。
  周辰之所以會關注這人,當然不是因為此人有偽娘潛質,想要打聽一下是不是泰國進口品種,而是這人在武林英才榜上明明白白的寫著西風三十六盜之一白蓮花。
  西風三十六盜被人提出來都是用的名號,很少有人能知道他們的姓名,這個白蓮花花襲人突然出現在武林英才榜上,自然就引起了他注意。
  月旦評上大大小小十余個榜單,其中最受人關注的只有四榜,分別是先天榜、后天榜、胭脂榜以及武林英才榜。
  先天榜和后天榜受關注,那是因為這兩榜代表的是天下的頂尖高手,而胭脂榜受到吹捧就更加的無足為奇了,純屬是一幫男人的色心作祟,江湖上好漢打打殺殺,常年游走在危險的邊緣,男性荷爾蒙分泌自然要超標,這種情況下想想美女,**一番豈不是在正常不過,至于武林英才榜則只是一個年輕人的榜單,要求是不滿三十歲的青少年才可以入榜,這樣一來自然受到了武林的那些少俠、俠女們的關注、期望了。
  周辰豎起耳朵,繼續聽下去,只可惜白蓮花花襲人只是被偶然提到了一下,后面就沒有了下文。
  “近來也不知是天運已至,還是大勢所趨,咱們嶺南武林可從來都沒像這一陣子般熱鬧,不說那些成名的上一代高手紛紛現世,嶄露絕藝,就說最近崛起的青年高手之多,那也是前所未有啊。”
  一個青衣中年人擺弄著一只判官筆,搖頭晃腦的感嘆起來,立即引起了許多人同意。
  “確實如此,本來相比起其它各州郡,咱們嶺南武林是要遜色一些的,以往咱出了嶺南,見了他州武者,都有些抬不起頭!這下子好了,年輕一輩一下子冒出如此之多的奇才,只待將來成長起來,咱們臉上啊也能沾點光。”
  一個大漢咽了口唾沫,顯露出與有榮焉之色。
  “咱們夷洲郡嘛,自是以孟奪孟公子獨占鰲頭,最為風騷了,就是不知其它嶺南五郡里的青年一代孰強孰弱了···。”
  “百越郡出了一個‘九恨’陸天仇也不可小覷呀,對了還有安陽郡的‘百鬼刀’西門云峰,黃林郡的‘白蓮花’花襲人,至于東江郡、昆山郡倒沒聽說有什么出色的年輕人物,當然也不排除那些想要藏拙,以求一鳴驚人之輩···。”
  “唉,長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看著這些年少成名之輩,一個個在武林上闖出一番名堂,在想想咱們這些年,庸庸碌碌,無一事可成,真是心中酸澀,心中酸澀呀!”一個酸秀才模樣的中年人許是酒喝多了,談到最后居然以頭撞地放聲大哭起來。
  受此感染,龍門客棧大堂內的江湖豪客都是或多或少的唏噓一二,談興頓時大減···。
  “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提劍跨騎揮鬼雨,白骨如山鳥驚飛。塵事如潮人如水,只嘆江湖幾人回,幾人回呀幾人回···。”酸秀才一邊哭一邊大聲吟唱,到最后聲音漸小,極致微不可聞,整個人撲倒在地,發出輕微的鼾聲。
  ······
  ······
  經過大堂內的這一番變化,眾人雖酒足飯飽,但心中多少都有些戚戚然,離開了龍門客棧,商隊繼續趕路,眾人情緒不高,直到一天后情況才逐漸好轉。
  幾日后,山路已盡,商隊的前面出現一條浩瀚的大江,江邊停著一艘三桅的大船,以后的幾日都要在江上渡過。
  糧食卸下車,裝到船上,眾人陸續上船,情緒漸高,因為順江而下,一兩日后就可以深入到了百越郡內,這一趟遠行也算基本走到頭了。
  “開船嘍!”
  下午兩點左右,隨著水手一聲吆喝,帆布升起,周辰等人再次起航。
  夜幕降臨時分,船行至益陽縣,已到了蒲羅江中游,再過一個縣境,便可進入了百越郡內。
  嗖嗖嗖!
  一個個火把插在船頭,照得甲板上亮堂堂如白晝一般,火油乃是秘制,倒也不虞為風所撲滅。
  周辰自船內鉆出,走到甲板上透氣,一股微涼的風吹拂過來,刮得人精神為之一震。
  “如此順風之下,明日就可入百越郡了!”
  周辰贊嘆一聲,走到船舷一邊,那里正站著一英姿颯爽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