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25 浪滔滔人渺渺

過了一會兒,周辰沒有回音,林菀歪頭道:“喂,怎么不說話了?”
  “嗯,完了。”周辰心不在焉的道,隨即他將手指放在唇邊:“噓!不要出聲。”
  林菀一怔。
  “你聽到了什么聲音沒有?”
  林菀微微發愣,見周辰面色冷然,不像是在說笑,側耳傾聽,卻是什么異常的響動也沒聽到。
  “沒有什么···。”
  林菀話還未說完,船舷微微震動了起來,一聲聲咚咚咚的悶響,好像敲在了人們的心上。
  “這是···?”
  “有人在鑿船。”周辰眼中精芒閃動。
  這樣越來越大的聲音,自然驚動了所有人,一個個水手涌上船甲板,船老大和馬鏢頭、文管事一起走出船艙,來到了舷邊。
  “這是怎么回事?”馬鏢頭臉色陰郁,對著船老大大聲問道。
  船老大猛地一拍船舷,大叫道:“娘的,船下面有水鬼。”
  隨即轉頭對文管事和馬鏢頭道:“你們商隊到底惹了哪位祖宗,讓人家大半夜的派人過來鑿船,娘的,老子真是晦氣,接了你們的買賣。”
  文管事牙齒打顫,哆哆嗦嗦的不知如何是好。
  “這···這可怎么辦吶?”
  馬鏢頭皺眉,也是無能為力,若是在岸上還好,可在水里他們十成的武功發揮不出一成,只能認人家魚肉的份兒。
  船老大罵罵咧咧的也沒問出個所以然來,心中窩火,對身旁的水手道:“下去兩個,將船下面的家伙給老子宰了,鑿老子的船,活得不耐煩了。”
  身后兩名精壯的水手,三下兩下脫掉上衣,只穿牛鼻短褲,嘴里各叼著一把短刀,一起從船上躍下。
  噗通!
  噗通!
  兩人跳入水里,消失不見,片刻功夫,船邊的水勢漸渾,波浪翻滾,顯然下面在進行一場殊死的搏斗,船上的人都瞪大眼睛看著,不愿放過下面一絲一毫的動靜。
  周辰擠在人群里,心頭翻動,他現在卻是想到了一個人,西風三十六盜中有一人綽號叫做水鬼,據說在水中的功夫十分了得,不僅如游魚般來去自如,而且能在水里面潛伏小半個時辰不需要換氣,現在船下面的人該不會是他吧。
  不過要真是如此,那這條船多半是不保了。
  果然不過一會兒工夫,水里面的纏斗,就分出了勝負,一縷縷的鮮紅血液,從水中不斷冒出,緊接著兩具尸體從水里浮了上來。
  眾人一看,可不正是剛才跳下船的那兩名水手么。
  船老大看得心驚膽戰,額頭也冒出一層冷汗。
  “這···這···。”
  剛才下去的兩人,可是他這整條船上水里功夫最好的,結果不過幾十個呼吸間,就變成了兩具尸體,那下面的水鬼該有多厲害,自己這條船難道真要沉在這里不成?
  文管事在旁尖聲叫道:“實在不行,趕快把船靠岸,大家伙到岸上去。”
  馬鏢頭眼睛一亮:“對,剛快把船往岸邊劃。”
  他話音未落,船底陡然傳來砰的一聲巨響,緊接著有人從船艙里踉蹌跑了出來。
  “不好了,船底破了個一丈多長的大洞,江水已經灌進來了。”
  船老大眼一黑,好懸沒暈過去,完了,這條船完了。
  甲板上的人亂成了一團,周辰見此再顧不上其它,撥開四處亂跑的人,擠進了船艙,來到陸文淵的住處,一把踹開了艙門,里面卻空無一人,一股不好的念頭涌入心頭。
  剛才在船出事的時候,文管事、馬鏢頭等人都上了甲板,可陸文淵這條老狐貍去自始至終都沒有露面,這本身就有些不同尋常,而現在他的艙內更是空無一人,這讓周辰的心思又沉了幾分。
  他進了陸文淵的房間,四處略一打量,看到了一應的包裹都在,只是其中一個包袱似乎被人翻動過,周辰走上前將其打開,露出里面的東西,是一些雜亂的毛發,在包袱的最底下,則是一張人皮面具,那模樣正是陸文淵。
  周辰臉一黑,終于知道那老家伙肯定是提前跑了,這一路跟他行來的陸文淵難道一直是假的,不對,應該說上船之前陸文淵都沒有什么異常,只是上船之后他才變得古怪起來了。
  看來是在上船前掉的包,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沒想到這條老狐貍居然用了兩次,到最后連自己都被他給騙了。
  周辰心中暗恨,他快步出艙,想著這件事的疑點,陸文淵這條老狐貍或許是在上船前就收到了風聲,知道西風三十六盜要在江上動手,所以提前用別人將自己給替換了出來,這件事做得相當的隱秘,將所有人都蒙在鼓里,當然這其中也包括周辰自己。
  這種時候,他也沒心思再去查看陸天升在不在了,陸文淵要真是跑了,肯定不會將陸天升留下,現在還是想想怎么逃過這一劫吧。
  周辰快步走出船艙,重新來到甲板上,看到一些水手在船老大的指揮下正在往江中放小舟,然后船上的人抓著繩索滑到小舟上。
  大船已經開始漸漸的傾斜了,周辰知道這艘船沉沒在即。
  他看著周圍慌亂的人群,想了想避開所有人來到了船尾,然后一咬牙躍下大船,跳入水里。
  冰涼的江水森寒入骨,周辰渾身猛然一機靈,趕緊運轉體內的真氣,這才讓發僵的四肢有了活動的力氣。
  周辰的水性一般,他在江里把頭浮出水面,此時此刻,并沒有立刻朝著岸邊游去,反而劃水靠近了船尾的陰影處,將整個人隱藏在船邊,然后這才靜靜地等待著最佳的逃跑時機。
  與此同時,那些放到江中的小舟開始一艘艘的往岸邊劃去,可是剛劃出不遠,最當先的一艘就沒有任何預兆的四分五裂起來,舟上的人一下子全都落入到水中,喝罵、哭喊、哀號聲頓時響徹江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