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26 西風三十六盜之水鬼

一絲絲的血水在江中蔓延開,殺戮的盛宴似乎才剛剛的開始···。
  黑色的夜幕下,一艘大船靜靜的漂浮在前方,離出事地并不算遠,隱隱約約從這艘船上就能聽到遠處的喊喝、叫罵之聲,放眼望去,這艘船至少是貨船的四五倍之大,船身上豎著一根巨大的桅桿,此時風帆已經落下,任由船只在江面上隨波逐流。
  在大船的船頭站著三個人,一個灰衣的中年人雙手藏在袖中,不時的從袖中拿出一只猙獰墨綠的蟲子,放在口中大嚼,慘綠色的汁液從口中噴出,落在唇邊,他伸出腥紅的舌頭,將其再舔入嘴里,神情上露出無比滿足愉悅之色,和他站在一起的高大男人,滿臉厭惡之色的打量對方一眼,悄然無聲的往旁退開了幾步。
  “你要吃么?這些小家伙味道可是棒極了,肉質鮮嫩,肥嫩多汁,而且還很有嚼勁兒,來吧,嘗嘗,我的兄弟,你一定會喜歡上它的···。”灰衣中年人從袖中拿出一只蟲子賣力的向旁邊的高大男人推薦著,這只蟲子也仿佛知道自己的命運會成為別的人的盤中餐一般,拼命的扭動肥碩的身軀,帶著堅硬獠牙的嘴狠狠地撕咬著中年人的手指,僅僅幾下,中年人的手指就已經皮開肉綻、鮮血淋漓,流出的血液帶著讓人心悸的黑色,這種蟲子明顯帶著劇毒。
  高大的人影再次向旁邊挪開幾步,他臉上有幾分驚色:“將你那帶毒的蟲子拿開,醫師你這個變態,離老子遠點兒。”
  “變態,離遠點兒···,變態,離遠點兒···。”
  高大男人肩膀上站著一只五彩斑斕的鸚鵡,此時它瞪圓了那綠豆大小的黑眼睛,撲棱著翅膀,也和它的主人一般,似要離靠近的中年人遠些。
  灰衣中年人臉上有幾分‘受傷’之色,無奈的將手中的蟲子放在自己的口中,那蟲子死命下并不松嘴,直接帶走了他手指上的一小塊皮肉,中年人仿佛毫無所覺,似乎根本不知道疼字怎么寫一般,將蟲子和自己的肉都送入了腹中,最后把受傷的手指放入嘴里,吸允起來。
  “我的兄弟,我什么都愿意和你分享,可你為什么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唉···,我的心中真是憂傷···。”中年人喃喃的嘟囔著,眼中看著高大的男人充滿了‘失望’。
  高大男人即便穿著一身厚厚的動物皮毛,此時在中年人的目光下也不禁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再也忍耐不住,臉現怒色:“該死的混蛋,在和老子說那些廢話,老子就宰了你。”
  “宰了他,宰了他,挖下他的眼睛,割下他的舌頭,下酒吃,挖了他的眼睛,割下他的舌頭,下酒吃···。”五彩鸚鵡語氣兇殘的在旁鼓動。
  高大男人雖然嘴上說的兇悍,但腳下卻沒有做出前擊的準備,反而在慢慢的后退,顯然那個中年人讓他十分的忌憚。
  “好了,你們兩個不要再鬧了。”
  站在最前方的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終于發話出聲。
  那青年負手而立,并未轉身,但僅是平淡的一句話,就讓灰衣中年人訕訕的住嘴,不再說那些讓人崩潰發瘋的鬼話,高大男人聞言也是微松,知道自己終于可以得到片刻安寧了。
  “閉嘴,聽公子的,閉嘴,聽公子的···公子英明神武,神威蓋世,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青年對鸚鵡的馬屁似乎充耳不聞,他白衣羽冠,面容如女子般姣好,確切的說,是比天下絕大多數女子看起來更美更秀!但是其氣質卻絲毫不會給人半點柔弱感覺,令人只要看他一眼就能肯定他絕非女子,他站在船頭白衣隨風飛舞,似遺世而獨立,仿若羽化而登仙。
  他就是月旦評上武林英才榜上的白蓮花,西風三十六盜的花襲人,嶺南黃林郡的新一代武林翹楚。
  花襲人負手立于船頭,平視著前方,目光似乎能穿透層層的黑暗,看到前方江面上的船毀人亡。
  “獵人?”花襲人袖袍里伸出一只纖細白凈的手,緩緩摩挲起來。
  “老十九,有什么事?”綽號獵人的高大男子聲音中帶著一絲恭敬。
  花襲人笑了笑,溫聲道:“前面的水鬼已經得手了,查探下陸文淵和他的侄孫在沒在船上?”
  “好。”獵人應聲領命,說完他來到船邊,將一只手臂伸到了舷外,一條纖細的黑色小蛇,纏繞著他的手臂,從其袖中滑出,它抬起三角的舌頭,對獵人發出嘶嘶的鳴叫。
  獵人口中同樣發出嘶嘶聲,一會后,小蛇似乎明白了獵人的意思,嗖的一聲從他的手臂上脫落,竄入水中,輕微的水響之后,就消失不見了蹤影。
  “陸家那個老家伙,腦子靈光得很,恐怕早就察覺我們要對他動手,現在多半不在船上。”灰衣中年人無聊的從懷里掏出一只紅毛大蜘蛛,看也不看直接扔到了嘴里。
  花襲人淡淡的笑道:“在與不在,都無所謂,若在就順手殺了,若是不在,那就更好了。”
  獵人在旁甕聲甕氣的冷笑道:“陸家雖然不是東西,但青衣客那個家伙打著西風三十六盜的旗號,和陸家對著干,卻讓咱們弟兄沖殺在前,卻更不是東西。”
  “青衣客,王八蛋···青衣客,王八蛋···。”五彩鸚鵡如同一個話嘮般,聲音怪異的大罵著。
  “咱們自然不會讓他如愿的,憑什么賣命的咱們來,好處卻讓他們那一伙人拿呀。”灰衣中年人接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