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27 醫師獵人白蓮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派系,這句話放在哪里都是至理名言,西風三十六盜雖然打著同一面旗幟,但卻只是一個相對松散的組織,自從老大龍王消失數年,生不見人,死不見尸之后,就再也沒有一個強力的人物來管束、領導他們,而他們這些人都是桀驁不遜之輩,互相之間看不對眼的大有人在,因此也漸漸的分裂成幾個相對緊密的小團體,每個團體之間也有了這樣、那樣的摩擦、爭斗。花襲人淡笑道:“青衣客自然是想像龍王一般掌控整個組織的,可惜他這個人空有偌大的野心,卻沒有相應的能力、手段,到時候只能是憑白給別人做了嫁衣。”
  灰衣中年人和獵人相對一眼,皆是嘿嘿的冷笑了起來,很是認同花襲人的話。
  “他就是個白癡,他就是個白癡···。”五彩鸚鵡引頸高鳴,對青衣客徹底的蓋棺定論。
  夜風吹起,帶著江上一絲魚腥味兒,三人不時的低語幾聲,靜靜的等待著前方傳回來的消息。
  一會兒工夫后,江中嘩的一聲輕響,一條黑色的細影破開江面,嗖的一聲出現在了船舷上,它盤起蛇身,沖著獵人的方向,發出嘶嘶的鳴叫。
  獵人走近,不時的回以相同的蛇鳴,一人一蛇就這樣詭異的交流著,到最后黑色細蛇竄入獵人的手臂上,順著手腕兒滑入袖內。
  獵人轉回身,對著花襲人搖搖頭道:“船上沒有陸家的那兩人。”
  花襲人不置可否的點點頭,隨后又問道:“一丈青那邊還有什么消息傳來?”
  獵人搖頭道:“沒有,除了剛開始通知咱們陸文淵在商隊里之外,就在也沒有別的消息了。”
  醫師在旁嘲弄著接口道:“青衣客原本是想讓一丈青在龍門客棧直接動手的,可人家根本不賣青衣客的面子,直截了當的說了,龍門客棧是她一丈青的地頭,雖然大家都掛著西風三十六盜的名號討飯吃,可她一丈青還是講道上規矩的,不會砸了自家龍門客棧的招牌,所以讓青衣客不要再指手畫腳了,嘿嘿,青衣客聽了這些話,據說直接就踹翻了桌子,大罵一丈青吃里扒外。”
  獵人不屑道:“就他這種氣量,還對咱們發號施令,真把自己當成龍王了,我呸,就這種德性,也不自己撒泡尿照照···。”
  “傻缺,撒尿照···,傻缺,撒尿照···。”
  花襲人對青衣客并不放在心上,聞言也只是笑了笑。
  在西風三十六盜內現在真正讓他忌憚的不是青衣客,甚至連一丈青,在花襲人的心中都比青衣客要強的多。
  可惜一個女人在男人主導的世界里想要上位太難了,這是先天的弱勢,而且一丈青是個極聰明的女人,雖然有手腕兒和本事,卻沒有與之相應的野心,所以她不會做超出自己野望的事,當然最重要的她是一個知道守著自己規矩的女人,花襲人欣賞守規矩的人,這樣的人比那些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更容易對付。
  想到這,花襲人腦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個人影,這個人一身青衫,臉色淡漠,手中無論春夏秋冬都拿著一只竹蕭,不管在人前還是人后,他都是最普通的那個,但同時他又是最讓人印象深刻的那個。
  “瀟湘子···。”花襲人聲音中有著連他自己的都沒有發覺的冷意,這個獨自一人、居無定所的,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男子,才是他真正的勁敵,這是一個怎么也捉摸不透、古怪之極的人,他總是那樣沉默,對所有事都漠不關心,似乎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觸動他,從花襲人和瀟湘子認識的那天起,似乎就從沒有瞧清楚過他,這是一個從來沒有展現過真實自己的家伙。
  這才是最可怕的對手!
  花襲人強壓下心中升起的那一絲殺意,淡淡的道:“水鬼怎么還不回來,陸家的人不在,殺再多的不相干的人也沒有絲毫用處。”
  獵人臉色古怪道:“水鬼似乎看上船上的一個女人,所以···。”
  花襲人臉上看不出喜怒,最后只是淡淡的道:“開船吧,不用等他了,我們還有正事要做。”
  一個連自己的欲望都無法控制的人,注定不會有多大的成就,這種人花襲人手下并不缺,他沒必要為了這種蠢貨耽誤自己的時間。
  “是。”獵人不敢為水鬼求情,走到船的中央,喊喝那些水手揚帆起航。
  大船開動順風起錨,悄然無聲的在大江上前行,漸行漸遠···。
  而在離大船稍遠的一處江灣,一個身穿鯊魚皮水靠的矮壯男人,從水中探出頭來,他也感覺到遠處水流的異常,看著那逐漸遠去的大船身影,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呸,不等老子,老子還不愿和你們混在一起呢,自己獨來獨往,反而無拘無束,更是痛快。”
  水鬼余震原本就是長江上的一個水賊悍匪,因為殺人越貨肆無忌憚,而被官府通緝,飛鷹衛四下緝拿,他無處躲藏,不得已之下,才千里迢迢的跑到了偏僻的嶺南避禍,然后因緣巧合下遇到了當時龍王,龍王見他水里功夫了得,就誠心相邀,使其加入了西風三十六盜,成了這個盜賊團伙的一員。
  掐指算來,直到如今已經過去了將近十年,西風三十六盜四處作案,每年都有一些同伴被抓、被殺,同樣每年也都會有新人加入,團伙始終保持著三十六個名額,而余震也由原來的‘新丁’逐漸的變成了團伙內的老人,在這種情形下,他也漸漸的露出了自己的本性,殘忍嗜殺而又**如命,在龍王失蹤后,他更是沒有了顧忌,做起事來也越發的變本加厲。
  余震又狠狠的咒罵幾句,這才重新潛下水去,朝著自己早就預定了的獵物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