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1 白云山莊月旦評

“舍身一刀,小賊死來。”宋天舒臉孔幾乎扭曲,周身噼噼啪啪作響,顯然用這最后一招對他的負擔也是極大。宋天舒雙腳踏地,整個人飛身而起,躍到周辰的頭頂上方,居高臨下,當空劈下,長刀化作長虹,刀刃憑空一閃,下一刻,已經到了周辰面前。
  “呀···。”宋云嚇得捂住了雙眼,不想見那血腥的場面,在她看來對方刀勢凌厲,周辰這次恐怕躲不過去了。
  周圍諸人也各自表情不同,有擔心,有驚愕,甚至有快意···。
  梁通不知何時來到了擂臺下,看著上面的比試,剛開始時臉色鐵青難看,說實話周辰的實力還是讓他心驚肉跳的,本來以為對方不過是一個可以隨手打發的小人物,哪成想直到真正的比試開始,他以一個局外人觀瞧,才發覺周辰的可怕,此時心中居然隱隱有些后悔一開始就得罪對方,但此時見周辰即將命喪宋天舒的刀下,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幸災樂禍是怎么也少不了的。
  功夫高又能如何,時運不濟,遇到宋天舒這樣的人物,死了也是活該。
  且不提梁通在下面的齷齪不堪的心思,單說擂臺上,周辰也是到了緊要關頭。
  刀未至,勁風撲面,同時一道肉眼難見的血色氣線突然從刀身上脫離,激射向周辰的面門,這才是舍身一刀真正的殺手锏,以自身氣血凝于刀身,化作一道詭異的血色刀氣。
  周辰整個人前所未有的空靈,周圍的喧囂、驚呼似乎都已經不見,眼前只剩下那越來越近的森寒刀刃,生死危機之感卻讓他心頭狂跳,但不知為何,周辰卻明顯感到那股危機來源并不是頭頂的鋒刃,而是虛空中的一點。
  血色刀氣速度極快,周辰沒有內功在身,無法功聚于眼,來察覺它的軌跡,但憑借武者的本能還是察覺了真正危險所在。
  劍光一閃,周辰身體本能的揮劍點向虛空,當的一聲輕響,他渾身微震,顧不得手臂的酸麻,劍鋒一轉,速度陡然在增三分,居然后發而先至,直接刺向宋天舒的咽喉。
  噗!
  帶著一朵血花,兩人交錯而過,臺上臺下寂靜一片。
  宋天舒眼睛圓整,不敢置信的感受著脖間的刺痛,下一刻,整個人直接撲倒在了擂臺上。
  良久后,周辰緩慢轉身,然后從容不迫的走下了擂臺。臺下之人都傻傻的看著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剛才兩人的交手實在太快,看清楚全部過程的根本就沒有幾人。
  直到一個青衣人跳上擂臺,翻轉宋天舒的尸體檢查了一下,見對方已經死的不能再死,這才高聲宣布結果。
  “勝者江陵郡周辰。”
  轟!
  臺下這時才爆發出震天的驚呼之聲,宋天舒怎么說也算是小有名氣的人物,在場認出他的人不少,對其人的厲害之處都有了解,誰能想到宋天舒就這么輕易的敗了,而且一看還兇多吉少的樣子,這怎么可能,實在讓人一時間難以接受。
  可不管擂臺下之人心中所想如何,眼前的結局就是事實,已經無法更改了。
  周辰昂然的走向人群,神情淡然,嘴角掛著高深莫測的微笑,一派高手風范,練習許多天的動作、表情,此時終于有了用武之地。
  那些個江湖上自詡豪杰好漢般的人物,此時卻被他借著擊殺宋天舒的氣勢所攝,一個個不敢直視周辰精芒四溢的眼睛,下意識的讓開了一條通道。
  周辰來到朱遠幾人近前,還沒開口說話,小丫頭宋云卻當先跑了過來,臉上全是崇拜的表情,一副周大哥你好厲害的樣子,像極了前世見到偶像的腦殘粉。
  周辰卻沒空搭理她,一把拽過旁邊的朱遠,在對方不解的目光中將半邊身體靠了過去,借此休息一下,來緩解身上的酸麻脹痛。
  還好堅持著走了下來,沒有丟人。
  在旁人眼里兩人是靠在一起說著什么私密話,可只有朱遠明白不是這么回事。
  “你這怎么了?”
  周辰道:“休息一下就好。”他現在是被那道血色刀氣震得全身麻痹,需要一段時間來緩解。
  “哦。”朱遠有些了然了。
  陸小倩此時站在旁邊,眼睛看向周辰的目光里也是充滿了驚喜。
  雖然她一開始看好周辰能夠獲勝,是因為其知道周辰的劍法犀利,是個難得用劍高手,所以才滿懷信心,但當陸小倩見到擂臺上宋天舒的刀法時,心中也開始有些不安,變得不太確信起來。
  不過總算周辰還是技高一籌,贏得了這場比試,總算是皆大歡喜了。
  “白公子以為如何。”陸小倩巧笑倩兮的對著身邊的白浩生道。
  此時,白浩生哪還有和眼前美人調笑的心思,腦子里全是宋天舒的最后一招,真的是魔功么,雖然看上去很像,但這種爆發渾身氣血的功夫,也不僅僅是魔功所獨有,在他所知的功法中,就有三四門也會出現同樣的功效,不過宋天舒的尸體如果能夠檢查的話,應該能夠得出一些結論。
  如果是真的話······。
  魔教門人有多長時間沒有在武林上出現了,一旦確認肯定會引起江湖上巨大震動的。
  想了這,白浩生有些急不可耐的拱手道:“不瞞姑娘,在下忽然想起還有一件要事需要立即去辦,所以就先告辭了。”
  陸小倩笑道:“白公子可是怕我現在就要你兌現賭注,所以才找了個借口匆匆離去?”
  白浩生哈哈大笑:“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既然輸給了姑娘,愿賭服輸,自然不會賴掉賭約。”說著,解下腰間的一塊玉佩,遞給陸小倩。
  “姑娘若是真有難事,可以此為憑到白云山莊,到時自然有人引你去見白某。”
  玉佩入手溫潤清涼,陸小倩見上面雕琢一朵白云,雕工精湛,不似凡物,立刻知道白浩生所言多半不假。
  陸小倩道:“既如此,小倩卻之不恭,多謝白公子了。”
  白浩生心中有事,見臺上的宋天舒尸體已經被人抬下,不愿在此多耽擱功夫,便立刻告辭離開。
  周辰這時回復了一些體力,能夠自行活動了,他走了過來,正好只看到白浩生一個急匆匆的背影,便問道:“這人是誰?”
  朱遠在旁便將其來歷解說了一番,同時說了陸小倩和其對賭之事。
  周辰點點頭,對陸小倩道:“沒想到陸姑娘對在下還真有信心,若是輸了,豈不害的姑娘去陪此人一晚。”
  陸小倩此時心情不錯,笑道:“陪一晚又如何,本姑娘又不會少塊肉,還能白吃白喝一番。”
  周辰一想,也對,以陸小倩的精明旁人哪能輕易占到便宜呀。
  此時天色將晚,擂臺比試暫停,要等到明天才能繼續進行,周辰幾人閑聊了幾句,也無心在此地久留,便紛紛回轉福來客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