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29 潛行

余震落于下風,心中憋悶,幾次想躍入水中一展所長,結果都被周辰所阻。余震怒喝連連,最終手上加急,一把震斷了腿上牽扯的腰帶,整個人橫空縱出一丈,總算離開了船上。
  可還沒等他高興起來,周辰隔空一拳擊出,勁風鼓蕩,拳勢威猛,轉瞬即逝,正中胸口。
  嘭!!!
  余震胸口明顯一凹,他臉色漲紅,一口鮮血噴出,撲通一聲落在江中,一下子就沒入水中。
  余震深諧水下功夫,整個人好似變成一條游魚,不及片刻就已游出小船數丈開外,剛才那一拳,雖讓其受創不輕,但還沒有到危及性命的地步,不過他卻已經有些膽寒,不敢再回身,只想逃之夭夭,不過心中卻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加倍報復回來。
  周辰站在船上,不斷的隔空揮拳、劈掌,無數拳風、掌力破空而出,但被水域阻隔,勁道實已難構成威脅,被余震輕易躲過,他就好像一條黑色的大魚,滑溜異常,幾下轉身眼看就要消失的無影無蹤。
  周辰卻不想放虎歸山,等著人家以后來找他的麻煩,他縱身一躍,凌空翻出數丈,足下在江面上輕點,借力再次前移三丈余,身形飛縱,如同大鳥,快捷異常,一下子就追到了余震的頭頂上方。
  呔!!!
  隔著不深的水面,兩人相隔僅有一臂之距,周辰吐氣開聲,羅漢伏魔功的精義涌入腦海,直接一記‘伏魔’拳,當空擊向身下逃竄的余震。
  拳勢呼嘯,帶著破空的嘶厲之音,瞬息而至,砰地一聲破開水面,直奔余震的背心。
  余震登時亡魂大冒,饒是有著河水阻隔,稍微緩沖了一下力道,但他仍覺的勁氣逼人,若被擊中,斷難有存活之理。
  此時此刻,躲避已然不及。
  既然躲不過,那就同歸于盡吧,余震臉色猙獰之色,在此絕境之下,困獸猶斗,反而被激起了兇性,他心中發了狠,猛然轉身,回身就是一掌,體內勁氣全開,身上的衣衫突然爆裂開來,一掌轟在了周辰的胸口上。
  與此同時,周辰的一拳也砸在了余震的心窩。
  周辰身在空中,虛不受力,但他的胸口在掌風臨近時卻詭異的猛然一凹,一下子讓余震勢在必得一掌大半力道擊在了空處。
  周辰被這一掌轟得倒退數米,嘴角溢出一絲鮮血來,不過他的眼神卻滿是堅定。
  余震臉上露出一絲不甘心之色,眼睛圓睜,沒有了氣息。
  周辰看著余震朝水底墜落,一股潛流涌來,卷得其尸體涌蕩而走,他這才稍微松了口氣。
  “好厲害的掌力。”
  雖然卸去了大半的力道,但即便剩下不多的幾分還是讓他受了傷,周辰臉色有些蒼白,吐了一口氣,苦笑一聲,揉揉胸口,有些發悶和滯澀。
  “不過幸好只是皮外傷,應該沒什么大礙。”
  周辰真氣運轉體內經脈一遍,暢通無阻一切尚好,他這才有了幾分安心。
  抬頭朝小船看去,那只小船經過剛才的一番爭斗,勁氣貫穿下,下方已是破碎開來,片刻之間已是進了水,有一半已傾斜到了江里。
  看見這一幕,周辰心中微驚,林菀現在還昏在船里,若是此時浸到水里,不出一時片刻,在沒有旁人的真氣護持下,恐怕要被活活憋悶而死。
  周辰不敢怠慢,當下趕緊朝小船游了過去,到了近前,看到里面的情形,頓時松了口氣,林菀雖然半個身子都在江水中,但頭部還在船上,并沒有出事。
  此地離江岸已然不遠,周辰游至小船邊,將林菀托在手邊,然后奮力向岸邊游去。
  一會工夫,周辰拖著林菀來到了岸上,他找到一大塊青石,將林菀放在上面,然后一掌催動,按在了她的背上。
  溫潤的真氣流淌而過,此時雖然天寒地凍,但周辰卻沒有絲毫的冷意,頭上反而出現了白蒙蒙的熱氣,沒過片刻,林菀已幽幽醒轉,雙目一睜開,先是閃過一縷警惕之色,似乎要發起反擊,但隨后見得眼前之人乃是周辰,頓時放松了身體。
  感覺到周辰輸入體內的真氣,林菀只是微微一愣,隨后眼眸中閃過一絲了然之色。
  “果然···我早就該猜到你應該身懷上乘武功才對,這一路上卻還一直裝模作樣的將所有人都騙了···。”
  她倒是沒有太過意外,那晚之事她一直都覺得有些不對,周辰第一個發現商隊守夜人的失蹤,怎么看怎么都覺得太過巧合了。
  “我到不是有意隱瞞什么,只是有些事確實不好明說,反正在下確實沒有惡意就是了。”周辰淡淡的說道,也沒有過多的去解釋什么。
  林菀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冷靜下來,并沒有就這個繼續糾纏不放
  “你能過來救我,就已經能說明很多了。”
  周辰將真氣漸漸的收回丹田,對林菀道:“好了,你試試身體有什么不適?”
  林菀站起身,四處活動一下,淡淡的道:“沒事了。”
  周辰運轉體內的真氣,將身上的衣服蒸干,問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如果要回虎威鏢局的話,他們這些人現在應該就在上游,離此也并不算遠。”
  林菀聽了周辰的話,微微一怔,下意識的問道:“你不回去了?”
  周辰搖頭,自己現在回去干什么呢,陸文淵陸賬房早就跑路了,他這個所謂的親戚,能待在商隊里也多看陸賬房的面子,現在就更沒有留在商隊的理由了。
  至于回四海幫,周辰倒也沒有特別迫切回去的念頭,而且好不容易出來一趟,難道不應該四處都轉轉,看看江湖上的一些風起云涌么?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周辰覺得自己注定不是一個安分的人,能過在一個地方安安靜靜地生活到老,他心中還有著渴望的,向往著江湖中激蕩熱血的生活,也許這才是他真正的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