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34 十萬大山十萬城

周辰聞言目光一閃,心里面有了幾分了然。他點點頭,算是認可了孫明仁的說法。
  那老者卻是閑不住的性子,在旁不斷的鼓噪:“聽到沒有,聽到沒有。這孫胖子居心叵測,安的這是什么心哪。小老弟千萬不要答應,還是換取銀子實在,三百兩銀子呀,那能買多少吃喝呀。現在都離中午沒有幾個時辰了,換取了銀子,咱們到附近酒肆好好吃上一頓,慶祝一下怎么樣?”
  孫明仁視那老者的話就是放屁,直接道:“這夜草我這里也就只此三株,小哥考慮清楚,究竟是要不要換。”
  周辰心中早就有了計較,并未多做考慮:“好,我換了,這夜草在下要了。”此草藥雖然弊端明顯,不可輕易服食,但他本來的目的也不過是想著要強健體魄而已,一般的藥浴調和之下,夜草內的毒素即便還有,但對他的影響已不算太大,因此根本就沒有其他的顧慮。
  孫明仁笑道:“小哥果然痛快,不過我也不占你便宜,此物畢竟有一定缺陷,原本每株需一百五十兩,總共四百五十兩,零頭在下就不要了,直接算四百兩,加上前面的紫藍花汁液,小哥在掏一百兩就可。”
  周辰笑著點頭,并不推拒,稱謝一番,掏出一百兩的銀票,便將夜草放入特制的木盒內收入懷中。
  孫明仁看著旁邊的紫藍花汁液也滿意萬分,覺得這筆買賣做的并不虧。他好心提醒道:“這夜草毒性雖烈,但卻并不難解,普通解毒草藥就行,但所需數量恐怕有些大,小哥還要早做準備。”
  周辰點頭應允,表示自己明白。雙方各取所需,自然皆大歡喜。
  周辰見一切都已辦妥,便不在停留,同孫明仁招呼了一聲,轉身就離開了店鋪。
  孫明仁見周辰走遠,也拿起旁邊盛著的紫藍花汁液瓷瓶,悠悠然的進了里屋。店里就只剩下瞠目結舌的邋遢老者,被兩人直接無視,根本當他不存在一般,讓老者又氣又急。他看了看里屋緊閉的房門,猶豫片刻,終于一跺腳跑出了店外,朝著周辰離開的方向追去。
  周辰離開店鋪,緩步而行,不時打量街道兩側所賣之物有沒有自己所需。這時街上行人漸多,討價還價之聲逐漸變得嘈雜起來。
  他走了一陣,心中忽有所覺,停住腳步,轉身向后看去。那在店鋪里喋喋不休的老者居然尾隨而來,一直跟在他的后面。
  周辰眉頭微皺,臉上有些難看,他對這個老者始終有著幾分警惕,那老者好像根本就沒看出他的臉色不渝,哈哈笑道:“小兄弟走得好快,差一點兒就沒跟上。”
  “尊駕跟著在下一路行來,可是有事?”周辰淡淡的道。
  老者臉色一正,滿臉認真的道:“我和小兄弟一見如故,心中甚是歡喜,如今天以到中午,所以想和你把酒言歡一番。”
  周辰定定的打量他,忽然笑道:“難道你想請我喝酒?”
  “那有何不可。”老者滿臉的豪氣,一揮手道:“請你喝酒又不是什么難事,不過今天老頭子出門甚急,并未帶多少銀錢,小老弟可先行墊付,明日我就歸還。”
  周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轉身就走。
  老者一下子就急了,他緊走兩步和周辰肩并肩:“小老弟,你這是何意?”
  周辰停下身形,開口道:“你請客,我沒興趣。”
  “怎么會沒興趣,吃吃喝喝,談談人生,聊聊理想不是挺好的么。”老者說完,見周辰根本就不理會,繼續朝前走,趕緊急聲道:“既然我請老弟,老弟不愿赴會,那干脆你請我好了,我一定去呀。”
  周辰回身看著他,好像是首次見到他一般,尼瑪,像如此厚臉皮的人,周辰還真要重新認識一番。
  他淡淡的笑道:“在下和尊駕好像并不相熟,貿然相請豈不太過突兀了么?”
  老者嘿嘿笑道:“不突兀,不突兀。”
  見周辰不予理會,他連忙說道:“你請我對你是有好處的。”
  周辰根本就沒問請他會有什么好處,而是直接大步向前。
  老者急的抓耳撓腮:“你想要什么?或是有什么想法?只要你請我吃一頓,我就可以幫你呀。”
  眼見周辰越走越遠,對他的話根本就不理會,老者終于口不擇言的嚷道:“看小兄弟也是一名武者,難道就不想在武道上有所成就,突破后天,晉升先天,甚至破碎虛空么?從而脫離這方天地束縛,擺脫生死桎梏,超脫凡塵,與日月相輝映,凌駕于億萬生靈之上,多少人求之不得機會,現在就在眼前吶。”
  話剛一出口,他就覺的不對,怔了一怔,好像是做了什么錯事一般,趕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左瞄右看,一副生怕別人聽到的模樣。
  不過,這老頭的嗓門兒其高,又是嚷出,所說之言早就被周圍人聽見,旁邊諸人皆露出嘲諷不屑之色,顯然是根本不信。
  一個路過的帶刀大漢,明顯是江湖人的打扮,此時更是直接吐出一口濃痰在他腳下,嘲弄道:“哪里來的老乞丐,莫不是患了失心瘋,就憑你這模樣,也不撒泡尿照照,還大言不慚的說可助人破碎虛空,我呸,真是將牛皮都吹破了天。”
  街上有無賴子跟著起哄道:“前些時我晚上憋不住起夜,將一泡尿尿到了蒲羅江內,結果一夜之間江水大漲,這才造成了上游幾縣的水患,聞得消息我這心中很是不安吶,早知如此,就多憋幾天,尿到別處了,不過今日聽了你這老丐的一番言論,我方醒悟,原來我這一泡尿其實根本不算什么,和你相比,簡直差得遠了···。”
  轟!
  周圍人頓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