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39 書劍世界

周辰思索已定,最近一段時日,不會再去主動穿越,但他又隱隱的有些擔心,害怕石門會強制性的讓其穿梭于各個武俠位面。
  現如今石門的穿越方式,周辰已經基本摸索出來,大體上可分為兩種,一種是主動穿越,一種是被動的強制穿越,像石門最近的幾次穿越都并非強制性的,而是他主動去穿越的。
  而一旦進入石門,四周的空間開始扭曲,選擇好世界后,那就在無法更改了。
  石門的秘密還有好多,顯然不止這些,周辰就一直在考慮是不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自主的選擇位面,甚至可以選擇切入的時間點,當然這還只是他的一個不成熟的想法,最近的幾次穿越中也沒有找到任何相應的可控辦法。
  不過這個想法一旦成真,哪怕他被強制穿越,有了位面的選擇和時間點的控制,那么他所遇到的危險肯定會降到最低點,所以最后即便仍被強制穿越了,到時好似也沒什么可擔心的了。
  “怎么才能將其變為現實呢?”周辰皺著眉頭,坐在院中,眼中雖然看著角落里幾株發芽的海棠花,心中卻是在想著別的。
  一陣微風吹來,帶著一絲暖意,院外傳來女子清脆的笑聲,以及一些男女的打鬧嬉戲聲。
  周辰瞇起眼睛,看著天高云淡,以及四下里的景物,忽然輕笑著喃喃道:“春天就快來了···。”
  四周的生機勃勃,綠意初顯,讓他的胸中陡然為之一寬,腦中頓時清明,同時知道自己有些過于急躁了。
  周辰不禁暗道:“看來自己還是太執迷于此了,反而忘了這種想法想要付諸實施,豈會是一蹴而就,一兩天就能夠搞定的,自己難道還能一口吃個胖子不成。”
  想到這兒,周辰心頭莫名一松,可他的好心情當真是來得快去得也快,還沒保持多久,就臉色一僵,猛然抬頭,看著天空中,一片藍天白云之下,十分突兀出現的那道石門,他現在是連罵娘的沖動都有了。
  不會這么巧吧,周辰不過剛剛擔心下他自己短期內會不會被強制穿越,正想著解決的辦法呢,結果石門立碼就來了,他什么時候變成烏鴉嘴了,周辰現在覺得自己最近的運氣真是快衰到家了。
  胸中雖然憋悶,但感到自己周圍空間的排斥越來越強,周辰也不敢再浪費時間,他站起身往屋里走去,同時吩咐旁邊的仆役道:“你家少爺我昨晚有些失眠,現在困得厲害,這就要回房去補覺,無論發生什么事,都不要來打擾我,知道了么?”
  年輕的仆役小廝聞言一怔,下意識地抬頭望天,看著東邊剛剛露頭的太陽,莫名的覺得有些牙酸,不過作為小廝哪敢質疑主人的決定,趕緊表忠心道:“少爺放心,小的定不叫旁人擾了您的清夢。”
  “好!”周辰在他的肩上拍了拍,然后轉身進屋,砰地一聲,將門關死插好。
  小廝頓覺自己的骨頭好似輕了二兩,在外面喊道:“少爺,盡管放心安睡,小的給您守門,保管一個蒼蠅都不放進去。”
  周辰嘴角一抽,搖搖頭,憑空消失在了屋內。
  ······
  ······
  秋風蕭瑟,洪波涌起,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一葉扁舟,行于浪花翻滾的長江之上,起起伏伏,隱沒于江波之中。
  “這位公子,再往前去,不遠就是江陵了。”一個白發艄公,操控著扁舟,在江中乘風破浪而行,雖有時搖晃不定,但卻又似穩如泰山。
  周辰立于船頭,抬頭往遠處打量,隱隱約約之間,能看到一座雄城的模糊輪廓。
  江陵位于水路要沖,地處長江中游,南臨長江,北依漢水,西控巴蜀,南通湘粵,古稱“七省通衢”。
  江陵以下地勢平坦,長江在湘鄂之間迂回曲折,浩浩東流,小舟隨著江水緩緩飄浮。
  眼見長江兩岸一個個市鎮村落從舟旁經過,從上游下來的船只有帆有櫓,一艘艘地越過了他,船上的人經過小舟時,對衣帶飄飄,卓爾不群的周辰投以好奇的目光,個別船娘甚至大膽的對他指指點點,回頭低聲輕笑,顯然在品頭論足。
  周辰不以為意,反而抬頭舉目回望,大喇喇盯著船娘青春矯健的身姿,不時的點頭或是搖頭。
  船娘大羞,紛紛逃也似的躲進艙內,畢竟和來自二十一世紀,被日本**熏陶洗滌過人生的周辰相比,她們實在是太嫩了點兒。
  周辰贏了這一局,倒也沒有志得意滿,因為雙方本來就不是一個重量級的,他頗有點兒難逢敵手的孤高寂寞···。
  此時將近傍晚時分,周辰在船頭站的累了,同時肚子里咕咕地響個不停,覺的餓得厲害,便轉身回了船艙。
  “老人家,船上可有什么吃食,在下腹中已經鼓響如雷了。”
  艄公哈哈大笑:“公子,稍等片刻可好?”
  周辰擺手道:“無妨,在下還耐得住。”說完,便無聊的看著岸上的風景。
  可惜這一帶甚是荒涼,見不到一處人家,所過之地皆是處處蘆葦荒灘。
  小舟順江轉了個彎,只見前方柳陰下系著三艘漁船,船上炊煙升起,小舟流近漁船時,只聽得船梢上鍋子中煎魚之聲吱吱價響,香氣直送過來。
  艄公將小舟劃過去,向漁船上的打漁人道:“張憨子,可有新鮮的江魚?”
  打漁人張憨子與艄公似是熟識,甕聲甕氣的道:“我下午正打了幾尾,都活蹦亂跳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