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40 被強制穿越了

那打漁人與艄公相熟,似是經常做這樣的買賣,所以很干脆的點頭道:“好!”轉身回到艙內,片刻工夫后,手上提著一條搖頭擺尾的鯉魚遞過船來。
  周辰在旁看得清楚,搖頭道:“生魚在烹熟豈不浪費時間,在下可等不及了,你船上鍋里不是煎著一條魚么,就它好了,在下多付你一倍銀錢就是。”
  張憨子撓頭,開口道:“我只賣生魚,不賣熟魚。”
  周辰現在終于知道他為什么叫張憨子了,果真不知道變通。
  老艄公卻是伶俐的很,直接對張憨子道:“把煎魚拿過來。”
  “我···。”張憨子猶豫著要開口。
  艄公直接跳過船去,一巴掌拍在張憨子的頭上。
  “王伯,你打我作甚?”
  “真是個缺心眼的癡漢子,賣熟魚能多賺一倍的錢,正好給你那病怏怏的老子娘去抓藥看病,生魚你留著自己吃,不過多費幾下功夫收拾而已,真是死腦筋,怎么就不開竅呢!”
  張憨子聽到自己的老子娘能夠治病,頓時腦子終于轉開了點兒,他到還是個孝子,知道給老娘看病要緊,結結巴巴開口道:“那我賣熟魚,賣熟魚。”
  張憨子回身到艙內,將一尾煎熟了的青魚盛在碗中,隔船送了過來。
  艄公重新跳了回去,接過后,給周辰送到艙內,同時解釋道:“那張憨子別看長得高高大大的,其實就是個傻的,腦子根本就轉不過彎兒來,公子別跟他一般見識。”
  周辰到并不在意,搖搖頭表示無礙。
  看著面前的煎魚,周辰道:“可有白飯,有的話來一碗,同樣算銀錢。”
  那老艄公高興道:“好,好!”回身讓張憨子盛了一大碗糙米飯給他,飯中混著一大半番薯、高粱。
  周辰從懷中摸出一錠銀子,甩手扔給了老艄公。
  老艄公拿在手里掂了掂,為難道:“公子爺,這銀子太多了,小老兒根本就找不開呀!”
  周辰笑著擺手,同時一指張憨子道:“多余的就賞給他了,讓他去給老子娘看病、抓藥。”
  老艄公連連打躬,感激道:“公子爺,您真是活菩薩,好人有好報啊!”
  周辰聽到自己被發了好人卡,好懸沒被一口糙米飯噎到,心中差點兒就抑郁了。
  老艄公退出船艙,周辰三扒兩撥化憋悶為食欲,便將一大碗飯吃光,正待開口再要,忽聽得岸上一個嘶啞的聲音喝道:“漁家!有大魚拿幾條上來。”
  周辰側頭看去,見是個極高極瘦的和尚,兩眼甚大,湛湛有光,在他身后還有四名僧人,穿著相同的打扮,但無論高矮胖瘦,臉上皆有兇悍之色。
  這些和尚殺過人,而且殺的還不少,周辰從他們身上感受到了濃濃的血腥味兒,那是尸骨如山堆積起來的煞氣。
  只聽那張憨子道:“今日打的魚都賣了,沒魚啦。”
  高瘦和尚怒道:“誰說沒魚?我餓得慌了,快弄幾條來!沒大魚,小的也成。”
  張憨子卻是老實得很,開口道:“真的沒有!我有魚,你有銀子,干么不賣?”說著提起魚簍,翻過來一倒,簍底向天,簍中果然無魚。
  高瘦和尚五人面上皆有風塵之色,似是趕了遠路而來,此時天色已晚,腹中空空,**難耐之下,眼神也變得兇惡起來。
  他們就好像是一群餓的肚皮癟癟的狼,幽深的眼光,在老艄公、張憨子和周辰身上打轉。
  老艄公見他們如此,心中慌亂不安,手里緊緊地握住撐船的竹篙。
  張憨子似也感受到了不妥,連連擺手道:“沒魚了,真的沒魚了!”
  五名僧人中一個胖胖的僧人,眼神甚是奸猾,他鼻子微動,似乎聞到了什么,眼珠一轉,嘿嘿冷笑起來,他縱身一躍,跳到張憨子的船上。
  張憨子怔楞楞的看著他道:“你···你要干什么?”
  胖僧人對他根本不加理會,直接從他身旁繞過進了船艙,片刻功夫,手里就提著一條被刮去鱗片已經開膛破肚的鯉魚走了出來,邁步來到張憨子身旁,手起掌落,啪的一聲,一巴掌扇在他的臉上。
  張憨子跌倒在船邊,捂著瞬間就腫起來的臉,哆嗦道:“你···你怎么打人?”
  “打你,嘿嘿,佛爺今天心情實在不好,剮了你的心都有了。”胖和尚提著手中的魚,搖晃兩下道:“這是什么,你不是沒魚賣了么,那這是什么?”
  “這···這不是賣的,這是我要自己吃的,自己吃的。”張憨子茫然失措道。
  胖僧人目光森然,嘿嘿冷笑著,下一刻陡然抬腳,就要踢向張憨子的胸口。
  對面船上的周辰,目光一凝,手中的竹筷瞬時握緊。
  就在這時,忽聽船下的高瘦和尚出聲喊道:“善勇,不要節外生枝,正事要緊。”
  胖僧人的腿驟然停在了張憨子胸口前的三寸處,他臉色變換,最后冷哼一聲,提著魚跳下了船。
  張憨子還不知自己已經在閻羅殿的門前走了一遭,他捂著臉爬起身,開口道:“魚是···。”后面的半截話還沒說出口,就被人堵住了嘴。
  老艄公不知何時跳到了他的船上,一手捂著張憨子的嘴,一手拉著他,同時低聲在他耳邊道:“別說了,快閉嘴,你不要命了,想想你的老子娘,如果你不想你老娘白發人送黑發人傷心死,就趕緊閉嘴。”
  張憨子不知道自己怎么開口說話就會沒命了?但老娘卻是他心中的禁忌,為了怕老娘傷心,他雖然不清不楚,但還是下意識的閉了嘴,在沒有開口討要自己的魚。
  善勇和尚提著魚來到幾個師兄弟中間,搖頭道:“船上就這一條了,沒別的了。”
  幾個和尚面面相覷,這魚雖大,但明顯不夠他們五個人吃呀,看來,還得再想別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