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42 連城寶藏

【中午有事,這一章提前發了,順便求下收藏、推薦】“休說廢話,讓我來會會你。”勝諦和尚武功是五人之首,此時按耐不住,當先跳出。
  周辰面色恬淡,不疾不徐的走下船頭,然后陡然身形一閃,一陣風也似的闖入五位僧人的中間。
  “一個個的來,太過麻煩,你們一起上吧!”
  “小子,休得猖狂!”
  “大言不慚!”
  “你找死!”
  “···”
  眾僧紛紛怒喝,圍攻上來。
  只見周辰身前左右各站著一個和尚,一轉頭,身后和兩側還有三個,一共五僧,將他圍在中間。
  一時間拳風掌勁四溢,善勇亦拔出身后的血刀,臉色猙獰的游走在外圍,偶爾一刀揮出,帶著慘烈兇悍之氣,不斷的偷襲周辰。
  砰砰砰!
  周辰揮動雙手,拳法,掌法同時展開,面對四面的八方的圍攻,顯得游刃有余,他身形轉動,忽的一拳,擊向勝諦和尚。
  拳風帶著劇烈的破空之音,看上去聲勢浩大,難以力敵。
  眾僧臉色皆變,暗道此子果然不容小視。
  勝諦不知周辰的深淺,不愿以身犯險,側身避過。
  哪知這驚天動地的一拳,半途中卻陡然沒了初始時的聲勢,變的平平無奇,周辰哈哈大笑,身形一晃,就從勝諦的身側掠過,來到一僧近前,一掌拍出。
  噗!
  正中該僧天靈蓋,一時好似西瓜碎裂,紅白之物四下噴涌,死尸頓時栽倒在地。
  身后惡風驟起,周辰腳下一點地面,不退反進向后飛掠,同時一拳猛然向后擊出。
  砰的一聲悶響,擊中身后偷襲之人的胸口,拳中暗含寸勁,咔吧一聲脆響,胸骨破裂,身后的僧人口鼻竄血,被擊飛丈余遠,落地之后沒了聲息。
  短短不過瞬息之間,兩下交手,一掌一拳就已經連殺兩人,寶象看的眼角直跳,心中大駭,原本向前的身形,也猶豫遲緩起來。
  “小子,你該死。”一聲暴喝從旁響起,善勇一刀砍向周辰,刀勢凜然,恨不能一刀將面前的小子劈成兩半。
  周辰大笑:“來的好。”
  只見他身形晃動,忽左忽右,忽前忽后,讓人難辨其身形所在,善勇的血刀斬刀半路就已經失去了周辰的身影,下一刻,周辰猛然現身在其身后,倏然躍近,擊出一拳,這一拳無聲無影,去勢快極,悄無聲息的印在了善勇的背后。
  善勇眼珠猛然瞪大,臉色一紅,又驟然轉白,“啊”的一聲大叫,前撲幾步,跪倒在地,口中血水瘋涌而出,其間還夾雜著一些暗紫色的內臟碎塊。
  寶象心臟狂跳,只覺的面前的俊逸的年輕人好像殺神附體了一樣,原本對方的笑容親切溫和,讓人見之就能心生好感,但現在那笑容在寶象的腦海中,怎么看都覺得變成了死神的獰笑一般,殘忍冷酷而又嗜血如命。
  周辰和勝諦交手在一處,他搶上舉拳猛擊,勝諦接了他一拳,倒退一步,再接一拳,又退一步,接到第三拳,已退出半丈遠,他雙臂打顫,眼睛通紅一片,五官涌出紅色血絲。
  “再來!”大吼一聲,勝諦第四拳擊出。
  第五拳!
  第六拳!
  第七拳!
  ···
  等到第十拳時,勝諦雙臂已呈現扭曲之色,指骨曝出,眼耳口鼻血水噴涌,如同小溪。
  砰!
  第十一拳之下,勝諦被震斃當場。
  寶象凄厲的大叫一聲,轉身就逃。
  周辰回頭,目光中冷意森然,隔空連續三拳擊向逃跑的寶象和尚。
  砰砰砰!
  拳勢激蕩,如中敗革。
  寶象又踉踉嗆嗆地走了幾步,又倒退了一步,身子搖搖晃晃,似乎喝醉了一般,他掙扎的向前,想要遠離那個屠戮之地,但每跨一步,腳下都似拖了一塊千斤巨石,腳步沉重之極,掙扎著走出六七步后,呼呼喘氣,雙腿漸漸彎曲,摔倒在地,再也站不起來了,然后身子在地下扭曲抽搐了幾下,便即不動。
  四周夜風起,只有血氣彌漫···。
  啪啦!
  許久后,老艄公手上的竹篙落地,打破了四下里的寂靜無聲,他手掌哆哆嗦嗦抖動個不停,嘴里好像是瘋魔了般,喃喃的說個不停。
  “死···死了,這···這就···全死了。”
  張憨子到沒有他那么多的恐懼、不安,經過一開始見血的不適后,現在反而開心的笑了起來。
  “死得好,死得妙,搶我的魚,不給錢,還打人,這些就是壞蛋,壞人是沒有好下場的···。”
  啪!
  老艄公一巴掌打在張憨子的頭頂。
  “王伯,你咋又打我?”
  “閉嘴,你個癡傻呆楞的貨,知道個屁,死人很好玩兒么。”
  “死人又咋了?”張憨子不明所以的撓頭。
  “唉···。”老艄公真沒法和一個憨人講說清楚,他抬首一指道:“你看看他們。”
  張憨子一愣,轉首回望,見遠處江上,兩艘漁船正拼命的往江對面劃去。
  “他們這是怎么了,跑什么?”
  原來柳樹下本停著三艘漁船,五位血刀門的惡僧來時,另兩條船上的漁人見他們兇悍,早已悄悄解纜,順流而下,離開了岸邊,在江中觀望。
  及至岸上動手,兇僧被殺后,這些漁人嚇得魂飛魄散,再也不敢返回,直接駕舟逃也似的遠離這處是非之地。
  “碰上殺人這樣的大案,你以為能得了好,官府的差役抓你過了熱堂,就能先讓你脫層皮呀,你也趕快回家,不能在這里待了。”
  “我還沒吃飯呢?”
  “趕緊走,少吃一頓會死啊,你想讓你老娘見你被官差抓,你就別走。”老艄公一提張憨子的老娘,這家伙肯定就沒了咒念。
  “那···那我走,這就劃船走···。”
  等周辰轉回身時,岸邊就只剩下老艄公這一條小船,老艄公也不是沒想過悄悄地駕船離開,但剛升起這個念頭,在想到周辰殺人時的干凈利落,頓時就將這個誘人的念頭掐滅在了心底。
  他現在是真不敢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