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43 壞人是沒有好下場的

“走吧,去江陵。”周辰跳上小舟開口道。老艄公戰戰兢兢的道:“公···公子,這晚上行舟實在危險,舟小浪急,容易發生傾覆之禍,不若找一處江灣停上一晚,明早再趕去江陵···。”
  “好,就照你說的辦。”周辰的聲音從艙內淡淡的傳來。
  老艄公微微松了口氣,連忙道:“多謝公子體恤。”
  竹篙點在岸邊,小舟滑入水中,幾下起伏,就以離岸而去。
  要找到一處停舟的江灣其實并不容易,長江之上水道縱橫,特別容易讓人迷失,何況還是在能見度極低的晚上,但所幸老艄公常年游走于江上,經驗豐富,對河道熟悉得很,知道不遠處就有一處避風安全的所在,所以等到月上中天之時,小舟已經停靠在了岸邊···。
  轉眼一夜過去,當初升的朝陽帶著一縷暈黃的光慢慢爬升起來的時候,周辰在船艙內緩緩睜開了眼。
  一夜盤膝練功,他的精神尚好,兩眼開合間似有精芒閃現。
  體內真氣流轉,通七經走八脈,然后歸于丹田。
  周辰臉現佛陀怒目金剛之相,下一刻面露紫芒,最后運轉九陰真經的行功路線,神態漸漸平和。
  自從習得紫霞秘籍小有所成之后,紫霞功的進境漸漸變慢,及至后來得到《九陰真經》這部道家的武學總綱之后,周辰干脆以九陰真經為主修內功,道家的紫霞功為輔,同時博采少林羅漢伏魔功等一眾內功所長,來凝練自家真氣。
  一段時間修行下來,周辰已經初窺道家之門徑,內力大漲。
  不過在周辰看來九陰真經雖好,但這部道家功法典籍卻有些失于陰柔偏頗,就連九陰真經總綱中都曾明言九陰極盛乃是災害,若能陰陽調和,互補盈虧有余,才能成就大道。
  所以周辰一直想得到金系四大內功之二的九陽真經。
  九陰九陽互為表里,仿佛太極魚中的兩極,互相對立,卻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淵源甚深。
  而九陽真經的初創之始,卻也是有很大一部分來自于九陰真經。
  當年王重陽華山論劍之后被封為中神通天下第一人,從而得以保管九陰真經,天下的江湖人聞之,有欲一睹九陰真顏者,全都齊聚全真教,但都為王重陽所拒,后有一個曾為道為僧為儒的僧人,親上終南山與王重陽斗酒,獲勝者可一觀九陰真經,此人千杯不醉,乃酒中圣手,王重陽不敵,沒奈何只得將九陰真經送其觀看,僧人因而得以披閱《九陰真經》,下山后,僧人結合佛道武功心得躲進少林創作《九陽真經》,集數年之功終于草創而成,所以此功佛道相參,剛柔并濟,可出氤氳紫氣,可隨意擴散到體內、體外,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毒氣不生,物化不之,金剛不壞之軀也隨之而來。
  《九陰》偏重招式,《九陽》偏重內力,《九陰真經》包含無數神奇招術,詭秘莫測,義理艱深難學,但《九陽真經》功成,內力至強,天下武學附拾皆可使用,卻非世間武功所能傷害。
  所以就內功而論,《九陰真經》、《九陽真經》、《易筋經》和《神照經》雖都被稱為金庸筆下四大內功的武學典籍,但實數九陽真經為翹楚。
  九陽真經創成之后,被僧人藏在了《楞伽經》的經文典籍中,及至后來少林中打雜的和尚覺遠,因為在藏經閣中打掃而博覽群書,無經不讀,無意中獲得了《楞伽經》經文夾縫中的《九陽真經》,此秘籍被他細細參悟修煉,其后竟然練成了一身驚世駭俗的內功···。
  想及此處,周辰心中若有所思。
  “不知這《九陽真經》現在是不是還在少林寺藏經閣中,若是再入射雕或是神雕,倒要好好的去查找一番,不過若能進入倚天屠龍世界,那倒是簡單了,直接去找那只白猿就可···。”
  他在心中暗自思量不停,抬起頭時但見點點光芒映入眼簾,此時朝陽初生,霞光萬丈,天地蒼茫之間,盡剩一片金黃閃動。
  老艄公昨晚披著蓑衣在船頭湊活了一宿,天還沒亮就已經醒轉,此時聽到船艙內有動靜傳出,立刻低聲朝里面問道:“公子,天色已明,可是要動身趕去江陵城?”
  “動身吧。”周辰的聲音從艙內悠悠的傳出。
  老艄公聞言心中一松,他現在是恨不得立刻就將周辰送到江陵,好從此以后老死不相往來。
  他揮動手中的竹篙,點在岸上,推動小舟入江,乘風破浪,順江水而下。
  此去江陵已然不遠,到日正當午時,小舟已經靠在了江陵城外的碼頭上。
  江陵古時又被稱為荊州城,本就是荊州的治所所在,是一座難得的南方重鎮大城。
  碼頭上車馬如織,行人如梭,點點帆影,碧空江上,實在繁盛異常。
  周辰下了船,將船資給了老艄公,在對方一片感謝聲中,在碼頭上直接雇了一輛馬車,然后隨車進入了江陵城。
  車輪咕嚕嚕作響,馬匹輕嘶,周辰安坐車內,用手將旁邊的的車窗打開半扇,觀看江陵城內的市井風貌···。
  許久之后,周辰將車窗關上,心中若有所思,這江陵府知府凌退思不管其人多么卑鄙不堪、喪盡天良,但在這治理地方方面倒也算有些手段本事,難怪會升遷頗速,短短時間就從一翰林詞官遷至江陵府的正堂。
  當然這凌退思本事在好,也難讓周辰對其生出什么好感,光是將自己的愛女凌霜華釘入棺中活活埋葬,就可見其人的冷血無情,實是與畜生無異,不對,與畜生相比都有些辱沒了畜生這兩個字,虎毒尚且不食子,何況人乎?
  但凌退思卻偏偏就將凌霜華活埋了,事后留下兩滴鱷魚的眼淚,哀痛凌霜華之死,其人的無恥實在可見一斑,而如此種種作為,僅僅不過是為了一個虛無縹緲尚不能確定真假的寶藏而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