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45 人性的陰暗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一個角落,就連周辰都不例外,他心中微動,不禁暗道,江湖上果然是不缺聰明人的。一個醉漢扯著脖子大喊大叫:“連城訣,一定是連城訣,里面的寶藏才能讓人發瘋發癡,你搶,他搶,都來搶,全都給大爺住手,我的,連城訣是我的···呃···。”
  噗通!
  醉漢喊叫了幾聲,狀如風魔了一般,最后栽倒在地,醉的不省人事。
  旁邊有人嘿嘿冷笑嘲諷道:“原來是個酒鬼,多半做著得連城訣取出其中寶藏的美夢呢。”
  周圍人見此,有的點頭嘆息,有的搖頭不屑,面現嘲弄者更不在少數,表情不一而足。
  周辰嘴角微抽也是臉色古怪,誰能想到一個酒鬼的胡言夢囈,竟然道出了萬震山、戚長發師兄弟相殘的真相···。
  不過經此一打岔,酒肆內的話題倒是一變,開始說起了連城訣內寶藏的事。
  有知道其中來歷的開口道:“六朝時梁朝的梁武帝經侯景之亂而死,簡文帝接位,又被侯景害死,湘東王蕭繹接位于江陵,是為梁元帝。梁元帝懦弱無能,性喜積聚財寶,在江陵做了三年皇帝,搜刮的金珠珍寶,不計其數。承圣三年,魏兵攻破江陵,殺了元帝。但他聚斂的財寶藏在何處,卻無人得知。魏兵元帥于謹為了查問這批珍寶,拷打殺掠了數千人,始終追查不到。他怕知道珍寶所在的人日后偷偷發掘,將江陵百姓數萬口盡數驅歸長安。殺的殺,坑的坑,幾乎沒什么活口幸存。幾百年來,這秘密始終沒揭破。時候長了,更加誰也不知道了,如今倒是有傳言說連城訣內有梁元帝寶藏的線索,也不知是真是假···。”
  “···”
  周辰側耳傾聽了半響,見周圍談論在沒有讓他感興趣的消息,想了想,站起身結了酒錢,離開了酒肆。
  行走在江陵城內的街上,周辰走走停停,打聽清楚了江陵牢獄的位置,又親身去看了一遍,這才找了間客棧住下。
  到了晚間,月上中天,一道黑影出現在江陵大獄外。
  周辰看著不遠處黑黝黝陰森高大的牢門,心中思量著如何偷入進監牢,說實話,江陵大獄看似防衛森嚴,但對于江湖好手來說,偷溜進去,并不算是什么難事,不然也不會接二連三的有江湖人入獄去尋丁典,討要連城訣了。
  周辰在監牢的外墻邊轉悠了一會兒,仔細看了看,然后轉入監牢后面的小巷,飄身而起,越過了高墻,在高墻后還有一道低矮了許多的圍墻,這自然難不倒周辰,同樣翻身而過。
  等到了墻內,四下打量,隱隱約約能夠看見不遠處有一道厚重的包鐵木門,這里應該就是監牢的入口了。
  周辰來到近前,見門上掛著一口黃銅大鎖緊緊地將門鎖死,他笑了笑,剛要運轉體內的真氣震開銅鎖,忽然耳朵微動,似乎聽到了什么動靜。
  周辰眼睛微瞇,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兩盞燭火從遠處行來。
  風聲中若有若無的傳來抱怨聲。
  “大晚上的還要巡夜,天寒地凍的真是辛苦,馬牢頭倒好,一到晚上就不露面,只是吩咐你我弟兄辦事,自己不知貓到哪里偷睡去了,真他娘的不是東西···。”
  “有什么可嘮叨的,官大一級壓死人,等啥時候你做到牢頭的位置,就可以不用這樣累死累活的了,現在還是好好的巡夜吧,凌知府前些時可是發了話的,要咱們監牢好好的防范,若是出了什么差錯,逃走了什么犯人,定會要相關人等好看,少說都要打上幾十板子,到時候屁股開花,可別怪老哥哥沒提醒你···。”
  兩名獄卒一路走來,四處雖然走馬觀花一瞥,但一些要緊的地方還是仔細的看了看,見都沒有什么不妥,這才放下心,邁步朝遠處行去,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消失在了拐角處。
  一道黑影閃現,周辰重新來到了獄門前,望著遠處消失的兩名獄卒,輕聲笑了笑,隨即拿起碩大的銅鎖,內勁流轉,就聽得咔吧一聲,銅鎖上的鐵栓斷為了兩截。
  周辰推開厚重的木門,閃身而入,下一刻木門又從里面輕輕的關上···。
  監牢內常年不見陽光,陰暗潮濕,一股子混雜著血腥屎尿的怪味兒撲面而來,讓人的呼吸都變得困難了許多。
  周辰眉頭微皺,下一刻,屏住呼吸,快速朝監牢里面走去,行出不遠,就聽遠處有人聲傳來。
  周辰隱在暗處,舉目朝前打量,就見在一個獄室內,關著十幾名犯人,這些人不論高矮胖瘦,年紀老少,看衣著模樣一瞧便知都是江湖人物,他們將一間獄室擠得滿滿的,大多只能抱膝而坐。
  這些犯人大呼小叫,高聲談笑,片刻間便吵起嘴來。
  周辰耳朵微豎,聽他們的言語,原來這一十七人分作三派,都在說著想要得到什么寶貴的物事。
  不用說,周辰心中明了,肯定是連城訣了。
  這些人肆無忌憚的很,目光不時的看向斜對面的囚室,在那里有兩個衣衫襤褸,滿臉虬髯,如同荒山野人般的罪囚,他們手上手銬,足上足鐐,穿著琵琶骨的鐵鏈,隨著輕微動作就嘩嘩的作響。
  這兩人多半是丁典和狄云了。
  天色已經越來越晚,十七人的獄室內,一個魁梧的大漢大聲道:“咱們把話說明在先,這正主兒,是我們洞庭幫要了的。誰要是不服,趁早手底下見真章,免得待會拉拉扯扯,多惹麻煩。”他這洞庭幫在獄中共有九人,最是人多勢眾,此時自然也是底氣最足。
  一個頭發灰白的中年漢子陰陽怪氣地道:“手底下見真章,那也好啊,大伙兒在這里群毆呢,還是到院子中打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