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3 艱難取勝

行走了半日的功夫,周辰眼前漸漸開闊,來到一處山嶺下時,一條清澈小溪攔住了去路。周辰有些口渴,見眼前的溪水干凈,便走了過去,用手捧起,痛飲了一番。
  喝完水,抬起頭,看著四周山清水秀,周辰心情一時大好。
  不過即便如此,周辰好心情也沒有維持多久,畢竟一路行來除了山還是山,除了林還是林,這要走到什么時候啊,難道自己這些天都要在山中打轉,這卻是他怎么也不能答應的,得想個辦法離開這里才行啊。
  就在周辰愁眉不展,凝思苦想時,遠處突然傳來了人聲。
  咦,周辰精神為之一振,這真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枕頭啊,有人在一切都好辦了。
  周辰立刻起身,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尋去。
  沒走幾步路,眼前出現了三個人影,走進細瞧,居然是三位頭頂光光的年輕女尼。
  這幾位女尼,身著緇衣,身后背劍,行走在山間不平的小路上,卻動作敏捷、腳步輕靈,顯然都有著功夫在身。
  她們一邊走,一邊四處搜尋,似乎在找著什么,其中一位停下腳步,高聲喊道:“儀琳,儀琳,你在哪里。”
  儀琳,這個名字好耳熟啊,周辰聞言微怔。
  就在這時,三位女尼也看到了山腳處的周辰,幾個人互相對視幾眼,便有一人走出,來到周辰近前。
  “這位施主請了。”女尼面對周辰躬身打了個稽首。
  周辰不敢怠慢,拱手回了一禮:“小師父好。”
  女尼道:“施主可是此間人士?”
  周辰搖頭道:“不是,只是路過此處。”
  女尼又道:“那施主可曾見到如貧尼這般裝束的出家人?”
  周辰再次搖頭道:“這一路行來,都不曾見到過。”
  女尼聞言滿臉失望,不過還是感謝了周辰,然后轉身欲行。
  周辰哪肯這就放對方走啊,當即道:“小師父且慢行,在下初到此處,并不熟悉當地路徑,哪想到云深不知處,山高林密,居然在此迷了路,一時辨不清方向,所以想問下去附近的城鎮可怎么走?”
  女尼雖然急著去找人,可還是溫聲道:“衡陽城離此不遠。”當下說出了具體的方向、距離。
  周辰仔細記下,待對方說完連忙道謝。
  等看著三個女尼離開繼續朝別處尋去,背影漸漸消失在眼中,周辰摸著下巴,心中若有所思。
  儀琳,啊,儀琳,嘿嘿······。
  此時周辰到沒了立刻去衡陽的心思,因為現在的這個場景實在是熟悉呀。
  想到剛才路過的小溪,周辰眼睛一亮,他轉身重新來到了溪邊,走走停停,仔細的觀瞧一番,然后找準了一個方向,慢悠悠的走了過去。
  根據蛛絲馬跡來尋找方位,也算是周辰在主世界從相依為命的老武師身上,學到的一個還算有用的本領。
  周辰走路慢似蝸牛,看著地上的草木痕跡,不斷的轉變方向,最后停在了一個半掩的山洞前。
  難道是這里?
  周辰看著黑漆漆的洞內,琢磨了半餉,忽然高聲的大笑了三聲,這三聲他是以內功發出,傳入洞內,震得里面轟隆隆作響。
  周辰在拜入四海幫不久,就被傳了三句內功口訣,當然這叫不上名字的內功心法,自然是屬于最低級的層次,可即便如此,也讓周辰激動了好久。
  畢竟修習內功和沒有習練內功,完全是兩個層次的存在,前者是根本不入流,而后者最起碼他可以驕傲的說,自己也稱得上是三流的高手了。
  所以在這半年中,周辰努力修行內功,到現在為止總算有了小成。
  笑聲傳入洞內不久,就聽里面有人叫道:“哪個混蛋在外面,識相的給老子滾得遠遠地,不然大爺發起火來,你可就沒命了。”
  周辰眼睛一亮,心說果然在這里,他對里面的威脅充耳不聞,繼續大笑三聲。
  “好膽。”聲音從洞內傳出,下一刻人影一閃,一個三十余歲的華服男子,出現在了洞口。
  他看了看外面,見只有周辰一人在外,打量了周辰幾眼,這才冷聲開口道:“小子,莫非你嫌命長,前來找死不成。”
  周辰見對方衣衫略顯凌亂,顯然剛才不知在干什么好事,他眼睛轉了轉,計上心來。
  周辰裝出憤恨之色道:“田兄好手段,居然先下手為強,劫了周某看上的目標,難道想壞了道上的規矩。”
  田伯光聞言微怔:“你認得田某人?”
  “萬里獨行追風客田伯光的大名,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周辰鄭重道。
  田伯光看周辰有幾分順眼了,畢竟別人一提自己多半會說大淫賊田伯光,雖然也有人會說萬里獨行的,可在那些正道人士口中也多半是不屑、貶低的語氣,而不會向面前的小子這般誠懇。
  田伯光有些猶疑道:“你說我劫了你的目標,可田某人不記的最近做過什么強梁的生意啊?”
  周辰道:“在下的目標就在這山洞內,田兄難到還想抵賴不成?”
  田伯光一怔,瞬間就明白過來:“你難道也是···。”淫賊這兩個字還沒說出口,就立刻打住,心說這小子別看長的眉清目秀,一派正氣凜然的模樣,沒想到也是一肚子男盜女娼,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不錯,在下正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賞花、愛花、惜花之人。”周辰覺得自己現在就差拿著一把扇子,輕輕扇動的裝逼了。
  田伯光點點頭道:“原來大家都是同道中人那。”他心中居然還有些惋惜,覺的就憑這小子的賣相,當淫賊實在可惜了,不過轉過來一想,這也不正是說明吾道不孤么,看來做這個行當還是很有前途的。
  既然認可了周辰的身份,田伯光對他的敵意大減:“還沒請教小兄弟的江湖名號?”
  “在下江湖人稱花中浪客周辰是也,田兄請了。”周辰大言不慚的道。
  田伯光點頭,尼瑪呀,花中浪客,好吧,雖然沒聽說過,但顧名思義,僅這個綽號,就知道眼前這個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