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48 丁典狄云一對難兄難弟

周辰點頭,也沒不好意思,直截了當的承認道:“連城劍譜在下確實想要一觀,不過相比劍譜,在下對丁兄的神照經更加感興趣。”丁典微怔,沒想到對方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不過他久經江湖,豈能為區區言語所動。
  “閣下這樣說,難道丁某就會信,何況神照經我為什么要給你?”
  周辰搖頭,似是對丁典所言并不認同。
  “這世間之事,其實都有道理可講,但同樣也都沒道理可說,任何的事物都是有價值的,只看你拿它和什么相比較。丁兄被關在這里多年,恐怕對外間的事不甚明了吧,江陵城最近真是春天到了,喜事不斷吶,除了萬府明日大婚,現在更有江陵府知府凌退思放出話要為其小女擇婿,一時間媒人都快踏破凌家的門檻了···。”
  丁典手心一顫,瞳孔驟然放大,這些年牢獄的日子,他始終都牽掛著一人,一個淡雅如菊的美麗女子,他的心在見到對方第一面時就已經不再屬于自己,那里面時時刻刻都裝著對方,那人就是凌霜華。
  他在獄中受盡折磨,能夠挺到現在,除了自己不想如此窩囊的死,想要將仇人一個個的都斬盡殺絕外,另一個支撐丁典的信念就是再見凌霜華一面,如果有可能的話,帶她遠走高飛,遠離江湖的紛爭,找一處安寧的所在白頭到老,這樣一生也就算無憾了。
  如此日復一日的勤練神照經,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最近丁典徹底突破了自身琵琶骨被廢的桎梏,打通了身上的經脈,神照經有所小成,正想著趁著晚間脫離牢獄,去見朝思暮想的人一面,哪想到今日卻等來了這樣一條消息···。
  丁典心急如焚,恨不能立刻就去凌府,將凌霜華保護在身邊。
  周辰見丁典臉色焦躁,笑道:“丁兄可是想要立刻去凌府見凌姑娘,嘿嘿,不是在下瞧不起丁兄,實在是凌退思不僅是江陵府知府,同時還有一個暗里的身份,就是兩湖龍沙幫的大龍頭,勢力不可謂不大,丁兄獨自前往,想要救凌姑娘脫離苦海,只憑一人之力,真在千難萬難,不過若能將神照經交予在下一觀,在下自愿幫丁兄這個小忙,到時事倍功半,豈不兩全其美。”
  丁典淡淡的看他一眼道:“我信不過你。”說完,來到鐵柵欄前,震斷欄桿,邁步而出。
  丁典回頭看著呆呆的狄云道:“狄兄弟,可愿和我一起離開這骯臟之地,到了外面,我去接霜華,你去找你的師妹,到時有**終成眷屬,找一山清水秀的地方隱居,你我兩家互為鄰居,每日里男耕女織,過些平靜的日子,豈不得償所愿,生而無憾了。”
  狄云臉現意動之色,高聲道:“好,丁大哥我陪你去。”
  兩人一前一后出了牢室,正要無視周辰從他身邊經過,周辰心中微微冷笑,怎么總有一些人,自我感覺良好,難道真以為是主角受一方天地的眷顧,就可以如此牛逼轟轟的,一而再,再而三的無視他人,更何況丁典你不過是一個快撲街的男二號,拽什么拽。
  周辰猛然一掌拍向丁典的肩膀,口中淡淡道:“丁兄這是要去哪里呀,在下還想和你親近親近呢。”
  丁典自然不會沒有防備,周辰手掌一動,他就立刻察覺,身形閃動,一拳轟向對方的胸口。
  “讓在下試試你到底有幾斤幾兩。”
  周辰不閃不避,右手化掌為爪繼續抓向丁典肩頭,左手真氣運轉,同樣一拳轟出,九陰真經的大伏魔拳帶著呼嘯之音和丁典的拳頭撞在一處。
  轟!
  勁氣四溢,爆響如雷鳴···。
  丁典后退數步,腳下踩出深深的腳印,臉上潮紅一閃而逝。
  周辰也向后倒退了一步,但下一刻卻是身形暴起,快如閃電一般,出現在丁典的身后,一把扣住了對方的肩頭,制住了對方。
  九陰真經VS神照經,略占上風。
  當然周辰現在也不太好受,體內氣血翻騰,這一下硬碰硬,他其實也沒占到多少便宜,神照經能被稱為金庸筆下的四大內功心法之一,果然還是有其獨到之處的。
  周辰雙手抓住丁典的肩膀,真氣透體而入。
  “咦···。”
  他驚訝出聲,丁典體內內力自然勃發,居然強硬的抵御他真氣的控制,而且還在涌動反擊。
  周辰皺眉,體內真氣運轉,加大真氣的涌入速度。
  丁典只覺得一股大力涌來,雙手一顫,整個人都開始發麻,腳下踉蹌著,險些坐倒在地,這下算是徹底的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
  丁典心頭巨震,他自習練《神照經》以來,雖尚未練到大成,武功也已非同小可,放眼江湖之內,對手少有,而此時居然被一個少年人制住,怎么能不讓他驚訝非常。
  就在這時,身后的狄云終于反應過來,怒喝道:“放開丁大哥。”話音未落,一拳就砸向周辰的后背。
  周辰搖頭,暗道真是自不量力,即便狄云現在不是一個廢人,哪怕恢復如初他都不放在心上,何況是現在。
  他手臂輕揮,如同是趕走一只惱人的蒼蠅般,狄云就飛了出去,滾出數丈遠,口鼻躥血不止,躺在地上微弱的呻吟著。
  “住手。”丁典怒喝,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周辰冷嘲道:“丁兄放心,本人沒下死手,你這位狄兄弟現在不過是肋骨斷了幾根罷了。”
  “你胡說···。”丁典扭頭見狄云面如淡金,分明是重傷將死的模樣,哪像是肋骨斷了幾根的模樣。
  周辰不緊不慢的開口道:“可能是這位狄兄弟運氣太差,斷裂的肋骨倒插又傷了五臟肺腑,所以才會如此這般,不過沒關系,看他的情況一時半會兒還死不了。”
  丁典氣的好懸沒吐血,只覺的這武功高絕的少年行事實在隨心所欲、無所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