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50 神照經到手

外面的獄卒大嘩,突然見到知府指定羈押的‘犯人’丁典等人走了過來,不由得大吃了一驚。
  有人反應過來,大喊道:“不能讓犯人逃了,抓住他們···。”
  眾人猛然醒悟,如果知府親點的犯人跑了,他們這些看守的獄卒還能有好果子吃,一時人人鼓噪,亂哄哄的圍了上來。
  還沒等這群獄卒搶先動手,周辰雙掌連揮,掌中哧哧作響,飛出一道道光來,下一刻只聽得那些獄卒一個個悶哼一聲,栽倒在地。
  丁典牽掛著凌霜華,對這些獄卒全不在意,但不經意一瞧,見那些獄卒身上都被一枚銅錢刺中,全都刺入身上死穴,重穴之內,不由得也是眉頭一挑,對周辰更是加了幾分忌憚。
  出了府衙大牢,丁典抬起頭,見得天上一輪明月投射下來,映照著整個江陵府,他神色怔忡了幾下,實沒想到自己還有重見天日的一天,心中一會兒感慨,一會兒酸澀,可以說得上是五味雜陳。
  就在這時,背后傳來虛弱的聲音:“丁···丁大哥···咳咳···,這···這是怎么了。”
  原來卻是狄云醒了過來,他雙眼無神,盡是迷茫之色。
  丁典大喜,興奮道:“狄兄弟,我們出來了,我們從大獄里逃出來了。”
  “大獄···逃出來···。”狄云眼中有了幾分神彩,他打量四周猛然想到了什么,艱難轉頭,看向身旁不遠的周辰:“你···你···。”
  周辰八顆白牙在夜色中閃耀,對他笑著點點頭。
  原本充滿友愛和陽光的笑容,在狄云眼中卻仿佛變成了魔鬼的獰笑,他覺得自己的胸口又開始疼了,臉色漲紅,一口氣沒上來,腦袋一歪,再次暈了過去。
  丁典見狀,扭頭面色不善的望著那個笑容滿面的少年。
  周辰攤手,示意自己可沒做什么,他完全是無辜的,要怪只能怪你這位狄兄弟心理承受能力實在太差,愿佛祖保佑他別留下什么陰影,這可憐的孩子。
  對于周辰這位始作俑者沒有絲毫誠心的祈禱,想來佛祖他老人家也多半不會愿意管這攤子爛事兒的。
  丁典恨恨的轉回頭,看著眼前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江陵城,強忍著心中的沖動道:“現在去凌府,我恨不得立刻帶著霜華離開那里。”
  周辰倒是無所謂,早些將凌霜華救出來,他也可以早些收工回家,不過看了看丁典,還是皺眉道:“丁兄這副模樣真沒問題?”
  丁典一怔,下意識要摸自己的臉,這才醒悟過來他已經數年沒有收拾過了,稍一猶豫,還是跑到一個水潭前,借著月光看水中的倒影,一個滿臉虬髯,雙手雙腳都鎖了鐵鏈,肩膀還穿了琵琶骨,形容好似野人的兇悍面孔出現在水中。
  “這···這真的是我?”丁典喃喃不敢置信,他以前雖不是白面小生,但也總算濃眉大眼器宇不凡,誰能想到數年的牢獄之災,已經將他折磨成了這么一副鬼樣子。
  “不行,我不能就這么去見霜華,而且身上的手銬腳鐐以及穿琵琶骨的鐵鏈最好先取下來。”
  高手相爭,一時一刻都馬虎不得,稍有不便,就有可能一敗涂地。
  周辰自然沒有反對的道理,開口道:“這附近可有鐵匠鋪,找鐵匠將其砸斷就是。”
  丁典想了想道:“跟我來···。”說完快步朝一個方向走去,他對江陵城中的街巷似乎極是熟悉,過了一條街,穿過兩條巷子,來到一家鐵店門首。
  舉手一推,拍的一聲,閂住大門的門閂已然崩斷,店里的鐵匠吃了一驚,跳起身來,叫道:“有賊!”丁典一把叉住他喉嚨,低聲道:“生火!”
  那鐵匠不敢違拗,點亮了燈,眼見進來的三人中有二人都是長發垂肩,滿臉胡子,模樣兇惡怕人,哪里還敢動彈?
  周辰上前一步道:“把他們的鐐鏈鑿開!”
  那鐵匠料得這二人是衙門中越獄的重犯,另外一個多半是劫獄的同伙,一時心中大懼,但若替他們鑿斷銬鐐,官府追究起來,定要嚴辦,不禁遲疑起來。
  周辰見狀冷笑出聲,隨手抓起旁邊的一根徑寸粗的鐵條,來回拗得幾下,拍的一聲,折為兩截,喝道:“你這頸子,有這般硬么?”
  那鐵匠嚇得魂不附體,他要弄斷這鐵條,使用鋼鑿大錘,也得攪上好一會兒,這少年卻舉手間便將鐵條拗斷,倘若來拗自己頭頸,那可萬萬不妥,當下連聲:“是,是!”取出鋼鑿、鐵錘,先替丁典鑿開了銬鐐,又替狄云鑿開。
  丁典先將自己琵琶骨中的鐵鏈拉出,當他將鐵鏈從狄云肩頭的琵琶骨中拉出來時,狄云痛得醒轉,下一刻又痛暈了過去。
  周辰在旁看的眼角直跳,尼瑪,丁典果然是個狠人,不僅對自己狠,對旁人卻更狠。
  終于丁典雙手捧著那條沾滿鮮血的鐵鏈,站在鐵砧之前,想到在這根鐵鏈的束縛之下,在暗無天日的牢獄中苦度數年多時光,直至今日,鐵鏈方始離身,不由的心中終于輕松下來,沒有了束縛,突然有種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的暢快之情。
  丁典又找鐵匠要來清水、衣服,用刀子割下臉上茂盛的胡子,重新收拾一番,這才背起狄云一躍出了門,對周辰道:“走吧。”
  周辰點了點頭,一揮手,丟給了那鐵匠一錠銀子,縱身一掠而去。
  丁典在頭前領路,周辰緊隨其后。
  丁典乍脫銬鐐,走起路來輕飄飄的,似是十分不慣,但沒行出多遠,腳步漸漸沉穩,越走越快,周辰不緊不慢的相隨,始終保持著同一距離。
  七拐八拐之下,片刻后眼前出現一座占地頗廣的宅院,朱紅的大門,門上釘著碗口大的銅釘,門外兩盞大燈籠,一盞寫著“江陵府正堂”,另一盞寫著“凌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