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51 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丁典看著眼前的宅院眼神恍惚,想到很快就能見到霜華,他的身體都在微微輕顫。下一刻,他回首道:“閣下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
  周辰見他看向背后的狄云,已明其意,開口道:“無妨,丁兄請自便。”
  一會要入凌府難免會有一番爭斗,而背著狄云肯定諸多的不便,還不如趁現在先找一處安全所在將其安置好,這樣也就沒了后顧之憂。
  “多謝。”丁典低聲道,這還是見面至今他第一次向周辰道謝。
  周辰到沒有什么特別感覺,丁典喜歡他也好,厭惡他也罷,對其都沒有什么太大的影響,不過想著入府后還要并肩作戰,關系緩和些也是不錯,因此也就笑著點點頭。
  丁典也不多說,轉身就背著狄云離開,三晃兩晃不見了蹤影。
  周辰閑得無聊,抬首望天,但見月明月隱,繁星密布于天際,想及前世今生,心生感慨,一時怔怔的出神。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陣輕微到極致的腳步聲響起,丁典那張面無表情的死人臉再次出現,其背后空空,想來已經將狄云安置妥當。
  “走吧。”
  丁典聲音淡淡,一言不發地越墻而入,周辰臉色平靜緊隨其后。
  進入院中,丁典四下稍一打量,便邁步而出,他對凌府中的門戶甚是熟悉,穿廊過戶,便似是在自己家中行走一般,過了兩條走廊,眼前出現一片不大的菊園,在菊園旁是一座精致的繡樓。
  片刻之間,兩人已來到繡樓的窗下,窗邊放著幾盆凋敗的菊花。
  丁典仰起了頭,猶豫半晌,似乎想要進去,卻又不愿,神情怔忪,患得患失。
  周辰見小樓門窗緊閉,樓中寂然無聲,而丁典又猶豫不決,遂開口道:“在下先進去瞧瞧,看看可有什么不妥?”
  說完也不等丁典答應,他便繞到小樓門前,伸手推門,發覺門內上了閂,這也難不倒他,直接內力輕吐,震斷了門閂。
  丁典的手遲疑著想要伸出,似是要阻止周辰,但最后伸到半截還是沒有更進一步。
  周辰推門入內,拾級上樓,黑暗中聽得樓梯發出輕微的吱吱之聲,腳下只覺虛浮浮的,甚不自在,到得樓頂,側耳靜聽,絕無半點聲息,朦朧微光中見左首有門,便輕輕走了過去,房中連呼吸之聲也無,隱隱約約間見桌上有一燭臺,伸手在桌上摸到火刀火石,打火點燃蠟燭,燭光照映之下,突然間感到一陣說不出的寂寞凄涼之意。
  室中空空洞洞,除了一桌、一椅、一床之外,什么東西也沒有,床上掛著一頂夏布白帳子,一床薄被,一個布枕,床腳邊放著一雙青布女鞋,只是這一雙女鞋,才顯得這房間原為一個女子所住。
  周辰眉頭皺起,走到第二間房中去看時,那邊竟連桌椅也沒一張,可是瞧那模樣,卻又不是新近搬走了家庭用具,而是許多年來一直便如此空無所有,拾級來到樓下,每一處都去查看了一遍,竟是一個人也無。
  周辰隱隱覺得不妥,出來告知了丁典。
  丁典道:“什么東西也沒有?”
  周辰搖了搖頭。
  丁典似乎對這情景早就有所意料,除稍感失望外并沒有太過驚奇,只是道:“到另一個地方去瞧瞧。”
  周辰無有不可,兩人再次起身,穿廊過院,朝一處水榭行去。
  沒走出多遠,周辰眉頭一皺,目光環視一眼,對丁典道:“有些不對,屏住呼吸。”
  自己已先行運起“閉氣秘訣”,朗聲道:“都出來吧!”
  話音一落,只聽得四周砰砰作響,周遭的院落里,火光明亮,一簇簇人影圍了上來,一部分身穿幫派服飾,一部分是朝廷的官差,放眼一看,人數竟有一兩百人之多。
  丁典驀然吃了一驚,似乎沒想到凌府居然好像早有準備,專門等著他二人來自投羅網一般。
  周辰面色淡淡,臉上到是沒有絲毫的畏懼之色。
  人群突然分開,從中走出三個人來,兩個的精壯的大漢一左一右高舉著火把,將一個人護在中間。
  此人四五十歲的年紀,衣飾華貴,容長臉兒,面上看去威嚴正氣,但微微瞇起的狹長眼睛卻不時的有狡詐奸猾之意閃現。
  “凌、退、思···。”
  丁典咬牙一字一頓的念出此人的名字,額頭青筋暴起,眼中血絲密布,聲音中透露出無盡的冷意和殺意。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凌退思負手身后,沒理睬旁邊的周辰,只是淡淡的看了丁典一眼,輕笑道:“呵呵···,我道是誰,原來是丁典丁大俠啊!丁大俠殺人越獄而出,卻不亡命江湖,反而來到了本官的府邸,這是想干什么?不用說本官也知道,肯定是為了小女霜華了,不過我勸你還是趁早死了那份心,你丁典觸犯朝廷的律法,所作所為都是罪大惡極,本官豈會將小女托付給一個罪囚,在下不僅不會成全你們這段孽緣,反而今天本官要親自捕盜捉賊,將你這亡命之徒捉拿歸案,以正國法綱常。”
  說著,目光又落到了周辰身上,漫不經心道:“這就是你的同伙吧,里應外合,呵呵···,果然好算計,如此說來丁典你是早有預謀了。”
  他用手點指周辰道:“說說吧,你又是哪里來的不法之徒,劫走朝廷的要犯,罪加一等,小小年紀,就做出這等事,以后這般下去那還了得···。”
  凌退思語氣沉著,居高臨下,顯得頗有把握,好似貓戲老鼠,顯然在他看來,不論周辰還是丁典都已成甕中之鱉。
  他有這種心理卻也自然,其麾下一百多龍沙幫的精悍打手,加上百十名官差,合共近兩百人的強大隊伍將這院子團團圍住,縱然是江湖第一流高手陷入圍攻之內,那也只有抱頭鼠竄的份,何況只是區區兩人。
  因此凌退思那真是淡定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