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53 聰明反被聰明誤

【第二更,本周沖下榜單,求下推薦票】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凌退思如此謹慎敏感之人,豈會置自己于險地,果然如周辰所說,他這一退就退了入了身后一眾幫派打手之中。
  “攔住他···。”
  而那群幫派打手則蜂擁上來,殺向周辰,面對如此情況,任是何等高手也要被阻上一阻。難以追擊得上了。
  周辰臉上沒有絲毫焦躁之色,依然平平淡淡的不見任何慌亂的向前掠去,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從他身后趕來,快如閃電一般超過了周辰,整個人一頭撞進了圍上來的人群內。
  轟!
  當先數人喉嚨發甜,噴出鮮血,翻滾著被撞飛,剩下人等腳步頓時一滯,丁典如虎入狼群,神照經在體內瘋狂的運轉,大開大合,拳勢如風的掃蕩四下。
  丁典恨透了這群為虎作倀之輩,所以下手狠辣,出手之間絕不留情,中拳之人非死即殘,眨眼功夫,地上已經躺下一片,哭喊哀號之聲不絕于耳。
  有丁典沖鋒在前,吸引了大部分的目光注意,周辰自然沒有在闖入人群里的打算,他游走在外,不時揮拳出掌,力斃一兩個上前挑釁之輩,同時目光緊緊的盯著凌退思的所在。
  兩下交手,場面頓時火爆起來。
  人群中,丁典一開始倒是輕松自如,如入無人之境,但沒過多久卻是越來越感受到四周的壓力變大,人人瘋狂上前,他得不到喘息之機,手上的動作也漸漸放慢。
  一中年漢子聲音嘶啞著大喊,揮舞著銅錘當頭砸來,丁典側身避過,一掌切在對方的手腕,咔吧,腕骨碎裂,銅錘撒手,大漢慘叫出聲,丁典順手接過銅錘,一錘順勢將其砸的腦漿迸裂,死尸栽倒,但下一刻還沒等其回身,兩柄單刀就已經斬向他的后背,前方寒光閃爍,三桿長槍,分別扎向他的咽喉、胸膛、小腹···。
  開!
  丁典大喝一聲,手中銅錘掄圓了,由下至上砸向三桿長槍的槍桿,他身形不退反進迎向前方三人···。
  這時候,院中激斗的一群人,卻誰都沒有留意到在另一側,正有一雙眼睛注視著這一邊發生的一切。
  周辰看了片刻,已是心中了然,現在的丁典距離神照經大成尚遠,武功雖已頗高,但雙拳難敵四手,在如此多的江湖好手圍攻下,想要全身而退難比登天。
  若不是他在外面牽制了一部分人的精力,使這一群人顧此失彼,在出手之際難免互相掣肘,怕是丁典堅持不了多久就要被放倒,但饒是如此,在丁典借著對方一開始大意,放到十余人后,現在卻是舉步維艱,每殺一人都要付出極大的氣力、代價。
  看來擒賊先擒王,不能再等下去了。
  周辰身法驟然一停,在擊飛身旁兩個龍沙幫幫眾時,順手解下了對方的腰帶,雙手一挽,就接成一條布帶。
  他在外圍猛然發力,一下子連殺數人,突進丈余,在凌退思轉過頭反應過來前,右手卻是一揚。
  一道匹練如利箭般穿射而出,自人群的空隙內穿透,嗤的風聲一響,凌退思耳邊只聽得一聲呼嘯,隨即脖子一緊,被一冰涼柔韌之物卷中,下一刻如墜云端,輕飄飄被卷了起來。
  布帶一卷,凌退思已倒竄著飛向了周辰,左手一探,掐住了凌退思的脖頸。
  凌退思整個人渾身氣力都立時消退,軟綿綿的如同被抽了骨頭一般,他心中驚懼,想要大喊,卻發現只能干張著嘴,口中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周辰左手提著凌退思往后急退,右手則是布帶攔腰一抽,噼里啪啦一陣狂響,當先三四名幫派打手直接給抽得凌空飛了出去,撞得身后一陣人仰馬翻。
  嗖!
  丁典只覺得一道影子掠來,臉上汗水淋漓,下意識的就要動手。
  周辰高喝:“丁兄,是我。”
  丁典一怔,周辰已如風一般來到了他的身邊。
  周辰左手一松,凌退思當即就想要反抗,可這想法還僅在心中轉悠,肩膀立時被對方按住,一瞬間渾身癱軟,一絲氣力都用不出來了。
  周辰為防著金波旬花之劇毒,左手上的布帶一直都還沒有取下來,出手抓人,拿人都單用左手,雖說這想法略顯多余,凌退思斷無將金波旬花毒涂抹在身上的道理,可小心無大過,于些微關節上,寧可多做“多余”之事,決不能粗心大意。
  周圍院中龍沙幫的打手,朝廷官差驚呼色變,蜂擁上來。
  咔嚓!
  周辰左手催動勁氣,掐斷了凌退思左側肩胛骨,痛得后者面色狠狠抽搐起來。
  “讓你的人都退下。”
  “你敢威脅我,本官乃是朝廷命官,想造反?不怕株連九族么!”凌退思忍住劇痛,朝周辰瞪了過來,他在江湖時,做的兩湖龍沙幫的龍頭老大,后來登進士門,官場浮沉,又成了一方知府,這一瞪眼,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
  換做普通百姓,吃凌退思這一瞪一嚇,就算不嚇得腿軟腳抽筋,怕也是要心中惴惴,不敢輕舉妄動了,但周辰豈會吃他這一套。
  周辰冷笑,咔吧一聲響,凌退思右側肩胛骨再次被廢。
  “本來我認為凌知府你就算不太聰明,至少也不會太愚笨才是,看來是我想錯了,你真是愚不可及的蠢貨,生死皆操我手,還搞不清楚狀況么?”
  “好,你好···!”凌退思痛的渾身發顫,額頭冒出一層冷汗,他沖周圍人道聲道:“都住手,都給本官住手···。”
  官差和龍沙幫的幫眾見此,面面相覷,投鼠忌器之下,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甚至向后退了兩步。
  丁典呼吸粗重,雙臂都微微打顫,環視四周,見所有人都無異動,這才來到周辰身邊,護在他的身側,防止有人偷襲行險一博。
  “多謝···。”丁典低聲道,若是周辰再晚來一會恐怕真就要給他收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