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55 威逼

沒過多久,只見一個清秀絕俗的女子從人群中走出,她穿一身嫩黃衫子,氣質恬淡,溫柔自然,當真是如同一株嬌嫩的菊花般給人以無限的美好清幽之感。凌霜華臉色茫然,不知為什么會被人叫到這里來,她已經被凌退思軟禁了許久,平時的活動范圍,僅限自己的那間小小的院子。
  菊園旁的繡樓凌霜華已經很久沒有去過,不知窗臺前的菊花怎么樣了,是否還會有人按時澆水、松土、除蟲,而獄中的那人不知還會每日里都朝著小樓的方向凝望,看看那盆菊花是否翠綠茁壯。
  每日里凌霜華都難免想及前事種種悲悲戚戚的度過幾個時辰,而就在今天她怔怔的出神時,突然闖進來幾個兵丁,將她帶了出去。
  一直來到這個人頭攢動的院子里時,凌霜華都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凌退思想要見她,這是她能想到的最大可能,可是為什么會在這里···。
  直到凌霜華緩緩走出,來到了被包圍的水泄不通的人群里面,看見被周辰擒拿在手上的凌退思時,臉上的神色才驟然一呆。
  在凌霜華的心目中,那無所不能時刻官威十足的父親凌退思此時好像一條死狗般被人操控在掌中,他發髻衣服凌亂,眼中早就沒有了以前的自信和咄咄逼人,此時看向自己的目光居然暗含著一絲乞求···。
  “這···這是怎么了?”
  可隨后,她眼光一轉看到了旁邊的丁典,目光驟然一呆,一瞬不瞬的盯住了丁典,渾身輕輕顫抖,眼眶里淚花嘩啦啦流著,猛的捂住了嘴唇,眼眸深處露出無比歡喜又似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丁典也好不到哪去,數年的朝思暮想,今天終于見面,心情之激動可想而知,他顫聲道:“霜華!”
  “這···這是真的么,我不是在做夢吧···你···你···你!”凌霜華已經有些泣不成聲,‘你可好’這三個字卻始終在心中徘徊,難以宣諸于口。
  丁典明顯瘦了,雖然經過草草的打扮,但也能從其中看出他的滄桑潦倒,可見他在獄中過得并不怎么好,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又是自己的父親凌退思!
  凌霜華心中茫然而矛盾,一邊是自己的愛人,一邊又是自己的至親,雖然凌退思對她并不好,軟禁她、威逼她,但凌霜華還是很難對其生出半分的怨恨,她只能自怨自艾,傷感自己命運多舛。
  “霜華,我在獄中一切都很好,你不用擔心。”丁典和凌霜華也許是天生的一對,雖然總共沒有見過幾面,大多數時候都是神交而矣,但凌霜華的一舉一動所包含的意味,卻只有丁典能夠立時明白其中的想要表達的含義。
  凌霜華含淚點點頭,只是怔怔的看著丁典,似是要將他整個模樣都深深地印在腦海里。
  丁典也是如此,兩人無語對望,一時相淚凝噎···。
  ······
  呃,好吧,這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周辰滿臉冷汗,徹底無語了,這尼瑪整的,再搞下去就成瓊瑤的苦情戲了!
  就在這時,凌退思突然大喊道:“霜華,快救救為父···。”
  凌霜華一怔,這才想起凌退思似乎還被人緝拿著呢,她臉上一紅,這種和‘老**’見面,居然連親爹都給忘了的,確實有些不自在。
  “典哥,我爹他···。”
  丁典還沒說話,周辰卻搶先開口道:“凌小姐,一向可好?”
  凌霜華自然不認得周辰的,怔怔的看了他半天,才不好意思的開口道:“你是···?”
  周辰頓時汗了,沒想到凌霜華還有這種呆萌的屬性,他真的很想說,凌小姐你不用冥思苦想了,你不認識在下才正常,如果一開口就叫出我的名字,那才真是見鬼了。
  “在下是誰不重要,不過今天卻真是個好日子,有**終成眷屬了,而且凌大人剛剛已經開口允諾,要將凌小姐許配給丁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下今天就當一回媒人好了,兩位可以喜結連理了···。”
  丁典和凌霜華聞言都是一愣,顯然沒想到周辰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凌退思大喊道:“本官何時說過···。”
  周辰手上內勁一吐,凌退思頓時說不出話來,他淡淡道:“凌大人,怎么能說話不算話呢,這種時候居然想反悔,是不是太過兒戲了?”
  太過兒戲的是你,好不好!
  凌退思真想大吼,可見周辰眼中的耐性越來越少,冷意逐漸劇增,他心中一寒,趕緊眼睛眨了眨向對方服軟求饒。
  周辰放松了對凌退思的限制,在他耳邊輕聲道:“凌大人下面的話想好了再說,在下是真擔心自己心情一激動就做下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來···。”
  凌退思對擒著自己的少年人真是又恨又懼,聽到對方話里濃濃的威脅之意,心中真想來個魚死網破,可惜他終究是個極端自私的人,將自己的性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霜華···。”凌退思艱澀的開口道:“你和丁大俠的婚事為父做主答···答應了,你要有什么不滿,都可以對為父說。”
  “真的···。”凌霜華頭暈暈的,只覺得幸福來得太過突然,她剛要上前靠近丁典,就在這時,一個身穿龍沙幫服飾的大漢突然竄了出來,一手抓住凌霜華。
  他掐住后者的脖頸,吼道:“趕快放了大龍頭,否則我···!”
  “霜華!”丁典面色驟變,當即就要撲上去,嗤的一響,一道風聲卻以遠超越他的速度掠過,裹挾著一枚銅錢,釘入了那人的額頭。
  此人眼珠暴突,癱軟倒地,渾身抽搐著,一時片刻就沒了聲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