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56 人淡如菊

“見過白癡,沒見過白癡到這種境地的,你真當你是豬腳啊,這種時候還跳出來送死,真是死有余辜啊。”周辰心中暗罵。“凌大人,你下面的人看來有些不老實啊,在下還是那句話,真怕一激動手上沒個輕重就···”
  “你們這幫廢物,誰要在敢貿然動手,本官就讓他全家陪葬···,讓霜華過來,讓她過來···。”
  凌霜華慢慢的走了過來,丁典迎上,兩人靠近,丁典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雙手握在一起,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兩人激動得淚流滿面,旁若無人的深深凝視對方···。
  好吧,又開始了,你們想秀恩愛換個地方不成啊,這里還有好多的手尾沒處理干凈呢!
  “咳咳!!”
  周辰干咳兩聲,道:“我說兩位,我知道你們感情深似海,但現在可不是什么訴衷情的好時候。”
  丁典,凌霜華對此充耳不聞,雙方眼睛互相對視,眼睛里只看得到對方,只容得下對方,互相呼吸著彼此的氣息,感受著彼此的心跳,渾然忘我。
  “霜華,救我啊···!!!。”
  相比周辰的無語,凌退思簡直氣炸了連肝肺,挫碎了口中牙,這個不孝女,眾目睽睽之下做下這等丑事,實在丟人現眼,當然最讓凌退思難以忍受的是,自己的身家性命還在對方手中呢,她怎么敢,怎么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對他視而不見,而眼中只有丁典那個草莽之輩,這樣的女兒已經不能再留了,如果凌霜華還在他的掌控之中,凌退思是真恨不得將其生生的釘入棺中活埋了才好。
  這一聲怨毒畢露的喊喝終于讓凌霜華清醒了過來,“啊”的叫了一聲,她終究是傳統女性,閨閣閨訓教導多年的賢淑女子,此時耳根子立時發熱,將手從丁典那里掙脫了出來。
  “啊···,爹,你···你喚女兒何事?”凌霜華慌亂的口不擇言道。
  凌退思氣的好懸沒暈過去,眼前的事情不是明擺著的么?
  “霜華會跟你們走,本官已經兌現了前言所說,你們還不快放了我···!”
  周辰直接將大喊大叫的凌退思無視,反而對丁典和凌霜華道:“恭喜兩位了,從此白頭偕老,可喜可賀。”
  丁典深深吸了口氣,此時對周辰已再無敵意,他看著周辰,眼睛里已滿是感激:“尊駕的深情厚誼,丁典沒齒難忘,只是,尊駕能不能···。”
  他看著凌退思,語氣里露出些許遲疑之色,其意不言而明。
  丁典無非就是求周辰放了凌退思,對這一點,周辰沒有過多猶豫,對凌退思道:“放了你也行,不過在此之前,還得麻煩凌知府幫我一個忙!”
  凌退思已經無力反抗,恨聲道:“你還要什么?我都給你。”
  “那就好!”周辰笑了笑,轉過頭對丁典,凌霜華道:“兩位且先出城去吧。”
  “出城?”丁典一愣道。
  “不錯,兩位受盡苦楚,好不容易才再次相聚在一起,人生苦短,往后的日子卻更要倍加珍惜才是,不趁此機會歸隱田野,笑傲江湖,做一對無憂無慮的神仙眷侶,難道還要留到這江陵城內,繼續不得安寧么?”
  “那尊駕你呢?”
  “我?!”周辰笑道:“我說過了,我需要凌知府幫我一個小忙,所以暫時還脫不開身,不過我早先就講過了,我幫丁兄只不過是為神照經而已,如今總算幫丁兄完成了心愿,如此你我也算兩清了。”
  丁典并不是矯情之人,反而十分的灑脫,想了想,他拱手道:“如此多謝閣下了,在下也不多耽誤,接了狄兄弟后一起出城,閣下多加保重,后會有期。”
  說完,丁典轉回頭對凌霜華道:“霜華,走吧。”
  凌霜華看了凌退思幾眼,欲言又止,在地上磕了幾個頭后,與丁典對視一眼,這才施施然的離開,兩人很快消失在了夜色里。
  那一群龍沙幫弟子,朝廷兵丁本想追擊,可在周辰虎視眈眈之下,卻是不敢輕舉妄動。
  周辰估算著時間。大概有一個時辰左右,他一把抓起凌退思,身形如飛鷹騰空,掠出了院子之外。
  轟!
  身后一群龍沙幫弟子、官差亂糟糟的追了上來。
  凌退思被周辰抓在手里,只覺得耳邊風聲陣陣。如若騰云駕霧,身子輕飄飄飛翔在空中,沒有絲毫重量,他不由得駭然失色,如此輕功,當真是平生僅見。
  一念至此,心中惴惴,想著對方究竟是要自己做什么。
  沒過多久,風聲戛然而止,凌退思猛一睜開眼睛,卻發現周辰抓了他一路飛奔,竟是來到了自己府中正堂。
  噗噗噗!
  周辰彈指如飛,連封凌退思胸前要穴,后者頓覺身體受到壓制,動也不動,好似變成了一潭泥漿,死氣沉沉。
  不過,他不清楚的是,周辰這路出自九陰真經“封穴秘訣”的指法,可不僅僅是封鎖住內力那么簡單,更是將一縷縷暗勁神不知鬼不覺的藏進人體經脈大穴之內。
  凌退思倘若不解穴倒也罷了,一旦強行沖穴,那么那些暗藏的勁氣就將一道道引爆,不出十天半月,中者必將經脈逆行,即使不死也要重傷癱瘓。
  手一松,凌退思跌落下來。
  “好了,凌大人,我要的東西很簡單。”周辰直截了當的說出四個字來:“金波旬花。”
  金波旬花是從天竺傳來,‘波旬’兩字更是梵語,是‘惡魔’的意思,天竺人又叫其為‘惡魔花’,此花乃是劇毒之物···。
  一刻鐘后,周辰自凌退思身上迫出了金波旬花的**,又以錦囊裝上金波旬花的種子,隨即一把火投入凌府,大火頓時熊熊燃燒起來。
  啪!
  一記手刀將凌退思拍暈,周辰飛身朝城外而去,一路飛奔,江陵府那高達三丈余的城墻自然構不成障礙,因此很快就出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