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57 金波旬花

數日后。浩浩江水,一葉小舟順流而下,周辰衣襟當風,紋絲不動的站在扁舟之上,雙目半開半合,沉浸在神照經無思無想的念頭里,良久之后,周辰睜開了眼睛,渾身勁氣鼓蕩,一些閉塞的經脈穴道或是被沖開,或是在真氣如浪拍岸的沖擊下變的松動起來。
  任督二脈若能打開即可進入后天之境,如今督脈還無動靜,但任脈卻越發的動搖,任脈一開,他就能躋身一流高手境界。
  周辰感受到自身變化,心中喜悅,突然一聲長嘯,聲震長空。
  一陣江風吹來,帶動周辰身上的氣味兒飄飛,船尾的船夫聞見下意識的捂住了鼻子,抬頭看向船頭的少年公子,暗自撇嘴,長的倒是不錯,溜光水滑,可這身上怎么就這么臭呢?這位公子也太不注重個人衛生了。
  果然金絮其外,敗絮其內,咦···沒想到我老李還能拽句文詞兒。
  船夫的得意暫且不提,周辰也感覺到了身上的不妥,滑膩膩的有著一股難聞的怪味兒,伐筋洗髓、鍛體排污,他腦海中涌出這八個字。
  周辰若有所悟,不過這樣一身的雜質附于身上實在難受,下一刻,他突然從船頭躍起,撲通一聲跳下江去。
  滾滾江水,波濤洶涌,整個人頓時沒了蹤跡。
  船夫嚇得大叫,以為周辰是意外落水,其人心腸不錯,趕緊搖船在附近游弋,同時大喊大叫,尋找周辰的身影。
  嘩啦!
  水花四濺,一條人影破開水面,空中身形一轉,安然無恙的立于船頭。
  船夫嘴巴大張,仿佛見鬼了一般,這跳上船之人正是周辰。
  周辰在江水中洗滌干凈,渾身清爽,沖著還在呆楞的船夫示意其不必驚慌,這才轉身入了船艙。
  在艙中盤膝坐好,周辰腦中回想著神照經種種精妙,暗自點頭。
  “這神照經果然不同凡俗,修煉愈深,對真氣的淬煉作用越強,現在我的內力或許在量上還不及以前,可去蕪存菁,戰力反是提升了兩三成!”
  周辰天賦不算太高,但也屬中上之姿,如今又松動了任脈,內力不容小視,放在這個世界上,實可稱的上頂尖高手了,練起神照經的功夫,結合九陰真經的鍛骨篇,短短數日已初見成效,堪比尋常人修煉數月之功。
  周辰按下心中的欣喜,平復心情,五心向天,繼續修煉起來···。
  一日一夜后,小舟靠岸,周辰在此處下船,這里距離江陵足有數十里,正是長江沿岸上一處村鎮程家集的所在。
  一座兩層樓的酒館內,樓上坐滿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江湖人。
  “打聽清楚了么?點子今天真會到這兒?”
  “八成沒錯,這是出江陵的必經之路!就算今兒不到,明天總會到的。”
  “嘿嘿···此人倒是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明目張膽的順江而下,不知他是不將旁人放在眼中目空一切的狂妄之徒,還是自恃藝高真有兩把刷子!”
  “兩湖龍沙幫內傳來的消息,此人還是有些手段的···。”
  “那點子真有那么厲害?”
  “嘖嘖!你還別不信?洞庭幫九大金剛和長江水寇差不多十數好手都被他一個人殺死在江陵牢獄內,還有夜闖江陵府知府衙門,都能全身而退,你說如何?”
  “嘶···這人武功竟高到這種地步?那咱們還來這里干什么?”
  “嘖!咱們要就單獨來,那肯定是送死,不過現在這里有這么多人嘛,嘿嘿!”
  “大伙兒都把招子放亮,別把點子放出去了,還有將家伙拿好,待會咱們一起出去,所謂先禮后兵嘛,點子肯將寶藏的秘密說出來,那也就罷了!不說的話,嘿!不用我交待了吧···。”
  “那是,他要不說,咱們并肩子齊上,他武功再高,難道還能擋得住咱們這上百號人么?不過他若不知道寶藏在何處怎么辦?”
  “不知道就逼問他丁典的下落,這還用說,此人能和丁典一起去闖凌府,關系肯定非比尋常,可惜丁典自出江陵之后就杳無音信、不知所蹤,不然你我兄弟誰還會來伏擊此人,早就去追丁典了。”
  “這小子看來也是倒霉呀,誰讓他和丁典扯上了關系···。”
  議論聲中,樓梯口傳來蹬蹬蹬的上樓聲音,片刻后一個身穿黃袍的老和尚走了上來。
  那和尚年紀極老,尖頭削耳,臉上都是皺紋,身上僧袍的質地顏色若是周辰在此定會發現居然和寶象五人所穿一模一樣。
  樓上的武林人都下意識的看向梯口,目光炯炯···。
  “咦···。”老僧微詫,似是沒想到這里會有這么多提刀帶劍的江湖人,而且看他們的樣子似乎在等什么人。
  老僧心中一翻個,做賊心虛之下,當即拔出身后的血刀。
  樓上眾人見這老僧面色不善,下意識紛紛起身,手掌放在刀柄劍柄上。
  老僧見此,頓時印證了心中的猜測,嘎嘎怪笑道:“好,真是沒想到你們這幫自詡正道的武林人居然難得聰明了一回,在這里等著老和尚呢,來來來,讓咱們親近親近···。”
  眾人中一個領頭的糊涂道:“你是···。”
  還沒等他說完,老僧卻身形一閃來到其近前,當先一刀斬來,說動手就動手,毫不拖泥帶水,這人雖有防備,可哪想到對方如此兇悍,躲閃不及下,當即被劈成了兩半。
  血水順著樓板往下淌去,樓上的人立即就炸了鍋。
  老僧闖入人群,身形鬼魅,連殺數人,這些江湖人又驚又懼,也紛紛抄家伙圍攻上來。
  混戰中有人道:“他就是周辰,不是說在周辰是個少年人么,怎么是個如此兇惡的老和尚?”
  “誰知道他是從哪冒出來的,該死的,現在先宰了他再說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