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4 第二次穿越開始

田伯光對周辰有了初步了解,但卻沒想好下面該怎么辦,難到吃進了嘴里的肥肉還能再吐出來不成?“你說洞內之人是你的目標,可有什么憑證。”
  周辰輕咳道:“憑證到沒有,不過在下游歷江湖時,曾在恒山白云庵偶然見到那位小尼姑后,就驚為天人,立刻決定做這一票買賣。不過田兄也知,恒山派是五岳劍派之一,門內尼姑數百,高手眾多,小弟掂量自身本事,實在不敢在恒山撒野,所以一直守在山下,等候時機,終于皇天不負有心人,幾日前,白云庵庵主定逸師太帶著門人弟子去衡陽參加衡山派高手劉正風金盆洗手大會,而那美貌的小尼姑也在其中,我見此心癢難耐,便一路尾隨至此,瞅準機會正準備動手,哪知田兄卻突然出現,將那小尼姑掠了去。”
  田伯光見他說的有板有眼,仿佛一切皆是親身經歷一般,頓時信了八九分,可即便如此,想著那小尼姑的美貌,若要讓給對方,怎么都有幾分不舍。
  周辰見田伯光皺眉不語,對他的心思立刻就了然了。
  若說這田伯光吧,雖然頂著淫賊的稱呼,良家女子、江湖女俠推到了不少,名聲在《笑傲江湖》這本書上基本是臭大街了,但其為人還是有些優點的,比如對朋友不錯,對旁人重諾,不然也不會因為和令狐沖打賭輸了,而心甘情愿的拜儀琳為師的。
  尤其是令狐沖賭得近于賴皮,田伯光大可不認,即或是賭輸了,所謂的師父也可以全不理會,因為田伯光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田伯光不但認了,而且后來在恒山派令狐沖接任掌門的大會上,田伯光當著江湖眾英雄的面,還補行了拜師禮,認真認作儀琳為師父。
  “田兄可是不舍,好吧,說實話之前我對田兄可是仰慕已久,總盼著有朝一日你我二人能把臂言歡、暢游江湖,今日一見田兄果然不是凡俗人物,我等江湖中人重情義講道義,既然田兄如此為難,那小尼姑就送給田兄如何。”周辰忽然道。
  田伯光聞言一怔,頓覺羞愧,他自認不是什么好人,但對朋友卻是沒的說,既然周辰將他當朋友,他豈能占朋友的便宜。
  “周兄弟言過了,重色輕友,豈是我輩所為,那美貌的小尼姑既然是周老弟先看上的,我之前搶奪已是不該,現在又怎能心安理得的收入房中呢?自然是物歸原主,該是你的就是你的,周兄弟跟我來吧。”田伯光說完,當先朝洞內走去。
  周辰被田伯光的豪氣所感,暗叫一聲慚愧,這一招以退為進算是用對地方了。
  周辰也不推辭,既然老田這么上道,推拒了豈不駁了對方的面子,到時反讓雙方難堪。
  周辰跟在田伯光身后,走入洞內,里面漆黑一片,但這卻難不倒武林中人,內功聚于雙目,頓時覺得眼前一亮,四周都變的清晰起來。
  洞穴不深,行走沒幾步就到了洞底,田伯光伸手向前一指,嘿嘿笑道:“我那弟妹就在前面,等著老弟去洞房花燭呢。”
  田伯光為人灑脫,不拘小節,既將周辰當朋友對待,以前的那點兒不快早就煙消云散了。
  周辰干笑兩聲道:“我其實也沒和那美貌小尼姑說過話,以前都是遠遠的偷看來著。”
  好吧,謊話說成三遍,也快變成真的了,周辰將自己描繪的都快變成偷窺狂了。
  田伯光哈哈大笑,然后停下了腳步,示意周辰自己去里面,眼神**,仿佛在說,他就不進去打擾了。
  周辰頓時汗顏,真想握住田伯光的手,尼瑪,這才是兄弟呀。
  周辰不理會田伯光無聊的暗示,整了整身上的衣襟,這才昂首闊步向里面走去,在小姑娘面前,正人君子的形象還是要保持的。
  山洞內一塊巖石之上,一個纖細柔嫩的嬌軀正躺在上面。
  這小尼姑十六七歲的年紀,長相清麗絕俗,容色照人,雖然身穿著寬大的緇衣,仍掩不住窈窕娉婷之態,實在是個絕麗的美人。
  小尼姑儀琳聽到腳步聲響起,臉上露出驚慌之色,顯然她以為那個將自己劫掠到此的壞人又回來了。
  周辰來到她身前上方,居高臨下的看去,越發覺得小尼姑的容貌不俗。
  卿本佳人,奈何做賊呀,哎,不對,應該是奈何做尼姑呀。
  難道父親是和尚,女兒就要做尼姑。
  可憐去了頭上的三千煩惱絲,本以為今生將不知情愛的滋味,誰承想最后還是遇到了令狐沖那廝。
  在所有令狐沖愛慕者中,儀琳的結局恐怕是最凄苦的了,一生生活在幽閉的苦澀生活之中,青燈木魚伴一生,這對于一個妙齡女子來說,可能與死無異了。
  阿青對范蠡,儀琳對令狐沖,周辰真想吐槽金老先生,單戀不是這么寫的,圓滿那圓滿。
  “你是何人?”
  儀琳見到周辰出現,眼睛不自覺的睜大,下一刻,就立刻道:“施主快走,這里有壞人。”
  真是個好心腸的單純姑娘,人美心更美。
  這次本大俠決定了,今次決不在讓你落入令狐沖那混蛋的魔爪之中。
  周辰一笑,露出八顆白牙,伸手在小尼姑的臉上輕擰了一下,作為剛才好心提醒的獎勵。
  儀琳羞得滿臉通紅,聲音顫抖道:“施主,不可無禮,貧尼是出家人。”
  周辰真想說和尚摸得,我就摸不得,不過想想還是沒說出口,畢竟形象還是要維持的。
  淡定啊淡定。
  “小師父可是錯怪在下了,在下看小師父臉上有些污漬,所以下意識地伸手擦拭,可沒有別的意思,我的心思可是很純潔的。”周辰笑嘻嘻的道。
  儀琳雖然少不更事,單純卻不傻,知道眼前這人剛才所說多半是謊話,心中頓時覺得有了幾分委屈,干脆閉目不再言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