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58 血刀老祖

程家集位于湖北監利縣之北,是長江中下游的交通要地,人流密集,繁盛異常。周辰進了市集,四下轉轉,見天將中午,正準備找一處酒樓打尖,忽聽得前方喧嘩叫嚷聲起,人頭涌涌,不少人吵成一團,跟著砰砰聲響,好似有人打了起來,周辰好奇心起,便走近去瞧瞧熱鬧。
  只見人叢之中,十余條大漢正圍住一個老僧打殺。
  這老和尚兇猛異常,一口血色長刀揮舞的風雨不透、水泄不通,護住周身上下,不僅不落下風,反而在眾人的圍堵下游刃有余,隱隱還站著一絲上風。
  周辰看著這老僧的打扮以及那顯眼的長刀頓時眼睛一瞇,想起一個人來。
  難道是西藏血刀門的血刀老祖,想著連城訣內的劇情走向,暗自琢磨多半是如此了。
  血刀老祖其人幸好漁色,在江湖上是沒少敗壞良家女子的名節,今天莫非是被人給堵上了,所以才有此爭斗。
  周辰腦補一番,自認為抓到了事情的關鍵,可哪里又能想道其實血刀老祖才是真的運氣不佳,霉運當頭,糊里糊涂的為他擋了災,直到現在還不明真相呢?
  人群中,血刀老祖以寡敵眾,反而越戰越勇,片刻間又打殺了三名江湖人,他哈哈大笑:“就你們這些三腳貓的功夫,也敢出來丟人現眼,想要取老和尚的性命,實在打錯了算盤。”
  這些人有苦自己知,見老禿驢武功高強,自知難以匹敵,心思活泛的已經腳底抹油借機開溜,一些難以脫身的也漸漸明白過味兒來。
  其中一個四十來歲的漢子,蠟黃的臉皮,留著一撇鼠須,看著老和尚的穿著越發覺得眼熟,忽然間猛然醒悟道:“我道是誰,原來是血刀門的淫僧!”
  他這一聲大喊不要緊,圍觀人群頓時轟動,原因無它,實在是最近長江兩岸常有女子被人劫掠奸污,而有幸見到的目擊者都說是光頭的和尚所為,因此淫僧這兩個字,在這附近已經臭了大街,變成人人喊打的對象。
  “淫僧在哪里?”
  外圍的人群忽然左右一分,四個官差走了進來,他們前面兩人拿著鐵尺鐵鏈,后面兩人手執單刀,滿臉戒備之色。
  那四十來歲的漢子大叫:“在這,在這···啊喲!”話還沒說完,就被血刀老祖一刀劈在了腿上。
  血刀老祖也感覺不妙,周圍人人面色詭異眼神不善,再留此地,難免要多生事端,還是盡早離去方為妥當。
  老和尚見機不對,一刀血戰八方,逼退身邊的武林人士,轉身就要撲入人群,逃之夭夭,四名官差趕緊出手相攔。
  血刀僧順手抓起路邊食肆桌上的一碗臘肉,劈臉向左首那公人擲去,跟著手肘一抬,掀起板桌,將豆腐、白飯、菜湯,一齊向第二名公人身上倒去。
  那兩名公人被他夾頭夾腦的熱菜熱湯一潑,忙向后退,老和尚搶步奔了出去,第三名公人舉刀砍來,老僧抓住他手腕一擰,已奪過了他單刀,轉手將其劈死。
  第四名公人嚇得哪里還敢欺近,只是大叫:“**淫僧拒捕傷人啊!”
  “血刀惡僧又犯了案哪!”
  “奸殺官家小姐淫僧在這里啊。”
  這么一叫嚷,市鎮上眾人紛紛過來,見到老僧那渾身都是血污的可怖身形,都遠遠站著,不敢走近。
  血刀僧撞入人群,左右人等立刻呼啦一聲退到兩邊,只剩下一個少年人立在當中,似是被嚇傻了,邁不開腳步。
  血刀僧怪笑,從其身旁掠過,血刀橫轉,似乎要將這少年人一刀兩斷。
  哪知此人不動如山,一掌拍向刀面,同時一拳轟向血刀僧的胸膛。
  拳勢變化,飄忽不定,封鎖了老和尚所有的前進方向。
  “咦···!”血刀僧不得不飛身飄退,重新退入場中,站定后驚疑的打量那個少年人。
  周辰沖他笑笑,并不多言。
  血刀老祖剛要開口說話,忽然一陣馬掛鸞鈴聲響起。
  叮當叮當、叮玲玲幾聲響處,一匹黃馬、一匹白馬分開人群雙雙馳到。
  兩匹馬一黃一白,都是神駿高大,緩緩在酒樓外停下。
  馬上一男一女來,男的二十歲左右,一身黃衫,身形高瘦,女的卻才十五六歲,白衫飄飄,左肩上懸著一朵紅綢制的大花,臉色微黑,相貌卻極為俏麗。
  兩人腰垂長劍,手中都握著一條馬鞭,兩匹馬一般的高頭長身,難得的是黃者全是黃,白者全是白,身上竟無一根雜毛。
  黃馬頸下掛了一串黃金鸞鈴,白馬的鸞鈴則是白銀所鑄,馬頭微一擺動,金鈴便發出叮當叮當之聲,銀鈴的聲音又是不同,叮玲玲、叮玲玲的,更為清脆動聽,端的是人俊馬壯。
  他們見到四下里的血腥尸體,臉現驚色,拉住韁繩,向旁邊人等打聽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周圍人見這騎馬的男子器宇軒昂,女子貌若春花,都不類凡俗,心生好感,七嘴八舌的將剛才發生的事都講了一遍···。
  而就在這個空當,場中又有變化,剩下的三名官差現在真是如喪考妣,心中暗怪那不知姓名的少年人多管閑事,你若不攔著放了那老和尚離開多好,總比他們現在被逼的騎虎難下、進退不得要強吧,如此眾目睽睽身為官差又不好轉身逃跑,只得哭喪著臉在旁勸說。
  一名公人叫道:“喂,大師父,你**快活,也不打緊,怎地事后又將人家姑娘一刀殺了?好漢一人做事一身當,跟我們到縣里去打了這樁官司罷。”
  另一名公人道:“是啊,大師父我們其實也不想難為你,實在是吃了公門這碗飯,不得不如此啊!”
  血刀老祖悠然道:“胡說八道,你們哪只眼睛看到老僧奸殺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