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22)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22)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22)     

暗黑武俠世界159 糊涂賬

一名公人好像死了親爹一般,苦著臉道:“我們也不想冤枉您吶,可大前天晚上您闖進李舉人府中奸殺李舉人的兩位小姐,很多人都清清楚楚瞧見了的,小的當時也在場,這眼睛眉毛,鼻頭嘴巴,沒一樣錯了,的的確確便是您吶···。”血刀老祖狡辯道:“黑燈瞎火,你能瞧清楚個屁,老僧今天才到這里,你們這些酒囊飯袋,抓不到真兇,卻污蔑于我,真是該死!”
  三個官差面面相覷又無可奈何,事實俱在,人家卻死不承認,你有什么轍,抓又抓不得,放又放不得,實在難辦吶?
  幾下里僵持,人群里也是亂糟糟的一片。
  “我說,這和尚的該不會真的是冤枉的吧。”
  “冤枉個屁,你是沒看見剛才他殺人時的利索,這樣的兇僧殺人如割草,什么事做不出來!”
  “是啊,是啊···。”
  馬上的男女二人也低聲交談著,少女望著場中的老和尚眼神詫異。
  “表哥,這就是血刀門的惡僧?看上去年紀不小了!”
  “表妹,血刀門人兇惡的很,可不論年紀大小的,你看那些尸體的慘狀,就可知此人的下手的狠辣了。”
  “唉,聽說這些惡僧在長江兩岸做了不少天理難容的大案,傷了幾十條人命,公人奈何他們不得,這些江湖的豪杰也不是惡僧的對手,難道真要我爹爹和陸伯伯、花伯伯、劉伯伯出手才成么?”
  “哼,我看不然,天下又有哪一位高人,須得勞動‘落花流水’四大俠同時出手,才對付得了?”
  “嘻嘻,勞動一下咱們‘鈴劍雙俠’的大駕,那還差不多。”
  “表妹,你到前面去等我,讓我一個人來會會這賊禿。”
  “我在這里瞧著。”
  “不,你還是別在這里。武林中人日后說起這回事來,只說是我汪嘯風獨自出手,殺了血刀惡僧,可別把水笙水女俠牽扯在內。你知道,江湖上那些人的嘴可有多臟。”
  “對,還是表哥你想得周到,我可沒你這么細心。”
  “···”
  兩人交談聲音雖低但卻瞞不過真正高手的耳朵,不遠處的周辰聞言暗哂,這兩位一看就江湖經驗淺薄的主,居然將血刀老祖當成了普通血刀門人對待,真要動手肯定得不了好去!
  至于他們口中的陸伯伯、花伯伯、劉伯伯,以及‘落花流水’四大俠,不用問,這兩人的身份呼之欲出,定是‘鈴劍雙俠’水笙、汪嘯風這二位了。
  當今世上,中原武林之中最厲害的有八位高手,叫做南四奇,北四怪!
  北四怪銷聲匿跡多年,且不去提,南四奇分別是‘仁義陸大刀’陸天抒、‘中平無敵’花鐵干、‘柔云劍’劉乘風、‘冷月劍’水岱,由于姓氏諧音的緣故,是以又合稱為‘落花流水’!
  由于水笙之父,汪嘯風之師乃是‘冷月劍’水岱的緣故,加之兩人武功相對而言也不算弱,是以出道不足半年,已然闖出了‘鈴劍雙俠’的名頭來。
  水笙、汪嘯風旁若無人的交談著,倒是惹怒了一人。
  血刀老祖心頭火起,心說哪里來的無知小輩,敢在這里夸下海口,‘落花流水’那四個老家伙來,老和尚或許會忍氣吞聲,但你們兩個還是真不夠瞧!
  那個小丫頭倒是不錯,老和尚笑納了,至于那個小白臉一刀宰了就是。
  血刀老祖雙腳點地激射而出,嘎嘎怪笑著:“好漂亮的小姑娘,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一爪子抓向了水笙。
  旁邊汪嘯風臉色一變,沒想到這老和尚身法如此之快,連忙舉劍便向老僧頸中砍落,劍鋒離血刀老祖的頭頸尚有尺許,猛覺右手肘彎中一麻,已被其一指點中了穴道,他手中長劍軟軟地垂了下來。
  老僧身形如風,欺近身來,一掌將汪嘯風推落下馬,同時一刀斬去,汪嘯風勉強側身,血刀正中肩膀,鮮血迸濺,他痛的差點沒暈過去。
  血刀老祖一刀得手,也不去管汪嘯風的死活,直接回轉身行,來到水笙的馬前。
  水笙聽得汪嘯風的痛哼,臉色大變,當即勒馬,驚呼道:“表哥···。”
  汪嘯風叫道:“表妹,快走!”
  水笙微一遲疑,掉轉馬頭,老僧已來到近前,水笙已拔出長劍,向他頭上砍下,那老僧見到她秀麗的容貌,只覺的心癢難耐,說道:“好個標志的丫頭!”手臂一探,點中了她腰間穴道。
  水笙一劍砍到半空,陡然間全身無力,長劍當啷一聲落地,心中又驚又怕,忙要躍下馬來,突覺腰上又是一麻,雙腿已然不聽使喚。
  老僧翻身騎在白馬背上,不住打量身前水笙的身形面貌,嘖嘖稱贊:“真美啊!哈哈···老和尚艷福果然不淺。”
  水笙聞之,只嚇得魂飛魄散,想要掙扎動作,卻被老僧制住了身形,難以移動分毫。
  血刀老祖左手牽住白馬韁繩,雙腿一挾,白馬便叮當叮當、叮玲玲、叮當叮當、叮玲玲地去了。
  血刀老祖再動手之時,原本還怕那旁邊的少年又來相阻,哪想到人家只是看著他掠人而去,卻沒有再次出手,這倒讓其滿心的戒備落在了空出,不過能夠突圍而出,又得了一個美嬌娘晚上來暖床,這一趟倒也不虛此行。
  血刀僧一走,周圍人立刻亂開了鍋,汪嘯風躺在地下,大叫:“表妹,表妹!”眼睜睜瞧著表妹被淫僧擄去,后果真是不堪設想,可是他全身酸軟,竭盡平生之力,也是動彈不了半分。
  就在這一片混亂之時,卻有一道人影快如閃電,突然飛縱而出,躍上了汪嘯風的黃馬,打馬向前,緊追著血刀僧而去。
  汪嘯風目瞪口呆,哪想到此時居然還有賊人來搶馬,心中氣怒交加,兩眼一黑,就徹底的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