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60 水笙

血刀老祖縱馬一路西行,盡揀荒僻之處馳去,行了一程,覺得坐騎的鸞鈴之聲太過刺耳,叮當叮當、叮玲玲的,顯然是引人來追,當即伸手出去,將金鈴、銀鈴一個個都摘了下來。這些鈴子是以金絲銀絲系在馬頸,順手一扯便扯下一枚,放入懷中之時,每只鈴子都已捏扁成塊。
  老僧不讓馬匹休息,行到了江畔山坡上一處懸崖之旁,見地勢荒涼,四下里既無行人,又無房屋,當下將水笙從馬背上抱下,放在地上,再將白馬牽到一株大樹之下,系在樹上。
  他向水笙上上下下地打量片刻,笑嘻嘻地道:“妙極!妙極!哈哈···。”
  水笙被老僧點住了穴道,渾身僵直,口不能言,只有一雙妙目睜的大大的,里面滿是驚恐、絕望。
  “春宵一刻值千金,雖然現在天還沒黑,但老和尚可等不及了···。”說著,血刀老祖抱起水笙朝著密林內走去。
  水笙自被老僧擄到此處,已經知道多半難以幸免,但心中總是會有一點僥幸,希望表哥或是父親等人能及時來救,可現在看淫僧的言語、動作分明是就要對她無禮了,一時心中悲苦,再也忍不住,眼中流下一串晶瑩的淚珠。
  血刀老祖見此,淫笑道:“莫怕,莫怕···,小丫頭不知男女之事的妙處,和尚親自來教導你,過后你這女娃子定然會離不開老祖的,嘿嘿···。”
  水笙聞言,眼淚卻流的更歡,她被老僧放在一處平坦的草叢中,螞蟻蚱蜢在臉上頸中爬來爬去,已是萬分難受,但見老淫僧站起身,色瞇瞇的看向她,然后自顧自的開始寬衣解帶。
  水笙眼中含淚,想到清白之身即將不保,不禁羞憤到了極點,也痛恨到極點:“我只要身子能動,即刻便向石壁上一頭撞死,免得受這淫僧的欺侮。”
  血刀老祖脫去了黃色僧衣,只著一件單薄的中衣,然后嘿嘿淫笑著伸手向水笙的腰間,準備解下對方的腰帶好及時行樂···。
  可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鈴鐺聲從遠處傳來,漸漸的靠近了血刀老祖所在的樹林。
  血刀老祖眉毛一挑,仔細辨認,立刻判斷出是一匹馬在飛馳而來。
  老僧心中暗怒,這種時候被人打斷實在窩火,不管來人是誰,老和尚都決定讓其不得好死。
  “美人先在這躺一會兒,老祖去去就來,等打發了那煩人的蒼蠅,再來和美人好好的親熱一番。”
  血刀老祖重新披上僧衣,下一刻忽然用手撩起水笙的衣襟,放在鼻下一陣亂嗅,臉上露出滿足之色,然后這才怪笑著走了出去。
  老僧身形晃動,速度極快,幾下就不見了蹤影。
  水笙心中砰砰直跳,臉色發紅,只覺的剛才淫僧的作為,實在是,實在是···。
  “實在是**呀!嘖嘖···,真是沒想到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在下只聽說過戀足癖、戀腰癖、戀腿癖···,那這算什么,戀衣癖···。”
  一個清朗的聲音響起,周辰從一棵枝繁葉茂的樹上跳下,施施然地走了過來,水笙看著走近的少年人,眼睛再次瞪大。
  美人含淚,如同梨花帶雨,神情嬌弱,果然別有一番風味呀!
  周辰終于有些了然血刀老祖剛才的所作所為了,前世不都有專門偷女人****收集的色情狂么,現在這老和尚不過是對美女穿過的衣服有了別樣的興趣,大家的興奮點不同,這種行為也不是不能理解嘛!
  即便這事兒看上去依然有些**。
  周辰來到近前,看著水笙,忽然咧嘴一笑。
  美女躺倒在地,身姿美好,如水的眸子滿是驚慌,一副無能為力任君采竭的模樣確實是誘人犯罪呀!
  水笙心中不安,真怕前門拒狼后門進虎,擔心這少年人會對她做出什么不好的事來。
  周辰笑了笑,剛要開口說話,忽然耳朵微動,似乎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他眉頭皺起,心說血刀老祖回來都好快呀。
  當下搖搖頭,在水笙恐慌的眼神中,一把抱起了她,然后轉身沒入林內。
  水笙只覺的腰間被一只手掌摩挲幾下,然后緊緊地貼在了上面,隔著薄薄的衣衫,那手掌炙熱如火,好像烙鐵一般,讓她整個人都火燒火燎起來。
  水笙臉一紅,隨即又驟然一白,她表哥汪嘯風自幼在她家跟她父親學藝,和她青梅竹馬,情好彌篤,父親也早說過將她許配給了表哥,兩人雖時時一起出門,行俠江湖,但互相以禮自持,連手掌也從不相觸,可如今卻被一個陌生男子在其腰間摩挲,就這么幾下,她淚水又不禁撲簌簌地流了下來。
  周辰抱著水笙只覺的輕若無物,身形前縱,呼呼風聲從耳邊掠過,少女的體香若有若無的鉆入鼻端,讓他的渾身上下也漸漸的有些燥熱。
  周辰心道,看來每天光這么練功也不行了,陽氣太盛也不全是好事,陰陽調節適當的泄瀉火才是正道,如此以后看來要時不時的來上幾發才行啊!
  周辰的腳下速度不快不慢,等到身后逐漸傳來血刀老祖的喝喊聲,他才停下了腳步。
  這里是一處空曠的所在,正好適合于爭斗。
  周辰放下水笙,一指點在她的腰腹替她解了穴道。
  水笙站定,淚眼模糊,終于可以說話,張嘴就道:“登徒子···。”
  周辰微怔,心說這是罵我,本大俠沒對你做什么吧?
  就在這時,血刀老祖終于趕到,身形一晃,就已經來到周辰、水笙面前。
  “好小子,拿一匹無人騎的黃馬騙了老僧離開,你真是好膽。”
  水笙見血刀老祖臉色猙獰,嚇得后退數步,一下子縮到了周辰的背后。
  雖然不愿承認,但在兩相比較之下,還是周辰看上去更像好人一些,長得好,其實也是有一些優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