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62 相持不下

分心斬!這一刀來勢洶洶,剛猛凌厲,乃是血刀老祖壓箱底的殺手锏,一刀刺出,別說穿心了,便是一睹厚墻都能直接穿透。
  一刀破襲而來,周辰頓感氣勁迫人,胸口肌膚生寒,寒毛根根豎起,心臟部位隱隱發麻,好似感受到了那一股襲來的威脅。
  嗖!
  千鈞一發之際,周辰輕飄飄一閃,施展出了九陰真經中的‘橫空挪移’,下一刻左三右二,連踏五步,桃花島靈鰲步展開,身形飄忽,退出丈余遠。
  這一退雖不甚遠,但卻拿捏的恰到好處,直接避開了這一刀,噗嗤一聲,刀尖直接捅進了前方的大樹之中,好似捅進了一團爛泥般,唰的一下,合抱粗的樹干就被扎了個前后通透。
  周辰身形又是一閃,接近血刀老祖身側,這次輪到老和尚身體發麻了,還沒等到他將血刀拔出,周辰直接一記手刀斬下,老僧慌忙松開握刀的手,可惜還是晚了,這一掌直接劈在他右腕之上,咔吧一聲脆響,右手腕骨斷為兩截,血刀僧疼的嗷嘮一聲怪叫。
  周辰一腳飛踹,點中血刀老祖胸口,后者如被雷擊,整個人似一團爛肉般飛了出去,陷進一堆草叢里,生死不知。
  “啊···!”驚呼聲起,卻是水笙則杏眼圓睜,捂住了嘴唇,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個淫僧就這么死了。
  但下一刻,血刀老祖卻仿佛詐尸一般,突然從地上彈起,他嘴角帶血,眼神變幻,最后朝著周辰拱手抱拳道:“好功夫!”
  周辰淡笑,回禮道:“彼此彼此!”
  血刀老祖無暇感嘆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而是突然低聲詢問道:“怎么才能放老和尚平安離去?”
  現下的情況已經很是明顯,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即便血刀老祖自認不如面前的少年人,但對方想要殺他,拼死一搏之下,對方也難討得好去!
  這樣的話,兩人又沒有深仇大恨,剛才交手看似搏命,其實卻更像切磋比試,因此完全沒有必要再分出個生死,若能和平解決,血刀老祖自認付出一些代價也不是不可以。
  周辰果然如他所想的一般,沒有魚死網破的打算,開口笑道:“西藏血刀門血刀經,在下渴望一睹良久,今天卻沒想到有了這樣的機會。”
  血刀老祖聞言一唑牙花子,雖然有些為難,但和自家性命相比,一門武功哪怕在好也不是不能交換吶。
  “好,血刀經給你。”血刀老祖也是果決的人物,當即從懷里掏出一卷秘籍,然后放在自己的腳下,這才要慢慢的后退。
  “等等···。”周辰突然開口道。
  血刀老祖心頭一跳,大聲道:“你想反悔不成?”
  周辰搖頭,笑吟吟的道:“在下還有一事想請大師父幫忙一二。”
  “什么事?”
  周辰突然回頭,看向不遠處的水笙道:“請大師父在江湖傳言,就說‘冷月劍’水岱之女水笙在我的手上,若想搶回女兒,就請‘落花流水’南四奇于長江橘子洲頭與在下一決高低,勝者可定水笙姑娘的歸屬。”
  “什么···?你居然想要去招惹那四個家伙,嘶···!”血刀老祖倒吸了口涼氣,說實話,南四奇在他眼中如果單對單還真不算什么,但你架不住人家一起四個來群毆啊,這和找死有什么區別?
  “難道不行?”
  “行,小子沒想到你居然有如此的豪氣,好,不過是幾句話的事,老祖成全你。”血刀老祖嘴上看似贊許,但他心里卻是樂開了花,你小子自己去找死,這可怨不得旁人了!
  周辰笑著點頭,他自己卻是清楚得很,想要突破自身的桎梏,打通任脈,還需要更大的壓力才行,一個血刀老祖顯然不夠格,既然這樣,那他就試試南四奇的成色如何。
  血刀老祖不在停留,轉身離去,而周辰則身形前縱,拿起地上的血刀經慢慢的翻看起來。
  一刻鐘后,周辰將經書揣入懷里,回身來到水笙的面前。
  “水笙姑娘走吧,這里離橘子洲還有不近的一段路程,咱們還是先去那里等著你爹和其他三位大俠到來吧。”
  “我憑什么要和你去?”水笙顯然聽到了周辰剛才的一番言語。
  周辰撓頭道:“姑娘難道就沒有絲毫身為人質的覺悟么?”
  水笙看周辰苦惱的樣子忽然有些想笑,但還是板著臉道:“本姑娘說不去就不去,而且我勸你最好還是放了我,不要再誤入歧途,越陷越深,況且你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一身武藝,想要揚名天下,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唾手可得,為什么還要和血刀門的淫僧攪在一起,敗壞自家名聲,而且居然還和他們做起了交易,實在是···。”
  “實在是太不知好歹,不自愛,不知人言洶洶流言可畏,不知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不曉得欺凌弱小交結匪類,哪怕是你武功再高,人家多半仍會瞧不起你,哪怕你名聲再大,也不過是惡名昭彰,讓人懼怕而無敬畏···。”周辰接口,張嘴就說出一大堆的道理,水笙幾次想要插嘴,都被周辰堵了回去。
  及至最后,周辰滿不在乎的揮手道:“好了,這些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耳,在下還是那句話,水笙姑娘到底走不走?”
  水笙被他說的有些怔楞,搖搖頭,覺的腦袋有些暈!
  “你既然都知道,那為什么還要如此做?”
  周辰心說我能告訴你,我其實是來自另一個世界么,我又不在這里過一輩子,這個世界的名聲好壞有個屁要緊啊!
  周辰不愿再廢話,突然上前一步,水笙下意識的后退。
  “你···你要干什么?”
  好吧,還知道害怕!
  周辰不答,直接伸手,在水笙的驚呼聲中將對方抱了起來,然后身形縱躍朝著密林內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