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63 邀戰南四奇

長江橘子洲頭,不過是江水常年沖擊的一處淺灘,因風景如畫而聞名天下。一艘大船之上,周辰倚欄而望,但見遠處煙波浩渺,江水浩蕩,一時心胸為之開闊。
  這艘大船已經被周辰租下,來到橘子洲靜靜的等待南四奇的到來。
  船老大帶著幾名水手拉解纜繩,看到周辰在船邊便笑著開口道:“公子,今天早上于二坨子打了幾尾鱸魚,新鮮的很,中午清炙鱸魚,到時給您送上一尾嘗嘗滋味兒如何。”
  船老大和四名水手被周辰所雇在這里停船下錨,在他眼中多半以為面前的少年人是哪位富家的公子哥,帶著婢女來橘子洲賞風觀景,且周辰出手大方豪爽,船資豐厚,每日里悠悠哉哉十分輕松的就能得到一筆不菲的銀錢,因此周辰特別得船老大的眼緣兒,時不時的討趣一番,想著讓對方能多雇自家幾日。
  周辰笑著點頭:“早就聽說長江鱸魚鮮嫩肥美,沒想到今日倒有了這樣的口福。”
  船老大連連點頭稱是,說些長江內各種魚類的口感如何,捉到后烹制的方法怎么不同,如何才能讓魚更加的味美,以及最后又聊了一些附近的奇聞趣事,他口才不錯,說的頭頭是道,到勾起了周辰的一點興趣,和他很是閑談了一番。
  等周辰回到船艙,心情倒是十分的不錯,看著水笙水姑娘對自己進來視而不見,直接撇過頭去,他也笑笑不以為意。
  水笙氣悶,現在她是最見不得周辰高興,恨恨的站起身,走進船艙里面的房間,砰地一聲關上了房門。
  “嘖嘖···現在的姑娘火氣怎么都這么大呀,難道是每月的那幾天來了,所以心情不好?”周辰在外面大聲道:“水姑娘,如果身體實在不舒服,在下叫船上給你做些滋補養身的···。”
  一會后,里面水笙又羞又憤的聲音響起:“你下流、無恥···。”
  我靠,本大俠是關心你呀!
  好吧,說實話和一個未出嫁的姑娘談大姨媽的事確實有點那個什么,而且這還是在古代,禮教森嚴的時候,江湖兒女雖然豪爽不拘小節,但似乎也不能太露骨嘍。
  周辰暗自搬回一局,又覺的自己有點小家子氣,你說你和一個小姑娘置什么氣呀,雖然**美女確實挺爽的。
  默默檢討一番,總結一下成敗得失,然后周辰就像沒事人一樣進了自己的艙房,找了一處圓凳坐下,從懷里掏出血刀經,這才細細的觀看起來,翻開第一頁,見圖中人形頭下腳上,以天靈蓋頂在地下,兩只手的姿式更是十分怪異。
  不過周辰知道這西域武功與中原大相徑庭,而且所習九陰真經中怪異法門也是不少,因此也不驚奇,琢磨了一下行功的路線,這才依式而為,照貓畫虎,也是頭下腳上,倒立起來。
  練了不到半個時辰,周辰頓時全身發暖,猶如烤火一般,說不出的舒適受用。
  這‘血刀經’乃血刀門中內功外功的總訣,若是尋常人修煉,每一頁圖譜都須練上一年半載,方始有成。
  但周辰內力基礎牢靠,又兼修多種上乘內功心法,互相印證之下,修煉起來倒也得心應手,比起常人的修煉速度快了許多倍!
  周辰心中忽有所悟,武道萬千,其實殊途同歸,各種內功心法看似不同,但若細究起來總會有一些相似互通之處。
  內息真氣在身體各處經脈穴道內通行無礙,血刀經中一頁圖譜接一頁的被周辰練過,沒有絲毫阻滯,不到兩個時辰,已練到了圖譜最后一頁。
  翻開圖譜最后一頁,只見圖中一赤裸著上身的男子以左手支地,身子與地面平行,兩只腳卻翻過來勾在自己頸中!
  周辰當下依圖而行,只是這一次真氣運轉卻不似前番通暢,往往運行到了一半,就好似狂奔的洪流撞上了一睹巨大而厚實的石墻,一瞬間被堵了回去。
  周辰并不泄氣,再接再厲,可如是嘗試十數次后,依然無法練成這最后一幅圖譜。
  他眉頭一皺,停止了真氣運轉,靜坐在船艙里思索起來,思忖片刻,心中忽然一動。
  “恐怕這最后一幅圖譜需要將任脈打通才能修練!”
  這般想著,周辰有了一個想法,再次作出圖譜內的怪異姿勢,體內真氣運轉起來,循著圖譜內所示運行,很快又來到了那一堵無法沖破的關礙前,真氣立時被擋住,難以突破。
  周辰念頭一轉,真氣化作‘神照經’法門,一剎那間,體內真氣好似被注入了全新的動力,噗噗做響,在經絡穴竅內發出如水流激蕩的聲音。
  如此這般片刻,等到真氣動力稍減,周辰不加阻礙,反而順其自然的轉化為紫霞秘籍中與之相近的一條行功路線。
  真氣頓時沸騰磅礴,呼嘯噴涌。
  周辰甚至能聽到真氣運行在經脈內的流動聲,但他這次并不急著沖擊,心思平和緩緩牽引真氣,再次轉為血刀經法門,如是數次循環后,終于,堅定信心。
  轟隆!
  一瞬間,周辰腦中浮現九陰真經鍛骨篇里的文章字句,無空無想,下意識的真氣按其運轉,腦海里似乎聽到“啪”的一聲脆響,一個關卡似乎被轟開了。
  周辰心中一動,運轉體內真氣游走全身經脈,督脈依然此路不通,但任脈卻不僅是松動了,而是居然出現了一絲縫隙,絲絲的真氣涌入,下一刻又化做成倍的數量涌出。
  周辰心中大喜,任脈雖然只是被打開一條小小的縫隙,看似微不足道,但這卻是徹底打通任脈的基礎,有此通道,以后打通任脈的難度將大大降低。
  任脈僅僅通了一絲,但體內真氣卻再也壓制不住,汩汩作響,一往無前的沖擊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