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64 武道萬千殊途同歸

每發起一波的沖擊,真氣總量便增加一分,逐步上升的趨勢足足過了一刻鐘才停止,周辰略一運轉氣息,頓感內力又增加了一成左右。周辰壓抑住激動的心情,此時復練血刀經最后一圖,雖然阻塞依舊,但卻也能勉強按照上面的經脈路線運轉真氣!
  血刀經上的內功心法至此大體練成。
  血刀經內功既成,周辰翻過圖譜,開始練習經上下卷所載刀法!
  周辰于武道一途天賦不過中人之姿,但經過各位面武俠世界的穿梭,卻對各種功法秘籍的涉獵頗多,即便如何千奇百怪的功夫都有見識揣摩過,因此血刀刀法在他眼中修習難度雖有,但卻是不大,加之血刀刀法本就源出于血刀經,刀法招招都與血刀圖譜互相契合,互相印證而出,他修煉起來自然是更加的得心應手,幾乎沒有絲毫的滯澀阻礙。
  大半個時辰之后,七十二路血刀刀法已經在腦中熟悉起來,一經施展開來,雖然還不夠圓潤自然難免失于生硬,跟血刀老祖相比差了很多,但其中刀法的精妙,卻是逐漸的融匯于他自身的武學之內,讓其對刀法的認知更加精進了一步!
  如此周辰沉浸于血刀經內,轉眼就是一日一夜過去,這期間長江岸邊橘子洲頭各式武林人物卻是開始越聚越多,大江之上大小舟楫也漸漸的密集起來!
  “咦,這位瞧著有幾分面善啊,不會是廣源孟大俠吧?”
  “哦,正是孟公威當面,這位朋友是···?”
  “哈哈,孟大俠貴人多忘事啊!在下三年前路過廣源還曾親自拜會過你呢?可惜當時孟大俠有事在外,因此不能謀面,實在讓在下抱憾數年吶,鄙人姓孫,單名一個方字···。”
  “可是風神腿孫方?”
  “不錯正是在下。”
  “哎呀,久仰,久仰!”
  “豈敢,豈敢!”
  “孫兄弟來此所謂何事?”
  “孟大俠不知?”
  “孟某最近去南疆訪友,一去數月,還真不知江湖上有什么大事發生?”
  “原來如此,那且聽我說上一番,這事可是說來話長了。”
  “在下洗耳恭聽。”
  “···”
  “諸位來此可是為了江湖上的那個傳言?”
  “什么傳言?”
  “閣下真是孤陋寡聞,自然是有人綁了‘冷月劍’水岱之女水笙,聽說匪人膽大妄為,居然要在橘子洲挑戰南四奇,已定水笙姑娘的歸屬。”
  “嘶···這人失心瘋不成,還是自覺地活得不耐煩了!”
  “我看是想出名想瘋了才是。”
  “那閣下來此是?”
  “自然是想看看那個長了熊心豹子膽的匪人到底長什么模樣,以后在江湖上也好吹噓一番今日經歷。”
  “···”
  “那人叫做周辰,據傳知道連城寶藏的秘密。”
  “真的?”
  “這還有假,你看看這么多江湖人聚集于此,難道只是為了看南四奇教訓一個不知天高地厚小子的么?”
  “哎呀,那不知周辰現在來沒來?”
  “依在下看來,多半已經來了,可能正躲在暗處打量著這里,如果我等能夠提前找到他的話,嘿嘿···!”
  “如此連城寶藏豈不唾手可得?”
  “快四處看看,見到帶著女子的陌生年輕人都要留意一下···。”
  江湖上帶著各種目地的武林人幾乎一夜之間都聚集于此,而且隨著時間越久,人數越多,如此這般情形下混亂自然在所難免,朋友見面互相寒暄,仇人見面刀槍相向,陌生人相見橫眉冷對···。
  這一晚上,江上岸邊燈火點點,照的四下里如同白晝一般,高聲的談笑,兵刃的撞擊,以及哭爹、罵娘聲幾乎絡繹不絕···。
  周辰在船艙內盤膝練功對外面的事不聞不問,而水笙倒想去外面看看,可惜卻被周辰所阻。
  笑話,水笙要到了外面被人認出來,恐怕南四奇還沒來,周辰就要先處理一幫子心思不良的宵小之徒了,雖然他本身不懼,可也總歸是一樁麻煩不是。
  而且在周辰看來,真正的‘主角’也不會讓大家久等的,連不相干的人都來了這么多了,南四奇肯定也快到了,既然如此,為了能和南四奇戰前養精蓄銳、不被打攪,周辰自然只好先委屈水笙姑娘了。
  果然如他所想,第二天清晨,天剛蒙蒙亮,就聽得西北角上有人長聲叫道:“落──花流水!”
  跟著東北角上有人應道:“落花──流水。”
  ‘流水’兩字尚未叫完,西南方有人叫道:“落花流──水。”
  緊接著南邊又有一人高聲叫道:“落花流水──”這“落花流水”的第四個“水”拖得特長,滔滔不絕的傳到,有如長江大河一般,這聲音更比其余三人近得多。
  這四人分處四方,高呼之聲也是或豪放,或悠揚,音調不同,但均是中氣充沛,內力甚高。
  四下里武林人頓時一靜,一些人紛紛道:“江南四老到啦,落花流水!南四奇來了···。”
  “氣息綿延不絕,好深厚的內力,不愧是南四奇!”
  “在下早就聽人說,現如今武林中武功最厲害的有八位,分別叫南四奇、北四怪,北四怪叫什么‘風虎云龍’,南四奇則是‘落花流水’,當時我聽了說道滾他娘的,外號叫作‘落花流水’,還能有什么好腳色?可如今聽到四位大俠的應和之聲,才著實知道自己其實真是井底之蛙呀!”
  “能聲名遠播之輩,果然不同凡響,光聽聽這幾下唱和之聲,就能知道這南四奇的厲害之處了。”
  “今日里,能見到‘落花流水’四位大俠懲奸除惡,不虛此行,不虛此行啊,哈哈···。”
  “···”
  旁人的反應暫且不提,但說船艙之內。
  水笙卻是大喜,叫道:“爹爹,爹爹來了!”
  另一個房間內,周辰則緩緩的睜開眼,雙拳微微緊握···。
  大戰將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