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65 大戰將臨

朝陽初生,霞光萬道,十余匹高頭大馬迎著陽光疾馳而來。當先一名老者白須如銀、相貌俊雅,原本是堂堂的面貌,如今卻是臉頰消瘦,眼中血絲密布,一身青衫褶皺頗多,頜下胡須雜亂,顯然許久沒有整理打扮。
  他緊催胯下駿馬,一陣風也似的來到長江岸邊,遙望江心中橘子洲。
  岸上的武林人士見他縱馬疾馳,毫不避讓,紛紛退到了兩邊,閃開了道路。
  有脾氣暴躁的就要上前理論一番,卻被隨后而來的十余匹人馬所阻,其中一名騎士出來解釋道:“剛才那位就是南四奇的水岱水大俠,他女兒被人擄走,生死不知,心情難免焦躁,若有失禮之處,諸位還請多多海涵。”
  這些江湖人敬畏‘落花流水’的名聲,而且又事出有因,所以一時間也不好多說什么,只得紛紛表示理解,甚至還有人自報身家姓名,詢問是否需要援手,他們可以相幫。
  不過他們的好意都被那名騎士婉言謝絕了,如果連南四奇四位大俠都解決不了,那么再多的人恐怕也是白搭。
  水岱怔楞楞的望著橘子洲良久,身后又有三騎拍馬走了上來。
  其中一個身形魁梧的老者開口道:“賢弟勿憂,那賊人既然放出話來,以賢侄女為賭注,要光明正大的挑戰我等南四奇,在眾目睽睽之下多半是想要揚名立萬,此人肯定是喜好虛名之輩,這等人將名聲看得比性命都重要,所以定不會食言自肥,讓天下人鄙視其為人,水笙侄女在他手中八成不會有事。”
  這名老者白須飄飄,形貌威猛,手中提著一柄厚背方頭的鬼頭刀,他正是‘落花流水’中的老大陸天抒。
  陸天抒外號‘仁義陸大刀’,與‘中平無敵’花鐵干,‘冷月劍’水岱,再加上‘柔云劍’劉乘風,四人合稱為‘落花流水’。
  所謂‘落花流水’,其實是‘陸花劉水’,說到武功,陸天抒未必是第一,但一來他年紀最大,二來在江湖上人緣極好,且其性如烈火,于傷風敗俗、卑鄙不義之行最是惱恨,眼中揉不得沙子,人品端正,急公好義,為世人所贊,因此排名為‘南四奇’之首。
  水岱面露疲憊之色,強打精神道:“但愿如此吧!”
  自從汪嘯風給其報信,說水笙被血刀門的淫僧擄走,水岱就好似晴天霹靂一般,一時怔忪的心慌意亂,隨后水岱勉強收束心情,帶領門人弟子,同時傳信江湖黑白兩道一同劫擊血刀僧,南四奇剩下三位聞之,亦紛紛出手相助。
  這些天來水岱等人不眠不休,縱馬騎馳,分赴各地,接連斬殺了幾名血刀門的門人弟子,可惜都沒有見到水笙的蹤影,水岱心急如焚,夜不能寐之下,甚至動了殺上西藏血刀門老巢的想法,就在此時,江湖上流言漸起,傳出了周辰挑戰南四奇的狂妄之言。
  水岱開始并不相信,可流言越傳越廣,讓人難辨真假,及至后來就連血刀老祖都親自四下言明水笙在周辰手中,如此這般下,南四奇這才徹底相信了此事,連忙動身朝著橘子洲趕來,不過即便如何快馬加鞭,到了此處卻也耽擱了不少的時間。
  水岱心中的焦急與日俱增,身心俱疲,到現在純粹是靠著一股精神在強撐。
  身后眾人下馬,招呼江上的舟楫,送自己等人去江心橘子洲。
  江上大小船只甚多,仰慕‘落花流水’的更是大有人在,一時間紛紛駕船靠岸,載上這一群人向著江心駛去。
  水岱沒心情和這些人攀扯交情,默默地站在船頭,而陸天抒和劉乘風也不是多言之人,唯獨花鐵干熱衷名利,如魚得水一般,和這些人聊個不停。
  等到了橘子洲,棄舟登岸,水岱諸人環視一周,并沒有發現其他人的身影,一時臉色微沉。
  陸天抒轉頭看了半餉,忽然大聲高喝:“落花流水在此,周辰何在?”聲音靠內勁發出,頓時傳遍了四周。
  江中岸邊幾乎所有的武林人都翹首以待,想要看看那個周辰是何許人也!
  就在這時,一聲長嘯突然傳來,其音悠遠高亢,連綿不絕,聲動九天,不斷的回音,在大江之上震顫開來,靠近嘯聲的江水都被震得波濤起伏、漣漪陣陣。
  大多數人臉色為之一變,好深厚的內力!
  本以為只是一邊倒的局面,在周辰這一聲長嘯后,頓時在人們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這周辰不可小覷,看來下面多半是一場龍爭虎斗。
  江湖中人的興趣立刻被調動了起來,畢竟除了一小部分抱著各種目地的人,大多數武林人到此不過是適逢其會湊個熱鬧,兩方若能有一番驚天大戰,自然滿足了他們的期待。
  陸天抒面色雖然略顯凝重,但面對周辰的挑戰,卻不想讓人家一上來就給己方一個下馬威,因此也縱聲長嘯,與之相抗,水岱、花鐵干、劉乘風見此也紛紛相隨。
  一時間,大江之上嘯聲陣陣,驚起飛鳥無數。
  “哈哈···,南四奇果然有幾分本事。”話聲響起,就見不遠處的一艘大船上躍下一個人來,此人懷抱一女子踏水而行,雙腳交替在水面上輕點,幾下縱躍,就飛身登上了橘子洲。
  轟!
  觀看的人群頓時大嘩,原因無它,實在是此人的輕功提縱之術實在了得,大船與橘子洲中間有七八丈遠,一般人能夠踏水而行登臨彼岸,輕功已經可以說得上是相當不俗了,最起碼在提縱術這方面來講已有大家氣象,更何況他懷里還抱著一個人呢,這樣的難度豈止倍增!
  南四奇心頭漸漸沉重,僅憑蛛絲馬跡就可看出來人的不同凡響,更何況他還連露了兩手,內功輕功都很了得,不知他還有什么絕技沒有顯露,下面這一戰肯定是不會輕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