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66 龍爭虎斗

“爹爹···。”水笙看見對面不遠處的水岱,欣喜之下大叫出聲。水岱也是神情激動,他見水笙臉色紅潤,渾身上下活力無限,似乎這一段時日過得還算不錯,一時心中大定,不過還是高聲對周辰道:“賊子,快放了我女兒。”
  周辰此時也沒有拿水笙要挾水岱的想法,反而笑著對水笙道:“水姑娘,你自由了。”
  “你真的放我走?”水笙遲疑道。
  “水姑娘難道不愿離開,看來在下魅力無雙,連水姑娘不過幾日的相處都有些傾心了可是,嘖嘖···,姑娘若是想以身相許,在下自然是來者不拒。”
  周辰張開雙臂,一副十分期待的樣子。
  “呸···。”水笙臉頰微紅,暗啐一口道:“你真不是好人,整日里就喜歡說些下流的話。”
  說下流話你不高興,可看樣子水笙姑娘你也不怎么生氣呀!那為何還牢騷滿腹呢,難道是因為我沒更進一步對你做下流的事?
  周辰心中不無惡意的想著,這就好像過界者**,以及不過界者**不如的小故事。
  當然這純屬周辰自作多情了,水笙對他確實是好感不多,得到了他的允諾,立即就飛奔著朝水岱跑去,沒有絲毫的留戀。
  周辰頓時覺得挫敗,自己果然不是光環罩體,金手指遍地,一動一靜,哪怕拉屎、放屁、擼管都能牽動無數春閨少女芳心的豬腳啊!
  至于那些小說里,每時每刻都有無數腦殘女倒貼的主人公,如今看來肯定是不會出現在現實中的。
  水笙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么,恐怕在這位姑娘心中,他自己也就是一個比血刀老祖好上一點的壞蛋罷了,至于對他產生情啊愛的,那簡直就不敢想象,至少在短時間內,想要扭轉周辰在水姑娘心目中的惡劣形象難度還真是不小!
  水笙一陣風也似的撲到水岱的懷里,然后放聲大哭,似乎要將這些天的擔驚受怕都發泄出來。
  水岱心如刀絞一般,顫抖著手,輕撫著水笙的后背,哽咽道:“笙兒莫怕,有為父在,有什么委屈盡管說出來,爹爹給你做主,凡是欺負過你的人,爹爹都不會放過,定叫他們好看···。”說到最后,水岱咬牙切齒,眼神兇狠的看向周辰。
  周辰大覺冤枉,心說自己好像沒虧待過你閨女吧!
  水岱連連安撫之下,水笙抽噎之聲漸小,最后破涕為笑,不好意思道:“女兒沒事,只是想著能再見到爹爹,心中歡喜罷了,所以才失態了。”
  水岱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氣,水笙雖然看上去無恙,性命無礙,但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在外面被人挾持數天,水岱總會擔心水笙會被人···被人···,這樣豈不比死了還難受!
  當然現在還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附近人多嘴雜,為了女兒的名節著想,水岱暫時隱忍著沒有開口,只是想著過后在無人時在旁敲側擊幾句,看看水笙是否一切如常···。
  水岱心中思索不停,各種念頭轉動,但其實也不過是一瞬而已,他回身開口道:“嘯風,笙兒你暫時照顧一下,讓我來稱量稱量對面那個小賊究竟有幾分本事!”
  汪嘯風跟在水岱身后,聞言臉色微僵,不過最后還是道:“是,師傅。”
  轉回頭對著水笙,他臉色變換,勉強笑道:“表妹,不要擔心,有···有師傅在,一切···一切都會無事的。”
  汪嘯風不是傻子,水岱的擔憂他作為水笙的未婚夫又豈能沒有,而且還要想的更多,想到可能被人已經戴了不知幾頂的綠帽子,他看著面前水笙如花的笑顏心中就越加的抽痛,眼中沒有了往日的沉迷,反而不自覺地流露出幾分厭惡,當然他最恨的還是對面的周辰。
  這個賊子,真恨不能將其千刀萬剮了!
  汪嘯風望著周辰目光陰狠,而水岱則是排眾而出,陸天抒、花鐵干、劉乘風緊隨其后,他們四人步履沉穩,氣度儼然,幾下便將周辰圍在了場中。
  落花流水四人分別占據一個方向,緊緊的鎖定中心的周辰。
  陸天抒在前倒提一口鬼頭刀,劉乘風,水岱一左一右,分別拔出腰間長劍,劍鋒遙相對應,而花鐵干則站在周辰的身后,手中擒著一柄鑌鐵短槍,槍尖森寒,透露出陣陣的殺機!
  與此同時,江上的船舶紛紛靠攏橘子洲,許多江湖人朝這個方向匯聚過來,膽大的直接從船上跳下登岸,近距離觀摩這場大戰,膽小的也都聚精會神,雙眼睜大,生怕錯過了場中的任意一個細節,周圍的氣氛陡然沉悶壓抑起來!
  “賊子,看在你放過笙兒的面上,現在如果束手就擒,我保證留你一條命在!”水岱恨聲道。
  周辰聞言大笑:“今日一戰,勝負未分,你們以為自己穩贏了么?”
  “賊子,還死不悔改么?若是旁人我等還不敢夸口,但像你這種賊匪之流,奸盜邪淫之輩,我等四人身為南方武林表率自認還是有幾分把握的。”陸天抒冷冷的道。
  周辰嘲弄的搖頭失笑,這種我永遠代表正義公理,與我作對的都是壞蛋的說法,實在是太高大上了!
  “陸大哥,同這種匪類有什么好說的,直接將他拿下就是,到時花某自會好好的炮制他。”花鐵干眼珠轉動,看著周辰的背影,話語里滿是惡意。
  “你們是一個個來,還是一起上,依在下之見,還是一起來吧,單對單,你們還差了些!”周辰好似滿不在乎的道。
  這種赤裸裸的輕蔑、無視態度頓時將陸天抒、花鐵干、劉乘風、水岱四人氣得暴跳如雷,饒是幾人久臨戰場,經驗豐富,知道每逢大戰必需寧心靜氣的道理,但這種時候還是額頭青筋暴突,怒氣往上翻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