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67 你們一起上吧

“好,好,好!”陸天抒怒極反笑,他脾氣本就暴躁經不得激,連道三個‘好’字:“賊子,今日陸某就讓你后悔來這世上走一遭。”短短幾句對話,雙方就已經說僵,動手似乎就在眼前,周圍的看客頓時屏住了呼吸!
  說句實話,周辰面臨陸天抒、花鐵干、劉乘風、水岱四人聯手,勝算其實并不大,若是對戰其中任意兩人,周辰都不會擔心,三人的話勉力能保持均勢但絕對會落于下風,至于四個人一起上,那他只能想著如何盡早脫身了。
  當然有壓力才會有動力,一步一個腳印,按部就班的來,并不是周辰所愿,他想要攀上高峰,去看山頂那獨一無二的風景,自然要加倍努力的去鍛煉自己!
  主世界的江湖風波險惡,他一直想要周游天下,去看那別人沒見過的險峰奇景,但制約他的總是本身實力的不足,連一個小小的嶺南偏僻之地他都無法做到自保,更遑論他處。
  因此不斷的提升實力,走出嶺南那方小小天地,去外面闖蕩一番,笑傲縱橫江湖,才是周辰一生之中最大的夢想!
  白馬輕裘,快意恩仇,醇酒美人,俠客夢所開之理想花永遠不會凋零!
  周辰身形不動如山,腦中空明,無妄無想,四周的一切似乎都存在于他的感知中,風聲、水聲、呼吸聲,甚至在他身后不遠處幾只螞蟻與‘巨獸’青蟲的撕咬聲,一切的一切都真實的浮現于腦海。
  這種感覺很奇妙,就好向周辰融匯于天地,化作其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陸天抒掣出了鬼頭刀,一股寒氣迫出,綻放幽綠的寒芒,他大喝道:“姓周的,今日你插翅難逃,此地就是你葬身之所。”
  “要動手就動手,唧唧歪歪個沒完沒了,你的廢話還真多!這種時候你們還不愿搶先出手,照顧自家名聲,怕被人說以眾欺寡,真是有病。”周辰隨口道出南四奇的一些小心思,隨即一躍而起,身形閃動,數丈距離一晃而過,右手合攏,唰的一聲,束掌為刀,一股刀氣揮灑而出,手臂劃過一條詭異的弧線,凌空斜斬陸天抒的脖頸。
  陸天抒大喝一聲,鬼頭刀揮出,一刀斬擊!
  周辰手腕一翻,直接拍在鬼頭的側面,手刀相撞,居然發出金鐵之音,當的一聲悶響,震耳欲聾的音波,瞬間激蕩出去,震得周圍草屑漫天飛舞四下飄散。
  陸天抒與周辰這初一交手,其實比的不是雙方招式變化,而是比拼彼此的內力深淺。
  陸天抒見周辰年紀甚輕,因此覺的其內力雖強,但也很難比得過自己數十年積累,因此想要以己之長攻彼之短,欺負一下對方,可哪想到這少年的一身內力卻甚是雄渾,這一次出手他全力催發,鬼頭刀揮出之際,體內真氣已完全灌注上去,一刀下去,足以開碑裂石,卻依然奈何不得人家!
  而且更讓他震驚的是,硬碰一刀后,只覺得一股雄渾大力自鬼頭刀刀身傳遞過來,震得他手臂一顫,整個人立足不穩,不得不向后飛退數步,以穩住身形。
  這怎么可能!
  退出兩丈遠,陸天抒一腳踏在一塊礁石之上,穩住身體,心中卻是震撼非常。
  “此人內力之深,竟然還在老夫之上!”
  陸天抒成名數十年,居于南四奇之首,一身內力非同凡響,自忖天下之大,論武功他或許難以排進天下前五,可論內力之深厚他自認不輸旁人多少。
  可誰知與周辰初一交手,他就吃了一個小虧,這少年的內力竟還隱隱的壓他半籌!
  陸天抒臉色立變。
  周圍的看客們,更是人人變色,群雄鴉雀無聲,陸天抒竟在內力比拼上輸給了年齡不超過二十的周辰,這是所有人都無法預料到的。
  “這怎么可能,陸大俠內力比拼上竟然輸了!在下不是在做夢吧···。”
  “這周辰的功夫究竟是怎么練的,也太邪門了!就算他打娘胎開始練起,也不至于內功比陸老爺子還深吶···。”
  “說不定人家另有奇遇呢,你想啊,這個周辰以前江湖上籍籍無名,最近卻好像突然間冒出來一樣,身手還如此了得,除了有奇遇之外,還能有什么解釋!”
  “閣下這么一說,想想還真是大有道理啊!”
  “是啊,是啊···。”
  “嘿···!”江中的一艘小舟之上,一光頭老和尚躲在船艙里,瞧著橘子洲上的場景,嘿然笑了一聲:“這姓周的小子果然不是善茬啊,能贏本老祖手底下豈能沒有兩下真功夫,嘿嘿···,南四奇那幾個道貌岸然的老家伙看來要吃癟了···。”
  這老和尚不是旁人,正是血刀老祖,他在江湖上一番傳言之后,就趕到了橘子洲,想看看雙方的比試高低。
  說實話,血刀老祖對周辰沒有好感,而南四奇更是和他水火不容,如今這兩方斗個你死我活,正中他下懷,老和尚心中之快意幾乎難以言表,就差手舞足蹈來慶賀一番了,他現在只盼著這些人能夠來個兩敗俱傷,這樣他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了!
  不說血刀老祖大的如意算盤,但說橘子洲上,陸天抒被擊退之后,劉乘風,水岱頓時接了上去。
  嗤嗤嗤!
  劍氣縱橫,劉、水二人的兩柄劍互相交叉而上,封向周辰全身上下一切路線。
  兩柄劍以極快速度刺出,貫穿空氣,籠罩周辰全身上下各個重要穴位,風聲連綿作響。
  吸取了陸天抒的教訓,劉乘風,水岱兩柄劍擊出,如風拂柳,劍勢輕靈,飄忽不定,走的全是精巧機變的路數,并不與周辰硬拼!
  “跟我比招式變化?”
  周辰輕笑一聲,這還真有點關公門前耍大刀的感覺,畢竟現如今他的武功秘籍之多,所學的功夫種類之雜,其中這里面招式變化之繁瑣有時連他都覺得眼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