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5 萬里獨行田伯光

儀琳不說話,心里卻將周辰和田伯光當成同一伙人了。
  周辰又逗弄了幾句,見這美貌的小尼姑像鋸了嘴的葫蘆般不發一聲,頓時覺的無趣。
  “小師父如此不言不語,顯然是將我當成壞人了,可憐我還想著救你出去呢。”周辰假裝嘆息道。
  儀琳聞言一怔,下意識的睜開眼:“施主要放貧尼出去,你和外面的壞人不是一伙的么?”
  “我和外面的田兄也是今天剛結識的,以前并沒見過,雖然有些惺惺相惜,但對于田兄的一些個做法我還是不認同的。”周辰正氣凜然的道。
  當然不認同了,強推太沒技術含量了,哪比得上**來的更有趣味呢?
  儀琳見他滿臉真誠之色,不似作假,有些不好意思道:“貧尼剛才錯怪施主了。”
  周辰搖搖頭,表是這么點兒誤會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儀琳臉上露出擔憂之色道:“施主若要救貧尼出去不知有沒有危險,若是有,施主還是以自身安全為上。”
  周辰心道,當然沒危險了,在田伯光心中你已經是我的人了,我如何處置他當然不會有意見了。
  不過,下一刻,周辰卻滿面凝重的道:“一切只能見機行事了,如果真有不測,小師父可先走,我來拖住那個淫賊。”
  儀琳眼中露出感激之色,聲音中卻充滿了堅定:“我,我不走。”激動之下連貧尼兩個字都給忘了。
  就在這時,外面的洞口,忽然傳來了激烈的打斗之聲。
  與此同時,就聽田伯光叫道:“哪里來的小子,敢找你田大爺的晦氣,活的莫不是不耐煩了。”
  一個青年的聲音哈哈大笑道:“大淫賊田伯光也不過如此。”
  兩人又交手了片刻,忽然傳來一聲悶哼,顯然是有人中招。
  田伯光得意笑道:“小子,這一刀滋味兒如何?”
  青年高聲道:“萬里獨行田伯光也就刀法還算湊活,至于其它不值一提。”
  “小子,有種別跑。”田伯光大叫。
  “你輕功不行,追不上我,何苦白費力氣,在我的屁股后頭吃煙。”青年大聲道。
  “狗賊,那讓你我來比比輕身功夫,看看是你田大爺厲害,還是你小子胡吹大氣。”
  嗖!
  破空之音響起,顯然田伯光不忿對方所說,起身追了去。
  是你田大爺厲害,還是你小子胡吹大氣,嘖嘖,說來說去還不是說你田伯光輕功更勝一籌,沒想到老田也不是嘴上吃虧的主。
  田伯光號稱萬里獨行,輕功自然是極高的,江湖上大大的有名,雖然他刀法也算精湛,但和輕功比還是差了一些,現在有人說他輕身功夫不行,自然是打算激怒他。
  周辰在里面聽了半餉,自然知道那用了激將法的青年是誰了。
  除了令狐沖不會有別人。
  儀琳也聽到了外面的動靜,輕聲對周辰道:“外面的那個壞人可是被人引走了。”
  周辰點點頭,裝作著急的模樣道:“事不宜遲,我這就給小師父解穴。”
  儀琳道:“麻煩施主了。”
  “施主來,施主去,小師父也太見外了,在下姓周名辰,不知小師父叫什么?”
  “貧尼儀琳,見過周,周兄。”
  周辰得寸進尺的道:“儀琳妹妹,可知你被點的是哪里的穴道啊。”
  儀琳妹妹,小尼姑心中狂跳,臉上有些發燒,心說這人怎么如此口無遮攔的呀。
  但現在是關鍵時刻,容不得她胡思亂想,當即道:“是右肩和背心,好像是‘肩貞’‘大椎’!”
  說完之后,靜靜等待,但一會后,仍然不見周辰又絲毫動作,儀琳驚訝出聲道:“周,周兄可是有什么不妥?”
  周辰臉現尷尬之色,開口道:“那個儀琳妹妹,不知那‘肩貞’和‘大椎’在身體的哪個部位呀?”
  這卻是他的疏忽了,雖然想著給人解穴,但到現在周辰才猛然想起,自己根本就不會點穴解穴的功夫呀,更別說穴道的位置在哪了。
  儀琳不疑有它,只以為對方沒有記清這兩處穴道的位置,便開口指點了一番。
  周辰按照她的描述,找到了那兩處所在,然后就是推筋活血一通忙碌,也不知是儀琳說的位置不對,還是周辰的手法有問題,忙活了半天,穴道也沒解開。
  周辰見此,干脆在那兩處穴道附近一通亂揉。
  儀琳被摸的滿臉通紅,整個人微微顫抖,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和異性如此親密的接觸,整個人如同煮熟的蝦子一般,里里外外透露出誘人犯罪的玫瑰紅色。
  “周,周兄,不可如此,我······。”
  還沒等她說完,儀琳忽然覺的肩頭和背心一陣陣的疼痛,下一刻,穴道居然解開了,這還真是歪打正著。
  儀琳猛然站起身,脫離周辰的魔掌范圍。
  周辰見此,笑道:“儀琳妹妹,現在感覺如何?”
  儀琳羞澀的支支吾吾了幾句,然后才小聲道:“周兄,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里吧,晚了那個壞人可就要回來了。”
  周辰點點頭,也不多言,答應一聲,當先而行。
  儀琳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趨的隨著周辰來到了洞口。
  周辰走出山洞,見外面風平浪靜沒有絲毫異常,就轉身招呼儀琳出來,兩人不再多話,加快腳步離開了這里。
  等走出了幾里之遠,周辰轉回身對儀琳道:“儀琳妹妹,可認得去衡陽的路?”
  儀琳現在對著周辰總覺得有些不自在,一路上也沒怎么說話,此時聽他相問,心中不可察覺的一慌,連忙開口道:“認,認得的。”
  “好,既然如此,那你一路小心。”
  儀琳一怔:“周兄不和貧尼一起去衡陽么?”說完,心中沒由來的有些失落。
  周辰道:“我還有件要事去辦,若是有時間,再去衡陽看你。”
  儀琳這才有了幾分歡顏:“周兄,那你萬事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