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68 內力雄渾蓋壓當世

周辰手掌一翻,隔空向著人群內一抓,就聽得里面有人‘啊’的一聲大叫,緊跟著一柄脫鞘單刀就到了他的手中。“隔空攝物!”周圍人再次驚呼出聲。
  周辰單刀在手,先是血刀刀法展開大殺四方,接著化為五虎斷門刀,刀法剛猛、勁氣四溢,但下一刻,刀法卻驀然大變,一瞬間金絲纏腕刀法中的粘字訣展開,刀刀揮出,勢如清風拂柳,纏纏綿綿,卻又似無窮無盡,每一招之間都帶著極多變化,絲絲如縷,環環相扣,令人眼花繚亂,防不勝防。
  “咦···!”
  劉乘風,水岱兩人立即察覺到周辰刀勢中的變化,面色微變,血刀刀法其實也長于變化,一刀揮出,后續至少有五六種變化,可其最本質的特征還是一個字‘詭’!五虎斷門刀則是大開大合,每次出手都需十二分的力氣,刀法的精要在于有我無敵,一往無前,每刀必下死力,而金絲纏腕刀則是變化莫測,招法擊出,看似尋常,可本質卻在于借力卸力,只要黏上了對手,頓時就如天羅地網一般,纏繞不盡。
  對方能于爭斗之中,從容轉換三種刀勢,顯然比事先預料的還要更難對付。
  劉乘風、水岱都是臉色凝重。
  眼前的對手,恐怕將是前所未有的強敵,至此之時,還能有什么保留,劉乘風、水岱二人不敢怠慢,幾乎同時,各展絕學。
  水岱綽號冷月劍,掌中一口長劍翻飛。劍氣森寒,劍光密密麻麻,猶如冬天夜晚中的冷月,光芒遍灑,從各個角落發起攻擊。
  與之相反,劉乘風劍勢不快,在空中連連畫著一個又一個圈兒。劃起一道道弧線,劍法綿柔,如卷云舒展。十分柔和,但柔和中卻自然而然生出一股極為柔韌的力道,將周辰刀上蘊含的勁氣一次次消解了去。
  劉乘風是太極名家,生平鉆研以柔克剛之道,對于剛猛詭異的刀法其實并不如何畏懼,唯獨對金絲纏腕這種和太極極為相似的借力、卸力刀法極為的頭疼!
  兩者相斗,真有些你借我三分力,然后揮劍而來,被我以刀卸去,緊接著我又借你力三分,一刀砍去,又被你同樣以柔勁化解。
  兩者刀劍相交,軟綿綿的好似在游戲一般,看的周圍人都瞪大了眼,許多眼力稍遜的都不明所以,一頭霧水。
  “這還有點兒意思!”
  周辰眼睛一亮,運轉真氣,凝聚于刀身之上,倒是將大部分力量朝劉乘風傾瀉下去,幾下以力打力,后者漸漸不支,劍勢難以化解周辰刀上所含內勁,被迫得不斷后退。
  “賊子,休得猖狂!吃陸某一刀!”
  陸天抒一踏地面,身體翻身躍起,再度沖了上來,凌空砍下,一刀劈殺周辰的頭顱。
  一股凌厲的氣息,在離得地面一丈高處,已將地上草木的激蕩開來,可見這一刀上蘊含的氣勁足有千鈞,若是真被擊中,定然是腦漿迸裂,身首分離的結局。
  周辰見刀勢凌厲,一時也不得不暫避鋒芒。
  “陸大哥,好刀法!”
  見得陸天抒這一刀占得先機,水岱大喝一聲,腳步推進,一劍刺向周辰的咽喉!另一邊,劉乘風也是殺機大盛,跟著刺下一劍!
  與此同時,居于外圍,并未動手的花鐵干,卻在逐漸的蓄勢,他‘中平無敵’的外號并非憑白得來,而是其有一式中平槍的絕招威力奇大,一經發出對手非死即傷,因而得無敵之名,但此式卻發招緩慢,需要精氣神高度集中,蓄勢以待,良久才能揮出一擊。
  周辰應對三人圍攻,但卻仍感到有一股殺意若隱若現,殺意的來源就是花鐵干,他心中警覺,不得不分心留意。
  ‘落花流水’四人是幾十年的老交情,對各自的武功路數知根知底,因此即使以往聯手的經驗不多,但仍然能抓住最佳時機,遞出殺招。
  花鐵干外圍牽制,隨時準備致命一擊,而陸天抒三人則是全力進攻,吸引周辰的注意。
  雖然只是短暫交手,但四人都已清楚,單憑己身絕無獲勝把握,甚至就算是兩、三人聯手也很難取勝,唯有四人聯合做搏命一擊,方有取獲勝的希望。
  陸天抒、水岱、劉乘風在這一刻同時拋棄了守勢,發動攻擊,所為的就是給花鐵干創造機會。
  場中戰斗逐漸激烈升級,場下的人也是心思各不相同,有擔心的、有幸災樂禍的以及還有什么都無所謂的···。
  此時此刻水笙的心都揪了起來,既擔心自己的爹爹和三位伯伯的安危,又不想周辰被殺,當然這倒不是水笙心里對周辰有了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而只是客觀地認為,周辰人雖壞,但卻罪不至死,最好留下一命,給他以改過自新的機會。
  而在水笙的旁邊,汪嘯風卻真的是咬牙切齒了,他的心思倒是相當的簡單,只是盼著周辰賊子被立刻斬殺當場,以泄他胸中之憤···。
  唰!
  周辰右手長刀一揮,封殺過去,一柄刀同時迎戰水岱,劉乘風兩柄殺氣騰騰的利劍。
  與此同時,他左手上揚,籠罩在袖袍內的一只手迎向了空中劈斬而下的鬼頭大刀。
  劇烈的金鐵交鳴之聲響了起來,單刀與兩柄劍在空中瞬間互擊,綻裂開一道道光火,交手至此,這尚是首次的兵刃接觸。
  激蕩的內力伴隨著刀鋒的揮斬,洶涌澎湃的滾蕩上來,水岱,劉乘風即使早有準備,知曉對方內力非同凡響,仍是被震得身軀顫抖,踉蹌后退。
  兩人神情嚴峻,目光同時投向陸天抒斬出的一刀。
  見得周辰左手撩來,竟是打算以一只手抵擋他這全力催發的一刀,陸天抒面色微微一愕,旋即冷笑一聲:“好賊子,真是小視我等!”
  說話之間,風聲大作,鬼頭刀凌空斬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