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70 平分秋色

一眾武林人士紛紛議論著,連連嘆息,各個面上都帶著驚色。人群中,汪嘯風同樣面色大變,心中卻是更加怨恨:“不可能,怎么可能啊?這賊子的看起來比我還小上好幾歲,武功怎會如此之強?”
  “爹爹···!”水笙臉上亦泛起憂色。
  另一邊,血刀老祖面色漸漸凝重,喃喃道:“這周辰的武功居然又有提高,比與老祖交手時還要凌厲幾分,此人是什么來頭,竟然如此的可怕!”
  橘子洲上,陸天抒已站了起來,他右手已廢,鬼頭刀便換在了左手,劉乘風,水岱兩人一左一右靠在陸天抒兩旁,長劍平指周辰,至于花鐵干則是臉色陰暗,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么,落在了最后,不過旁人都以為他消耗過多,所以并沒有留意到他的不妥。
  “幾位還要繼續打下去么?”周辰臉上帶笑淡淡的道。
  這一戰他受益頗多,在與花鐵干最后交手時任脈再次被沖開了幾分,如今這種時候周辰只想找一處安靜所在好好的穩固自身的變化,消化這一戰所得。
  “賊子,你可是怕了!”水岱大喝道。
  “閣下還真是嘴硬!”周辰冷嘲道。
  水岱老臉難得一紅,兩方交手生死勝負都在毫厘之間,雖然不愿繼續死磕下去,但想要讓他們南四奇輕言退卻,那肯定也是不可能的,因為在這么多人的注視下他們根本就丟不起那個臉面,只能硬著頭皮繼續頂下去。
  周辰穩穩站在一塊巖石上,目光俯視下來,神情輕哂,他身子緩緩壓低,便在身體下壓的過程中,驟然一聲清冷喝聲,俯沖而出。
  一道掌風擊出,雙方再次交手,周辰雙掌劃出道道圓弧,一輪輪弦月似的掌影不斷升起,他身形則是前驅后避,進退飄忽!
  這一番,周辰率先發起了一輪快攻,一掌接一掌,掌掌循環不絕,快如疾風暴雨,掌法展動開來,掌風蕩漾而開,化作一個看不見的牢籠,直接將陸天抒三人包裹其中。
  勁風呼嘯,地面上草屑一陣狂亂舞動,嗤嗤激射散開。
  一團團煙塵繚繞升騰而起,圍繞著四人快速激斗的身影旋轉不休。
  周圍眾人只能看到一團團灰蒙蒙的土塊碎石狂亂飛舞,其中四條身影快速的交手,令人目眩神迷,難以分辨彼此,只有一陣陣呼嘯的轟鳴聲在耳邊回蕩。
  此番激斗只持續了片刻,忽然一道長笑響起,眾人都聽得出來,這聲音乃是周辰發出,隨即只見得一條青影射出,當當兩聲撞開陸天抒幾人。
  “落花流水,不過如此!”大笑幾聲,影子連閃,撲通一聲投入了江水之中,片刻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身后,陸天抒‘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劉乘風、水岱兩人則面色微微泛白,額頭冒著冷汗,滿臉不甘的嘆息一聲。
  花鐵干則是眼神閃爍,看著江中那濺起的水花怔怔的出神!
  ······
  ······
  月上中天,四下里蛙鳴蟲叫,預示著這是一個寧靜平和的夜晚,白天的一場大戰并未給橘子洲帶來什么太大的破壞,除了一些草木被打折,一些礁石變成碎沫,一切和原來都沒有什么區別,只有這處淺灘上的蛇蟲鼠蟻們心驚肉跳了一天,被嚇得躲在巢穴里瑟瑟發抖著等待著那些兩腳怪物的離開。
  終于晚上來臨,那些‘入侵者’都紛紛離去,橘子洲又恢復了往昔的平靜,一條青花蛇從草叢礁石的縫隙內游蕩而出,它那雙黑溜溜的小眼睛在月色下泛著寒光,十數天沒有進食的饑餓讓它迫不及待的想要大吃一頓。
  青花蛇的運氣果然不錯,吐在空氣中的芯子,感受到了不遠處一只老鼠的氣味兒,這讓它頓時進入狩獵的模式,悄無聲息的滑動身體,慢慢地靠近自己的獵物···。
  吱嘎!
  一道舟船登岸觸底的悶聲傳來,正在啃食草籽吃得正歡的灰毛老鼠,立刻警覺的抬起了頭,下一刻沉悶的腳步聲響起,地面傳來輕微的顫動,灰毛老鼠嚇得吱吱尖叫一聲,瞬間竄入草叢不見了蹤影。
  老鼠逃跑了,讓青花蛇這一趟狩獵無功而返,饑餓讓它的耐心逐漸耗盡,尤其是一雙大腳落在它隱藏的草叢邊時,致命的危機感讓它瞬間進入了攻擊模式,蛇頭高高抬起,猛然前探,咬向面前的腳掌。
  那雙大腳的主人仿佛預感到了什么,突然一抬腿,躲過了青花蛇的攻擊,緊跟著大腳從上而下,瞬間落下,一下子將青花蛇踩成了肉泥。
  花鐵干厭惡的皺眉,他又向前走了幾步,打量空曠的橘子洲,四下里的景物一目了然,除了他自己之外,再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存在。
  花鐵干心中陰郁,那個人是還沒來,還是在戲耍他,想起白天聽的那句話,花鐵干也不知自己是犯了什么邪,居然僅憑區區的一句不知是真是假的言語,就冒冒失失的獨自前來。
  這如果是一個陷阱呢?
  花鐵干的后背瞬間就被冷汗濕透了,該死的,自己真是被財寶迷昏了眼,哪怕是多帶幾個門人弟子也好啊!
  不過這種機密事,他又怎么會告訴別人呢,這種矛盾的心緒,讓花鐵干越發的焦躁。
  在等上片刻,那人再不出現,就立刻回去,花鐵干心中暗道。
  就在他患得患失之時,身后一個清朗的男聲響起。
  “閣下果然是信人,居然比在下約定的時辰還早到了一會兒。”
  花鐵干驟然轉身,看向他身后的少年人,冷冷道:“不是我來得早,而是你來晚了。”
  “真的···。”周辰知道對方說的是實話,可卻不會承認,他是有意想要晾涼對方,畢竟得到的越不容易,那么才會越加的珍稀,交換的價碼也會越高。
  周辰現在是真覺得自己大學時那幾節心理課沒有白上。